苏青青薄子衿是哪部小说_苏青青薄子衿是什么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言情小说 >

苏青青薄子衿是哪部小说

苏青青薄子衿是哪部小说

发表时间:2017-11-30 17:08 作者:微凉半夏

苏青青薄子衿小说名字叫做《等你只为共春宵》,这里提供苏青青薄子衿小说,文笔成熟,内容新颖,值得一看。等你只为共春宵小说精彩节选:苏青青的心不由自主的拧了起来,静谧的房间,她心脏跳动的声音,犹如鼓声。这几日的遭遇让苏青青草木皆兵,白家跟赵家可还没有善罢甘休呢,若在此时此刻派人暗算她,也是合情合理。


《等你只为共春宵》精选

苏青青的心不由自主的拧了起来,静谧的房间,她心脏跳动的声音,犹如鼓声。

这几日的遭遇让苏青青草木皆兵,白家跟赵家可还没有善罢甘休呢,若在此时此刻派人暗算她,也是合情合理。

纤细的手伸向白色的床头柜,一把抓住放在上面的玻璃杯,厚实的杯底,如果打在来人的脑门上,她应该有逃跑的机会。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随着关门的声音,苏青青感觉心已经跳到了嗓子眼,抓着玻璃杯的手也细细密密的渗出一些细汗。

整个房间诡异的安静,来人顿住了脚步,似是嗅到黑暗里潜藏的危险,黑色的眼眸微微眯着,心中不免暗疑。

人呢?

他看了一眼病床,那病床之上正盖了一层纯白色的被子,男人轻移脚步,正伸手掀开的时候。

被子里隆起的部分,突然爆发,苏青青一下子掀了开来,拿着手里的武器砸向来人。

黑暗中,薄子衿鹰眸如墨,动作比发力的女人快一步,直接擒住她的手腕,微微用力,玻璃杯落到他的手中。

男人身上特有的龙涎香蔓延开来,苏青青借着门上玻璃透过来微弱的光芒,准确的判断了来人,虽然冷清,却没有了刚才的凌厉。

两人视线相撞,苏青青低下眼睑。

“你怎么来了?”她在心里松了一口气,瘫了下来,揪着被子,缓解刚才的后怕。

他放下手里的三个跨国会议,大晚上跑来,没有想到这女人竟然满脸的怏怏不乐,赵家的大公子醒了,所以她迫不及待的要嫁过去了么。

他可没有忘记今天白震江说的话。

这个女人,不知检点,未婚先孕,连孩子都生下来了。

他冷哼一声,轻蔑的看着穿蓝白相间病服的女人,锋利的神色如同尖刀,凌迟在她的身上:“苏青青,你怎么敢!”

他噙着滔天的愤怒,咬着牙,责难出声。

“薄先生,我是什么人您不是已经听说了,我有什么不敢的。”

苏青青似是知道来人的用意,更知道他责问的到底是什么,不就是因为白震江白天说的话,她不想解释,白天不想,现在也不想。

“苏青青……”他冰冷的声音像是冰块碎裂,没有任何的温度。

“如果只是为了来质问我,我想最没有资格的人就是你,滚吧。”苏青青说完隐忍着身上的疼痛翻了个身,背对着他,闭上眼睛。

滚吧。

整个尤城,敢用这种口气跟他说话的还没有生出来,苏青青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么,还是她以为有了赵家这个后台,让她想要快速的脱离自己。

怒意充满整个病房,苏青青感觉整个房间让她不寒而栗,翻了个身子,那股凌冽的中心来到她的面前。

毫无预兆的,勃然愤怒的脸对上她的,吻也是毫无预兆的盖了下来。

这种要撕碎人的力道,让苏青青整个人晕眩,她下意识的偏过头逃避,可她的动作彻底激怒薄子衿。

修长的手指一把遏住她的脸颊,吻没有丝毫的温度,更多的是一种粗暴的惩罚,透着嗜血的狠戾。

她的反抗最终变成妥协。

薄子衿想要做的事,她又有什么能力反抗呢,自己的逃避可笑之极。

病服没有退下,只是心前的扣子被撤掉,撩开,瓷白的肌肤露在空气中,透着暧昧的水光。

一吻结束,男人已经爬上病床,双膝弯曲跪在上面,双腿中间夹着苏青青盈盈一握的纤腰。

“说,孩子是怎么回事?”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目光审视在她淡白的脸上,声音如同恩赐般,给身下一个女人辩解的机会。

苏青青心中冷笑,孩子,他不过是介意自己生过孩子,不过是介意她未婚先孕,名声狼藉,他有洁癖,怎么能容忍自己睡了三年的女人,竟然生了别人的孩子。

“怎么,薄先生不会是因为这种事生气吧,你好像忘了,我跟你可不是第一次,生了孩子也不足为奇吧。”她淡白的脸上毫无血色,却笑得没心没肺,对于那敞开的心口,也不打算拉被子,或者是拢衣服盖上,一副风尘女子,对身体毫不在乎的模样。

看着她那媚若无骨的笑,薄子衿觉得刺眼极了,第一次,他当然知道自己不是她的第一个男人。

尽管他不想去提及,可是当她亲口说出来,心里还是说不出的烦躁,眼前浮现苏青青双眼迷离躺在其他男人的身下,尽情欢愉的模样,那种场景,让他莫名的怒不可遏。

“第一次啊,给了赵绍阳么,说说,他在床上,是不是也能让你欲死欲仙,孩子也是给他生的么,嗯?”上扬的轻咦,透着冰冷的沉怒,仿佛只要苏青青敢说一个字,那只遏住她脖子的修长冰冷的大手就会轻轻一拧,结束她所有的呼吸。

苏青青不说话,澄澈的眸子,透着淡淡的湿濡,当年如果没有她捉奸在床的狗血戏码,没有防火防盗防不了闺蜜的悲剧,她跟赵绍阳说不定真的结婚了,孩子也生了。

当年,当年的痛,经不起任何的回忆,就像曾经露骨的伤口被撕扯开来,让她疼的撕心裂肺。

“碰到值得托付的人,为他生孩子有什么不行么。”她说的模棱两可,眼神里的泪光也落在薄子衿的视线中。

薄子衿松开手,隐怒的眸子恢复平静,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面无表情才是最可怕的,猜不透,看不穿。

苏青青心情很不好,因为薄子衿的误解,因为他白天的置之不理,因为回想到她心痛的曾经,冷冷的瞥了一眼面无表情的男人,口气不善的低吼着。

“还要做么,不做就滚。”

“你以为我还会碰你么!”薄子衿翻身而下,她拉过被子盖好,再次对上这个男人的时候,他已经衣冠楚楚,面色平静的站在病床的边上。

对上他的目光,只见他与生俱来的高傲,昂着头,极尽讥讽的轻嗤:“真脏。”

电话在薄子衿拉开房门的那一刻突然想起,他随手拉开门,沉寂的声音,幽冷的传了过去:“事情怎么样了?”

电话那头不知道说了什么,薄子衿拉着门把手的动作顿了一下,转身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一脸戒备的苏青青,目光阴冷,发出危险的光芒,回应了一句:“我知道了。”

这该死的女人,真的生过孩子。

等你只为共春宵

等你只为共春宵

  • 评分:10
  • 简述:现代言情
  • 来源:竹子
  • 作者:微凉半夏

当他再一次问她到底想要怎样的时候,她的回答是从始至终她一直要的就只有一个他而已。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大壳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