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 >> 

都市不灭战神

都市不灭战神小说
未完结

都市不灭战神

八月番瓜
分类:都市
来源:掌阅
更新时间:2020-05-22 09:17
开始阅读
作品详情
简介: 都市生活小说《都市不灭战神》的男女主是驭枭孔燕文,该文是作者八月番瓜的作品,目前正在火热连载中,都市不灭战神主要讲述了:李小白到死都没想到害死自己的就是自己的未婚妻孔燕文,甚至死前的遗言上还写着要兄弟驭枭保护好孔燕文,而如今的战神驭枭回来帮兄弟复仇,刚好赶上孔燕文大婚。
精彩节选

十月腊冬,白雪纷飞。

一名年轻的身影,站在皇城酒店的天台栅栏边,了望远方。

负手而立的陆平安,手心之中,死死地握着一封泛黄,皱褶的信。

“对不起啊,二弟,这辈子算哥欠你的,来世再还吧。”

“未来,还请你来照顾咱小妹和爸妈,以及我的未婚妻,孔燕文。”

十年前。

江城内,爆发了震惊全国的假药事件。

而李氏医药的董事长李小白,在留下绝信之后,便站在天台之上,一跃而下。

那一天,大雪纷飞,那一天,血溅当场。

李氏医药集团也随着李小白的脚步,轰然倒闭,可即便如此。

死后的李小白,依旧不得安宁,他的坟墓,被愤怒的百姓,掀开,他的白骨,被抛至路边喂狗。

他年老的父母,遭亲人唾弃,那仅存的家,也遭外人打砸,破败不堪!

而唯独在商界圈内,无人不知,他李小白,是遭他人陷害。

那一年,陆平安还是一个懵懂的新兵蛋子,还在遥远的边疆,卫国戍边。

白云苍狗,世事无常。

如今的陆平安,已从一个新兵蛋子,变成了一代战神,而那年少有为的李小白,已是枯骨一堆。

如果没有那场意外,如今的李小白,也才34岁!

飘舞飞扬的皑皑白雪,耷落在陆平安的军帽之上。

只是,那帽子之上,微微泛着金色的徽章,却是那样的夺目。

迎着刺骨的飞雪,陆平安深邃的双眸,了望远方那颗忽明忽暗的星:

“对不起,兄弟,我,回来晚了!”

十二年了!

陆平安离开江城,已经十二年了。

那时,他才十六岁,孤身一人,应征参军!

谁曾想,李小白这不起眼的异姓兄弟。

会在这十二年间,频立战功,从一个无头小卒,成为统领千军,卫国护民的驭枭战神!

还是境外之敌,口中的不灭战神!

十二年的戎马生涯,直至今日,他才功成身退,回到了这片旧土之中。

只可惜,如今的江城,已然物是人非。

那个荣获青年优秀企业家奖的李小白,也在一年又一年的消磨之中,失去了曾经的色彩。

而那些罪魁祸首,却逍遥法外!

“哥,你放心,那些陷害过你的人,他们,一个都逃不了,即便是逃到了天涯海角,我,也会将他们逐一挖出!”

这时,一名女子缓缓走来,一袭血色的紧身旗袍,勾勒出完美的身材,修长的雪腿,倾城的容颜,不禁让人想入非非。

“驭枭战神,牵扯假药一事,共十位幕后豪门家主,已全部伏法!”

“只是……只是他们临死之前,都交代下,真正陷害李小白的,是孔燕文!”

此女名叫血枭,二人曾经历过无数次的出生入死,也是陆平安带走的唯一亲信。

听言,陆平安那锐利的双目,陡然间,泛出了几分阴寒。

当初功成身退,回到江城时,听闻孔燕文已成了江城权商,还准备和张家少爷联婚。

那时陆平安便开始怀疑孔燕文有问题,可凡事要讲证据,没想到,果然是她!

只是,可笑的是,自己的兄弟,临死前,都交代自己要护其未婚妻的周全,可殊不知,害死自己的,正是他竭力要保护的妻子!

“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今天是孔燕文的新婚之夜,她还是我曾经的嫂子,于情于理,我也要给份大礼她!”

“一切准备就绪!”

“好,你去下去把东西拿上来!”

“是!”

话语刚落,一道血红色的身影,从楼顶一跃而下,消失在了黑影中。

陆平安的嘴角微微一翘,朝着皇城酒店的电梯走去。

叮!

电梯缓缓停靠,还未开门,电梯外,却是传出一声暴喝!

“死老头,我们孔家养你育你,就是让你出卖我们孔家的?给我打,打死了,由我孔应龙承担!”

说着,孔应龙更是一脚踹在那白发老头身上,紧接着,周围的保安一拥而上,挥舞着自己的棍棒,朝老头身上砸去。

“我不是你们孔家养的,我的命是李小白救的,匹夫生是李家人,死是李家魂!少爷他是因为你们才死的!只要我还活着,就会为李少爷揭穿你们的阴谋!”

听到这老头还提起那个名字,西装革履的孔应龙,眼眸之中,泛起了一道寒芒!

“那你就去陪那个死人,走黄泉路去吧!”

说着,他推开周围的保安,握紧手中的黑色棍棒,朝着老人的头狠狠砸去!

砰!

只是,还未等棍棒砸在老人的头,孔应龙的身体却骤然倒后飞去,猛然砸向摆放在大厅外的交礼金的桌子上。

双眼一翻,顿时昏死过去。

“王叔?”

“你……你是陆少?”当老者在看见踹人者的面孔之后,顿时瞪大双目,一对浊目之中,泪水不断溢出:

“青天大老爷啊,您终于回来了,李少他没有制假药,他是冤枉的啊,少爷这样一个单纯的人,又怎么会害人了呢!”

方才的痛打,都没有让这位老者屈服,可此刻,他却跪倒在了陆平安脚边,不断地痛哭。

见状,陆平安连连将老者扶了起来:“放心,我回来,就是为他讨债的!”

说着,他的眸子之中,陡然溅射出一道寒芒。

周围的人,顿时一惊。

“这人谁啊,这么嚣张?他踢的,可是孔燕文的表哥!”

“以孔总的性格……这人,怕是不死也得掉三层皮!”

“这疯老头也是,为了那个死人,得罪了孔家,人都死了十年了,何必呢!”

外面的纷争,同时惊动了婚礼现场的人,孔燕文的丈夫,张从武闻声,离开了大厅。

可当他看见倒在地上,嘴角溢着鲜血的孔应龙,面色顿时一寒:“哪个不要命的家伙,敢动孔家的人!”

“难不成,不知道动孔家的人,就是动我张从武的人吗?”

如今,他与孔燕文结婚,那孔应龙自然就是他的人!

“张总,就是他!刚刚孔少发现那姓王的死老头,在跟外面的来宾造谣李小白是孔小姐害死的,所以教训他一顿,没想到半路杀出来个陈咬金!”

等张从武将目光放在了陆平安身上,顿时有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而他军帽上的金色国徽,却是那样的夺目,让张从武望而生畏。

“什么人在这闹事!”这时,今夜的女主角,孔燕文,推开保安,挤了进来。

当她看见自己的表哥昏倒在地,顿时瞪大双眼,正准备开骂,抬头之际,却看见陆平安那刀削般的面容,瞬间一愣:“你……你是陆平安?”

孔燕文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惊恐之色。

传闻,陆平安已经死在了遥远的边疆,他为什么会在这?

而方才还在畏忌陆平安头顶军帽的张从武,顿时长舒一口气,切,不就是个臭当兵的嘛。

在他心中,李小白是个废物,他的弟弟,当了兵回来,就能翻天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