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 >> 

莲心痕

莲心痕小说
未完结

莲心痕

矮子摸鱼
分类:言情
来源:木叶
更新时间:2020-05-22 09:44
开始阅读
作品详情 章节目录
简介: 由作者矮子摸鱼打造的《莲心痕》是一本言情小说,叶一芊子卡西洛是小说的两位主要人物。莲心痕全文讲述的是叶一芊子是镇上有名的奇女子,不仅骨骼清奇,还拥有好几位父亲,父亲们怕叶一芊子外出闯祸但是又对其极为宠溺,所以镇上的人一提起叶一芊子都会摇头叹息,实在是太能闯祸了。
精彩节选

巡卫军大营内,卡西洛摆弄着令牌:“又是他,看来有些人是按耐不住要霸占我雷氏一族的家业了。”

阿斯密:“罗萨一族做事向来狠辣,不达目的他是不会罢休的,我们暂且看看他后续的动向,再做打算。”

卡西洛无意识地晃晃手中的令牌,“你说的没错,要抓住他的把柄,光靠这个是不够的,想要钓大鱼,就必须要给他上钩的机会。”

“哒”,令牌丢在厚厚的折子上,“麓中海的范围逐年变小,我族历年精准计算出产海盐和雨水量比重,适量而行,并不会使麓中海面积出现紧缩,罗萨若要分这一杯羹,恐怕麓中海支撑不了多久。”

卡西洛思索了片刻,灰碧色瞳孔透着睿智的光芒,忽然起身,向客椅后方的棋盘桌走去。

“来,陪我下下棋,我这半月除了军务就是生意,一个人喝甜茶,再甜也是苦的。”

卡西洛拢了下裙摆坐到木椅上,阿斯密随后也跟了去。

木雕制的军棋棋子外表敷上一层白色或黑色的树脂漆,像一枚枚精琢的工艺品摆在角落。

阿斯密似有深意地笑了笑:“雷兄今天是想输还是想赢?”

“输也好,赢也罢,娱乐而已。”卡西洛挑了挑眉。

二人在棋桌前对坐,换了心情,开始纸上谈兵。

卡西洛自小被贵族阶级的人称作“天降之才”,不论文武棋道在同龄人中所向披靡,无人是他的对手。

怎奈在十八岁那年却棋逢对手,这人便是阿斯密,阿斯密与他下棋有一个永恒不变的规律:

开始一直是卡西洛占上风,每每到即将结束棋局时被他反败为胜,阿斯密很擅长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棋道,棋道即为人道。

但也不是每次都要赢,体谅到卡西洛的感受,也会输几局让他爽一爽,便有了每次下棋之前,阿斯密都要问一声:“想输还是想赢”。

他们并不会在输赢上较真,卡西洛下棋确实是为了娱乐,他脑子里装的都是家族产业和巡卫军的各种琐事,时不时需要换换脑子。

阿斯密则是一个做任何事都能从中参悟些道理的人,也只有在卡西洛面前话语多一些。

“放开我!让我进去!”金满钊在军营门口与门卫拉拉扯扯。

门卫对平民还算客气,卡西洛治军严明,动不动就拔刀相向一定会受到军纪处罚。

然而金满钊是个急性子,为了芊子他更是没有耐心跟他们纠缠。

“你们再不让我进去,我就对你们不客气了。”说完便拔剑指向连个门卫,门卫举起手中剑与他对峙。

军营内的几人看到后纷纷冲到门口阻拦,金满钊救人心切,与他们打了起来。

十几年的武功倒是派上了用场,那普通卫兵皆不是金满钊的对手,几招过后几个人便纷纷倒地。

满钊成功闯进军营大门,对着军营内的卫兵们大打出手。

然而寡不敌众,刚进军营不久就被一群卫军用长矛压制在下,起不了身。

总营偏殿内,卡西洛正与阿斯密欢乐地下棋,一卫兵匆匆走进:“禀参领,有一男子闯入营中,现已制服。”

“有说为了什么事吗?”卡西洛收敛起笑容问。

“没有,只嚷嚷着说要见参领。”

卡西洛见过不懂规矩的,没见过这么不懂规矩的,用闯军营这种笨办法来办事的还头一次遇见。

“让他进来。”

金满钊被麻绳绑着压进到殿里,跪到地上,阿斯密与卡西洛早已停了棋局来到正堂,卡西洛坐在太师椅上,阿斯密站在一边。

“你为什么闯军营?”卡西洛被扫了兴,自然心情好不到哪去。

“参领,你为何要抓芊子,芊子犯了什么罪?”金满钊脑子一根筋,从芊子母亲那只听了个巡卫军参领,他不知巡卫军有两位参领,便以为他就是抓芊子的人。

“芊子?我怎么不记得我抓过这样一个人?”卡西洛被金满钊问得摸不着头脑。

“阿娘说的,昨日就是你们巡卫军的人把芊子抓走了。”

“阿娘又是谁?”卡西洛更加懵逼,蹙起了眉头,侧着脸问道。

“阿娘就是芊子的母亲。”

卡西洛两眼一闭,手撑额头,脸上写满了崩溃。

他着实不擅长跟这种没头没脑的人打交道,自家培养的护卫个个七窍玲珑,巡卫军又是遵职守规,身边来往的皆是满腹学识的达官贵人。

碰到金满钊,他被噎得够呛,不知该怎么问才能得到有价值的线索。

阿斯密见他为难,便帮他盘问:“你是哪个镇的?”

“我是奥罗塞的。”

卡西洛抬起头:“奥罗塞?你镇上最近可有发生什么不寻常的事吗?”

卡西洛知道罗萨经常派人去奥罗塞寻宝,而他一直也在搜罗罗萨的各种罪证,跑来个愣头青,说不定能问出些什么有用的信息。

金满钊想了想道:“有,前些日子,孙大娘她家的狗病逝了,她哭了一晚上,说是那狗通灵,像人一样。”

卡西洛叹了口气,身体往椅背上一靠,侧头向阿斯密道:“你来问吧。”

阿斯密倒是很淡定:“有没有关于芊子的不寻常的事?”。

金满钊这才想起,直了直腰身:“有,之前有一队迎亲的跑到芊子家,说是要娶芊子,被芊子打了回去。”

祸从口出,金满钊刚说完觉得不对,好像招供了芊子的罪状,又解释道:“那是因为芊子不愿嫁,他们要强娶,芊子不得已才出手的。”

“那娶亲之人长什么样子?”阿斯密问。

“那日我没在场,没有亲眼看到,听镇民们说像是哪个贵族,长着络腮胡子,人高马大,外族人,那帮娶亲的人个个是打手,不过不是芊子的对手。”

呵,还不忘吹捧一番他心目中的英雄。

卡西洛与阿斯密对视了一眼,有了些眉目:“那芊子是否是前月在街头打晕了几个卫兵?”

“哦对,那日也是那卫兵欺负人,芊子看不过眼才出的手。”

卡西洛总算搞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把身体再次坐正,面对脑子不太灵光的满钊,放慢语速给他捋捋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