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 >> 

赐吻

赐吻小说
未完结

赐吻

南北逐风
分类:言情
来源:长佩文学
更新时间:2020-05-22 09:48
开始阅读
作品详情
简介: 《赐吻》的主角是于渃涵高司玮,是作者南北逐风的一本正在火热连载中的小说,该小说主要讲述了:于渃涵是择栖娱乐CEO,很多人都很佩服她,同时又很敬畏她,却也总有斗不过她的男人们在背后说她的不是,她再厉害有什么用?35岁了都还没嫁出去。于渃涵表示我有钱就好!
精彩节选

于渃涵风风火火地跑到了地下车库里,见到那辆路虎旁边站了个身穿西装,手里拎着一个塑料袋的男人。于渃涵愣了一下,笑着说:“小高,来这么早呀?”

“您如果再赖一会儿床,我们就真的要迟到了。”高司玮指了指手腕上的时间,冷冰冰地回答于渃涵的问话。

“哎呀我这不是……”于渃涵打着哈哈,她轻轻地挠了一下脸颊,似乎没有一星半点过意不去的意思,“昨天晚上喝多了嘛!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也没办法不是?下次你接我的时候不用来这么早,我……”

高司玮注视着于渃涵,听她讲冠冕堂皇的理由,自己的注意力却全然集中在于渃涵的身上。于渃涵出来的太匆忙了,只穿好了衣服,素着一张脸,头发也乱糟糟的,脚上趿拉着一双人字拖,配着她身上这条早春高定款式的裙子,有一种很荒诞的喜感。

在公司里,大家都知道于总精致漂亮气场又强,可谁又知道她私底下确是这么的不修边幅呢?

事实上,她总是这样的。

高司玮甚至忍不住想,如果自己哪天要辞职离开,于渃涵会不会因为自己知道的太多了而动了买凶杀人灭口的想法?

“我觉得你年纪轻轻别总是板着张脸。”于渃涵继续说,“说过你多少次了总是不听,一天之计在于晨,早上高高兴兴地去上班,才是一个好的开始。”

“上车吧。”高司玮叹了口气,打断了于渃涵,“没时间了。”

“哦。”

高司玮接过了于渃涵手里的车钥匙,非常娴熟地拉开车门,坐进了驾驶位。于渃涵上了副驾,高司玮把手里的袋子给了于渃涵,“先吃点东西。”

袋子里是热腾腾的白粥,于渃涵看了一眼,很敷衍地“嗯嗯”了两声,反而从自己的包里掏出来化妆品,对着镜子开始收拾。

从于渃涵的家去到开会的地方,算上堵车,约莫需要四十分钟左右。高司玮车开得很稳,他时不时从后视镜里看一眼于渃涵,于渃涵化好了妆,又从手套箱里掏出来一个无线卷发棒,看着还有电,就稍微打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

整套功夫下来,于渃涵才把自己收拾出来个人样儿。还未抵达目的地,她把高司玮给她带的早餐粥全喝了,还说:“中午约了商务餐,估计吃不了几口,我先垫吧垫吧。”

高司玮见怪不怪。

车子开到了一栋高级商务写字楼的地下车库,于渃涵从车上下来,仿佛大变活人一样,脱去了之前那副憔悴模样,已然是高贵优雅的姿态了——除了脚上那双人字拖。

她倒是不慌不忙地打开了后备箱,取出来一双黑色的高跟鞋踩上,将人字拖丢回后备箱里,“砰”的一声盖上,把包放在上面,掏出口红。

地下车库的光线不好,偶有路过的车,车灯打在她的身上,她微微张开嘴巴涂口红的样子有点漫不经心,仿佛老式港片里才会有的画面。

于渃涵抿了一下嘴,朝着高司玮扬了扬下巴,“走吧。”

高司玮从车里取出了于渃涵的黑色长风衣披在了她身上,说:“现在还没有那么暖和。”

今日于渃涵是来合作公司谈项目的。择栖娱乐年底有一部主投的电影要开机,这是一部很有未来科幻色彩的爱情电影,其中有两大噱头吊足了大家的胃口。一个是主演陆鹤飞,这个号称华语娱乐圈颜值顶峰的男人曾与择栖娱乐董事长王寅有过太多的恩恩怨怨,如今度尽余波相逢一笑,倒是也能坐下来好好相处了。余下的八卦谈资足够那些娱乐小报从年初写到年末,根本不用发愁话题度。

除了陆鹤飞之外,这部电影采用了INT公司最新的虚拟影像技术,不仅在电影中能够呈现胜过CG百倍的虚拟角色效果,更能够联动线下宣发,让虚拟角色宛如真人一样参与到各个宣传活动环节中来。

这项技术曾在发布会上惊鸿一瞥,只是大家没想到,INT一出手就直接进军电影。

有噱头就必然伴随着风险,市场不景气,这个项目很多投资人都表示感兴趣,但感兴趣是一方面,出钱就是另外一方面了。择栖娱乐的董事长王寅是个喜欢豪赌的人,大赢大输过,这次仍旧死性不改,叫于渃涵伤透了脑筋。

人类从历史中得到的唯一教训就是人类从来不吸取历史的教训。

王寅如是,于渃涵亦然。她当初为濒临倒闭的择栖四处奔走,好不容易力挽狂澜,心里想着王寅以后再怎么发疯也不跟着凑热闹了,可转头王寅嬉皮笑脸地跑来讨好她,她就好像什么事儿都没发生一样,自主自觉地担起了重任——她总觉得,义气总比意义重要。

所以于渃涵常常自嘲,自己就是个管家婆的劳碌命,公司CEO当成了名副其实的打工仔。

这不,王寅去美国跟INT开会,自己就得处理剩下事情了么。

于渃涵心里发着牢骚,脸上却是没有表情的,走路带风地走到了前台。高司玮先她一步对前台的姑娘说:“我是择栖的高司玮,我们于总今天跟李总有约。”

前台的妹子打量了他们一番。于渃涵这个人是很有辨识度的,她身高一米七五,又很喜欢穿高跟鞋,个子直接奔着一米八去了,加之一头大波浪的黑长发,身形薄而有力,好像T台上的模特,无论走到哪里都能吸引他人的目光。

只是她气场太强了,大家只敢远远地看着她,无人敢靠近。仿佛只有高司玮不在意这些,因为他比于渃涵看起来还要冷得不近人情。

扑克脸黑社会二人组这么一站,前台妹子立刻记起来李总今天的这个会,忙把人请进了会议室,再去通知李总。她走时偷偷看了于渃涵一眼,于渃涵的目光正巧也碰到了她。于渃涵笑了笑,前台妹子尴尬地挪开目光,好像又点害怕,又有点好奇。

初入社会的年轻小女孩儿会被成熟又富有魅力的男人诓骗,但她们似乎也无法抗拒同样成熟,同样富有魅力,甚至更加美丽的女人所散发出来的吸引力。

只是心中更多了一点点说不清道不明的酸胀。前台小妹难以言说,出门之后随手查了查于渃涵的资料,见她已经三十五岁了,一方面惊叹于渃涵保养得当,看起来只有二十六七的样子,一方面又有点飘飘然,好像自己之于这样的女强人,多少还有有一点年龄上的优势的。

别人的内心插曲于渃涵无从知晓,她和高司玮在会议室里等了一小会儿,李总和其他与会人员相继出现。双方互相嘻嘻哈哈地客套了两句,这才坐下来谈事情。

多半是高司玮在说话,于渃涵偶尔动两下嘴巴。

“我最初知道这个项目的时候真的有点意外。”李总说话总是笑眯眯的,看上去很温和,容易叫人亲近,“我没想到陆鹤飞还会继续演艺事业,你们怎么说动他的?我以为他……”

高司玮看了于渃涵一眼,说道:“办法总比问题多。”随后便沉默了,仿佛从他的嘴巴里无法多撬出来一个字。于渃涵笑道:“事在人为嘛。”多余的信息也没有透露,更叫人觉得这里面有惊天八卦。李总虽然好奇,但在会议桌上聊这些事显得有点无趣,话题就回到了正经事上。

双方也不是第一轮接触,只是在分账上的一点细节问题卡了很久。原本这个项目的一切招商植入制作发行事宜都已准备的差不多,只是中途有一家投资方撤出,才造成了现在的局面。于渃涵在一旁听着,看似波澜不惊,但心里烦得不行。

可是这种事情她经历的太多了,烦归烦,多少也有点麻木。

她的谈判信念其实很简单——可以大方,但绝不退让。

高司玮深得她的思想精髓,嘴上话说的漂亮,实际上严防死守。只可惜对方也是个老狐狸,打太极的功夫炉火纯青。

李总罗里吧嗦地说了一堆,于渃涵心中早就翻起了白眼,觉得上了岁数的男人话就是容易密,叽叽歪歪地就为了不足百分之一个点的利润分成。

这难道是什么大事儿么?

“李总,咱们认识的年头也不短了。”于渃涵打断了高司玮,说,“坦白来讲,有些事情我可以给你透露一二。大家都以为INT的技术直接投入电影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但其实这根本不算什么事儿。哪怕没有新技术的支持,难道用CG硬是做特效,做出以假乱真的效果的电影还少么?我们看中的始终是后续的衍生收益。传统的娱乐模式再怎么突破也离不开艺人,但在新技术的加持下,我们可以用虚拟角色去替代真人。网络提速,能够把庞大的偶像工程压缩到家庭沉浸式的娱乐项目。难道INT的发布会你没有看过么?技术提供给我们的是一片娱乐蓝海。很多人都认为这是一笔常规的电影买卖,实际上我们都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东西好吃要赶得对时令,错过了就只能等了。”

“这我当然知道。”李总和气回答。他低头看了看时间,说:“你刚刚说吃东西,哎呀,也不早了,要不咱们先吃个午饭吧?”

于渃涵吸了一口气,自己一番话就这样被对方软绵绵地揉了回来,心知这事儿还有的磨,便也不着急了。她上身靠在了椅子上,点了点头,对高司玮说:“走,小高,我们去吃饭。”

高司玮看了她一眼,问:“我也要去么?”

李总笑着拍高司玮的肩膀说:“一起吧一起吧,都不是什么外人。”他是认识高司玮的,毕竟于渃涵这些年身边都是带着一个高司玮。只是他不太清楚高司玮现在是个什么职位。说是于渃涵身边的大秘书,可高司玮要做的事情远比秘书要多的多。于渃涵出来谈项目,大多也是高司玮经手,不过却不是什么项目负责人的称谓,仿佛只是默默替于渃涵做了,偶尔还要被调去王寅手下做些杂七杂八的事情。

他对高司玮的能力颇有认同,这样一个青年才俊,在总裁办公室混个几年总能高升的,可高司玮一直不咸不淡没什么起色,叫他很是费解。

一个男人空有本事,却胸无大志,大好年华不知奋斗进取,虽然略有可惜,但也不必介怀。

一行人去了餐厅,高司玮习惯性地为于渃涵拉开椅子,几人刚坐下,话还没说几句,远处便走来一个男人,跟李总打了声招呼。

有的人天生就有吸引别人目光的魅力,来人就是如此。他衣着看似低调,但光是一块腕表就足够彰显他的身份与财力,只是他没有什么攻击性,整个人温文尔雅,谈吐举止俱是涵养,眼里的笑意透着些成熟内敛的光芒,叫人心生好感。

连于渃涵都不禁多看了两眼。

“这位是……”来人与李总客套完了,话锋转到了于渃涵身上,目光也随之投向了于渃涵,两人四目相对。

于渃涵一笑。

“噢,我来介绍一下。”李总说,“这位是择栖娱乐的于渃涵,于总。”转向又说,“这位是天源集团的谭总。”

“你好。”对方礼貌地向于渃涵伸出了手,“我叫谭章。”

于渃涵好像没反应过来似的,顿了片刻才伸出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