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 >> 

烈烈婚战,腹黑老公霸上身

烈烈婚战,腹黑老公霸上身小说
已完结

烈烈婚战,腹黑老公霸上身

杨子之爱
分类:言情
来源:摩卡(未)
更新时间:2020-05-23 16:31
开始阅读
作品详情 章节目录
简介: 《烈烈婚战腹黑老公霸上身》秦慕阳楚千尘小说全集在线阅读由大壳网给大家带来。《烈烈婚战腹黑老公霸上身》由杨子之爱所著,讲述了楚千尘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和秦慕阳扯上关系,见到他的第一眼就给楚千尘一种很危险的感觉,果然这一辈子都被他套牢了。
精彩节选

楚千尘一呆:“怎么没有通知我?”

护士说:“这事你去问院长吧,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楚千尘很快来到了院长办公室,院长告诉了她情况。

原来,上一次医院接到通知,要求把这位伤者的所有费用全部免除后,院长就知道楚千尘一定搭上了什么关系,他很快得知是省委副秘书长周志达的秘书办的这件事。

所以伤者过逝后,伤者的家属索要一百万的赔偿,院长就给那位秘书打了电话,不知道秘书是怎么处理的,反正伤者的家属没再吵闹,就让尸体火化了。

走出医院,楚千尘立刻给生父方世雄打电话:“方叔叔,您知不知道医院里那个……”

“知道,知道,你周叔叔跟我说了,这事是他解决的。”

“他怎么解决?”

“哦,这笔钱他没法报,是用他自己的钱给的。”

“周叔叔给的钱?”楚千尘惊讶地问。

“是啊,小云,你难道看不出来?你周叔叔是把你当亲生女儿一样在疼爱啊,所以你以后跟初豪结了婚,一定要记得报答你周叔叔,比如在你公公面前帮周叔叔说说好话什么的,明白了吗?”

方世雄后面还说了什么,楚千尘都没有听进去,她只知道,她必须马上把这笔钱还给周志达,一百万不是小数目,她绝不能让这个高官替她给钱。

再说,人家跟她非亲非故,凭什么帮她支付这么大一笔钱?

只是要还这一百万,只能动用秦慕阳卡里的钱,因为她自己显然拿不出来。

楚千尘想了想,决定跟秦慕阳商量商量,于是又给秦慕阳打电话,但他没有接。

她不知道是他忙,还是他不喜欢她用自己的手机给他打,他给的那部可视手机还放在家里。

晚上,楚千尘等奶奶睡下后,她躺在被窝里给秦慕阳打电话。

秦慕阳很快就接了,屏幕上出现了他的脸:“叫我。”

“慕阳。”

秦慕阳咬牙切齿地说:“楚千尘,你再叫错,明天就给我滚回来!”

楚千尘只能改口:“老公。”

“嗯,睡觉了?”

“正准备睡。”

“想我没有?”

“想了。”

“怎么想的?”

“就是……就是你说的那样想的。”

“哪样?说清楚。”

“就是……”楚千尘觉得这个要说清楚不太容易:“反正就是我在心里念你呗。”

“怎么念的?”

“慕阳,老公,我爱你。慕阳,老公,我爱你。就这样念的。”楚千尘说着,脸红了起来。

她忽然发现,这是自己第一次对秦慕阳说:“我爱你”!

那天酒醉的时候她说过什么,她自己是不知道的。

秦慕阳总算有点满意了,又问:“念了几遍?”

“五遍啊。”

“我叫你念五遍,你就只念五遍?就不能多念几遍?”他又开始责备她了。

“我……”

“我什么我?晚上的十遍念了没有?”

“没有。”

“现在念。”

“啊?”

“行动!”

秦慕阳实在很喜欢楚千尘说爱他,虽然这句话是他逼她说的,他照样爱听。

楚千尘不能不按照他的要求做,本来她就倔不过他,何况现在还有事要求他。

“慕阳,老公,我爱你。”

“停!”秦慕阳改变了主意:“剩下的九遍你睡的时候再念。”

这样好听的话不能一次听完了,让她每天对他说一次就够了。

“哦。”楚千尘没有追问原因。

“你下午给我打过电话?”

“嗯。”

“为什么不用这部手机?”

“我那会儿在街上,没有带这个手机。”

“有什么事?”

“那个,嗯,就是……”楚千尘忽然觉得说不出口了,她已经用了他那么多的钱,现在还开口要一百万,她感到自己很过份。

“口词不清,结结巴巴的,什么毛病?重来!”他竖起了眉毛。

楚千尘组织好语言,说:“医院里那个人死了。”

秦慕阳立刻问:“他们在找你的麻烦?”

“没有,他们要一百万……”

“给他们。”秦慕阳说:“我给你的卡上不是还有钱吗?不够?”

“够了,但是,这钱周副秘书长已经帮我给他们了。”

“周志达?他帮你给?”秦慕阳立刻想起了那个小白脸周同礼,因为亲眼看见了周同礼向楚千尘求婚,他心里对他很反感,因此对他父亲也没有好感了:“他凭什么帮你给钱?”

“那个人死的时候我还没有回来,他就……”

“明天马上把这钱还给他!听见没有?”

“听见了。”

“你明天早点到Y市,直接到周家把钱还给周志达,不准跟那个周同礼眉来眼去,听见没有?”

“听见了。”

“还有什么事?”

“没有了。”

“吻我。”

楚千尘连白眼都不敢翻,乖乖贴在屏幕上吻了吻他冰冷的嘴唇。

“乖,睡吧,睡之前念十遍。”

屏幕黑了,楚千尘长呼一口气,说:“无赖,我已经对你念了一遍了,还要我再念十遍。不念了,反正你听不见。”

话音刚落,手机又响了,看着“老公”两个字,楚千尘很无奈,难不成他会读心术,知道她在抱怨?

按了接听键,她看着他的头像甜甜一笑:“老公,还有什么事?”

秦慕阳眉头一皱,问:“你刚才在说我什么坏话?”

楚千尘吓一跳,拿下手机看看,难道这手机有窃听器,他听见了她的自言自语?

但她什么也没有看出来。

“我……我只是说着玩的。”楚千尘辩解。

“再说一遍!”

“我……不说了!”

“把你刚才说的重复一遍!”他的声音变严厉:“错一个字,你明天就给我马上归队!”

楚千尘只得重复:“我说:无赖,我已经对你念了一遍了,还要我再念十遍。不念了,反正你听不见。”

秦慕阳的脸色阴沉得可怕,楚千尘提心吊胆地看着他,虽然明知道他远在千里之外,但看着他的头像,她依然很紧张。

见秦慕阳好一会儿都不说话,楚千尘急忙说:“我只是说着玩的,不会不念的,你不相信,我现在就念给你听:慕阳,老公,我爱你!慕阳,老公,我爱你……”

“好了。”他打断了她:“明天不要到Y市,后天去,后天到Y市先到周家把钱还了,再到初豪家去,听见没有?”

“听见了。”

“好了,睡觉。”他咔地挂断了。

楚千尘看着屏幕发了一会儿呆,说:“就算我不念,就算我不说,谁又能说我就不爱你?”

她把手机翻来覆去看了好一会儿,没发现有什么窃听器一类的东西,就算有,她也不认识,她这个从后门进入警察局的新人,只是一个小小的户籍民警,对监控类的东西一窃不通。

事实上秦慕阳也没安什么窃听器,只是楚千尘突然主动叫他一声老公,还笑得那么甜,一副心怀鬼胎的样子让他起了疑心,随便一诈就诈出来了。

次日早上,楚千尘还在睡梦中,手机响了。

她闭着眼睛拿过手机贴在耳边:“喂。”

来电音乐还在响,她努力睁开眼睛,看见手里拿的是秦慕阳的“专线”现在响的是她那一部。

她换过手机,看见是王初豪打的,接了:“喂。”

“小云,你在哪里?”

“我在家里。”

“你回来了?”王初豪惊喜地说:“那快来,到我家来。”

“啊?今天啊?你不是说星期六才是你的生日派对吗?今天才星期五啊。”

“是明天,但我想见你啊,我们一个多月没见面了,我望眼欲穿地盼着你回来,现在既然你已经回来了,那就赶紧到我家来!”

楚千尘犹犹豫豫地说:“今天不行啊。”

“怎么了?”

“我刚到家,要陪我奶奶上街去买一些东西。”

秦慕阳不准她提前去,她只好对王初豪撒谎。

“这样啊。”王初豪扫兴地说:“小云,我都想死你了,你就一点都不想我?”

楚千尘楞了楞:“初豪,你不是说我们只是普通朋友吗?”

“普通朋友就不可以想了?”王初豪说:“再说,我们早就不算是普通朋友了吧,至少也是最好的朋友,好朋友相互想念不是很正常的吗?”

“哦。”楚千尘的心里隐隐有些不安,她感到王初豪当初说对她只是普通朋友的喜欢,似乎说的不是真话。

他难道真的爱上她了?不可能吧!

王初豪说:“小云,那你什么时候才来?”

“明天,我明天一定会过来。”

“那早点,九点之前到。”

“九点之前?太早了吧。”

“不早,就这么说定了。”王初豪挂断了电话。

楚千尘发了一会儿楞。

“千尘!”奶奶在叫她。

“哎!”

“起来吃饭了。”

“好的,我马上出来。”

吃过早饭,楚千尘跟奶奶到精神病院去看父亲,父亲的眼神是呆滞的,楚千尘觉得他的精神分裂症真的治不好了,父亲再也不能跟他们一起正常地生活了,她心里一阵难过。

从精神病院出来,楚千尘挽着奶奶在街上转,一边走一边跟奶奶闲聊,这种感觉很温馨,就像以前在D市的时候一样,她休假的时候总是挽着奶奶逛街。

奶奶说:“千尘,你这次放几天假,抽时间去看看你生父吧,我们家能渡过难关,多亏他帮忙。”

“嗯,我明天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