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 >> 

爱在灰烬里重燃

爱在灰烬里重燃小说
未完结

爱在灰烬里重燃

安如好
分类:言情
来源:万读
更新时间:2020-05-23 16:46
开始阅读
作品详情 章节目录
简介: 顾承希江意茹的小说爱在灰烬里重燃,本站为您收集了多本优质内容。爱在灰烬里重燃小说讲述了如果没有重逢顾承希也许江意茹从此就是一片黑暗,当她和顾承希之间隔着太多太多的阻碍,也是无法无视的存在,相爱的两人该何去何从。
精彩节选

“顾承希,你敢动意鑫!”我咬牙,眼眸狠狠凝聚。

“你不动自己,我就不会动意鑫。”他缓缓说。

“你!”

他勾唇,眼中的狠戾转瞬即逝,手也放开了我,喊停司机,他把我从他腿上抱下来。

我跳下车后,他的悍马疾驰而去。

我怔怔地在街边站了一会,紊乱的心绪才稍许平复。

怏怏不乐地走在人行道,我默默想着我未来的人生。

其实我的人生不会很长,因为医生当年给我手术的时候说过,移植成功,最乐观的估计,我大概能存活十年。

如今手术已经过去一年多了年了,也就是说,我还能活大约八到九年。

短暂的生命,我到底该怎样度过呢?我不能这样蹉跎又蹉跎了,几年一晃而过,到时一事无成闭眼,也未免太遗憾。

爱情失败,婚姻失败,我多少也该做点事业出来吧,不为了赚很多钱,就做一件自己最喜欢的事情。

我最喜欢的还是服装设计,最大的心愿,是能够做出一个属于自己的品牌。

这个想法我已经构思很久了,只是唐云哲一再阻拦,如今我再也不想受他束缚,万丈高楼平地起,我决定说干就干。

转悠了两条街,我的目光落在对面二楼的出租广告牌上。

这条路地段繁华,而且商铺主要是经营高档服装,我在这里做服装设计工作室的话,再合适不过。

快步横穿马路,我上了那栋楼。我和广告牌上留下的电话联系上,房东很快过来了。

场地不错,有一个厅,还有两个房间,只是租金有点小贵。

和房东喝了杯茶,费尽口舌,总算和他把房价谈到我和他都满意的价位,他让我先交点押金,然后明天带半年的预交房租签合同。

“多少押金?老板。”我问。

“一万吧。”房东轻描淡写。

我拿出手机,给唐云哲电话,让他马上给我送一万过来。

从前我是不敢这样使唤他,并且和他说要钱就要钱,但现在托顾承希的福,我能把他当孙子使。

唐云哲很快把钱送来,替我交给房东,还替我看了看房子,走到窗台,看了看这边的地理位置,说了几句等同于废话的认可之词。

“意茹,你有什么规划?大概会要多少投资?”他在我对面坐下来,问道。

我考虑到资金和人手的问题,暂时不想做得太繁杂,思量一会,我打算就从高档时尚女装的私人订制入手。

但即便这样,前期投资也不是小数目,装修,添置设备、服装材料,预付房租,人工等等,算下来最少得五十万左右。

“需要五十万。”我看着他。

唐云哲锁眉,小声说:“这么多……”他讪讪笑笑,看着我说,“不过对于顾先生来说,那就是九牛一毛而已。”

“唐云哲,我现在还是你老婆,怎么可能去问顾先生要钱?”我眯缝眼眸盯着他。

“意茹,拜托你放过我,我们离了吧,求求你了……”唐云哲双手合十,满脸可怜。

我看着这个懦弱的男人,就像一坨扶不上墙的稀泥,正如顾承希所说,和他生孩子的话,基因太差,用他气顾承希,格调太低。

“好吧,离婚离婚,周一就去办手续。”我烦躁地说。

手机铃声响起,我看一下,是妈妈打过来的,按下接听,就听她在那边嚷嚷:“意茹,你赶紧回来,有大事!”

大事?我吓得赶紧起身,提着包就往外跑。

我没有做什么激烈的事情,顾承希不至于去动我的家人吧?

未必他见我迟迟不答应和唐云哲离婚,准备先对意鑫下手了?

怒火陡然生起,我一边跑一边拨通顾承希的号码,不问青红皂白地骂起来:“顾承希,你是人还是畜生!我警告你,你敢动我弟弟一根毫毛,我一定和你同归于尽!”

“……”那边没回应。

我也没等他回应,已经跑到街边,唐云哲一直在我身后叨叨:“意茹,你家里的事,我就不去干涉了,你自己回去好吗?”

“滚!”我咆哮。

伸手打了辆的士,我十分钟后,气喘吁吁跑到家门口,打开门进去,却并没有看到什么混乱的场景,我弟弟意鑫好好的坐在沙发看书,家里还有一位女客人,穿着优雅得体,长相竟然和我妈有几分相似。

“意茹!你回来了,快来,快来让你大姨看看!”妈妈眼睛潮潮的,欣喜地笑着喊我。

“大姨?”我小时听我妈说过,她有个姐姐,早年被我外公外婆送人,据说后来出国了,一直没有联系过。

“意茹,我是大姨。”大姨看着我,笑容矜贵中带点疏离,和妈妈的热情有些反差。

我们几个都坐下来,我妈妈又哭开了,说道:“意茹,我们家的遭遇都和你大姨说了,你大姨答应把意鑫带去美国念书,你不用怕唐云哲拿意鑫念书的事要挟你了,若是一定要离婚,你就和他离了吧,不过当初买房的钱,你要想办法要回来,不能让他们家占了便宜。”

我看着意鑫,问道:“意鑫,你想和大姨去美国吗?”

意鑫话少,看我一眼,点了点头。

他自己同意就好,我长吁一口气。

现在关键不是唐云哲拿意鑫的事要挟我,现在我恼火的是顾承希的要挟!

“那就拜托大姨照顾了。”我礼貌地朝大姨颔首。

“嗯,也就这么点血脉亲情了。”大姨微微点头。

“姐姐,去老家看看吗?父母的坟头……”妈妈试探地问。

“去扫扫吧。”大姨点头。

接下来的几天,我和妈妈、弟弟陪着大姨去了趟乡下,我妈竟然用姐妹情深感动了我大姨,连同她也一并带过去,几天之后,他们办好一切手续,登上了去纽约的班机。

送走他们,我一个人孤零零从机场出来,说不清楚此刻的感觉,是轻松还是失落。

妈妈打小就只疼爱弟弟,重男轻女思想严重,爸爸却疼我多一点,只是爸爸惧怕妈妈,他常常会把妈妈交代买给弟弟吃的零食,偷偷在外边给我尝鲜之后,再拿回家里。

想起爸爸,我鼻子酸了,眼泪盈满眼眶。

而深切想念爸爸的时候,也会深切地恨顾承希那个混蛋!

我抬手擦泪的时候,身边飞快挤过一个男人,朝我喷了一点什么烟雾,我打了个喷嚏,头一下子晕沉了,往前趔趄,嗓子也沙哑得发不出声音。

那男子扶住我,像揽着情侣似的,快步穿过人群。

我喊不出声,无力挣扎,被男子塞入一辆依维柯里面,车门关上,我被丢在地上,车子启动疾驰。

在我彻底昏死之前,我看到车上坐着满脸冷笑的叶子玲。

一盆冰冷刺骨的水把我浇醒,我缓缓睁开眼睛,打了个哆嗦,发现自己趴在地上,手脚都被捆绑住了。

粗略判断,这里似乎是什么废弃的地下仓库,阴暗潮湿,夹杂着阵阵霉味腐臭。

这是一盆带着冰块的水,水里面的冰渣撞得我脸颊和额头生生的疼。

我嘴里被塞了块毛巾,喊不出声音。

“江意茹!”叶子玲踩着高跟鞋走到我身边,鞋底踩在我手指头上,眼眸里迸射着冷光,咬牙切齿地说,“我那天说了,让你不要做得太绝!”

她脚狠狠碾压,十指连心,我痛得“嗯”一声,下意识地缩手,但是抽不出来。

她用的劲更大了,十指连心,我疼得心脏都好像裂了,感觉我手指的骨头,全都要被这个贱人碾压碎了。

她的脚终于移开,我额头的冷汗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叶子玲蹲下来,涂着猩红指甲的手指掐着我的肩膀,颤声恨恨地说:“江意茹,你知道左彪虎是怎么惩罚我的吗?我告诉你,他怎么惩罚的我,我全都要还在你身上,然后和你一起死!”

我被毛巾塞着嘴,不能和她争辩,只能狠狠盯着她。

叶子玲猛地将她身上的套头衫脱掉,我被她满身的淤痕吓了一跳。

叶子玲冷冷地笑,睇着我说:“怎样?是不是觉得恐怖?我告诉你,江意茹,如果只是这点伤,我还不会找你同归于尽!”

她一把扯掉胸衣,我惊得睁大眼睛,她的胸上,竟然全都是烟火的烙痕!

左彪虎果然狠辣!

只是他对叶子玲再狠辣,也是这贱人咎由自取啊,怎么能怪我,她还差点把我送入这只可怕老虎的口中呢!

“我身上,全都被他用烟火烫伤了,一根一根烟头,一个一个地烫我,你知道有多痛吗?你一定不知道,所以今天我要让你尝尝,让你和我感同身受!”

叶子玲蹲下来,把一盒烟丢在我面前,抽出一支,点燃火机。

火光一闪,我心脏紧缩了,这个可怕的女人,真的要对我下手了!

叶子玲吐了一口烟雾,拎着我的领子,颤声说:“还不止这样,你知道吗?那老东西喊了五个人上了我,还有一个带病的!带脏病的!”她崩溃地摇晃我,“所以,我要把他惩罚我的一切,都还在你身上!”

我脑子被她晃得一片空白,完了,完了,我今天恐怕真的要和这个女人一起毁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