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 >> 

盛世狂妃:傻女惊华

盛世狂妃:傻女惊华小说
未完结

盛世狂妃:傻女惊华

安懒
分类:言情
来源:九库
更新时间:2020-06-08 09:43
开始阅读
作品详情 章节目录
简介: 主角叫夜沧辰韩墨卿的书名叫《盛世狂妃:傻女惊华》,是作者安懒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韩墨卿为保全性命,不得不在自己懂事时起就开始以装疯卖傻来躲过世大家族的追击,人前她是痴儿,人后,她是武功高强的玉林坊主子,她一直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可是百密终有一疏。
精彩节选

韩墨卿刚进入府中就感觉到一丝不寻常,所有见到的下人都战战兢兢,带着一丝疑惑先回了自己的院子。

韩墨卿一边换衣服一边听着冰夕的汇报,“沐影查到了那家瓷器店就再也没有线索了,那瓷器店已经关了,打听了一下周围的邻居,说是回乡了,可是沐影顺着他们回乡的路查过去的时候,在一所破庙里发现了那一家人的尸首。”

“早在打草惊蛇之前我就知道他会毁尸灭迹了,有没有证据并不重要,这件事只有他才会做,这般小心翼翼,处心机虑的设下这个局。这笔帐我会记着慢慢的跟他算的,你让沐影也不要再查这件事了,以后我去玉林坊的机会会少一些,你让他多注意玉林坊就行了。”韩墨卿问,“对了,今天府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怎么大家看起来有些谨慎?”

冰夕脸上浮现一股怒意,“相爷下午的时候发火了,大家也都谨慎了些。”

“发什么火?”爷爷并不是易怒之人,看这丫头一脸的怒容,难不成这件事跟她有关吧。

冰夕愤愤不平道,“小姐,闵姨娘有身孕了,已经过三个多月了。”

韩墨卿微微一愣,身孕?随即冷冷一笑,“三个月才被发现?三个月,坐胎稳了呢。”

闵姨娘竟然还有这等心思,她若真是下手,那么她现在身边的那两个孩子早就没有了,不过,爷爷生气那是必然的吧。毕竟当年那两个孩子出生后,爷爷就说过,孙玉岩不许再生,这会闵姨娘却怀孕了。

“爷爷这会在哪里?”

“跟大爷谈完就一直没出书房。”冰夕有些担忧,“这都两个时辰了,也没出来。”

韩墨卿点头,“你们随我去一趟吧。”

三人来到韩相爷的书房外,韩爷守在外面,见到韩墨卿面露喜色,“小姐,你总算回来了,快进去劝劝相爷吧,他这样生闷气最后气坏的还不是他的身子。”

“恩,韩爷爷也不必太担心了,我这就进去。”韩墨卿上前敲门。

“谁!”里面传来一声爆怒。

韩墨卿应声,“爷爷,是我,墨儿。”

“进来吧。”声音不自觉的带了些温柔。

韩勇欣慰的松了口气,果然这个世上只有小姐能压得住相爷了。

韩墨卿进入书房,看见里面一片狼藉的书本与被摔破的茶盅,那茶盅上面还沾着血迹,想着应该是用来摔孙玉岩的。她叹了口气,反手关上书房的门,低头去收拾地上的书本,爷爷是最爱惜书的,这次是真的气着了。当她将书本都收拾好后,弯身准备去捡茶盅的时候,韩相爷气道:“那些个东西要你收拾什么,放着不许动!”

虽然语气不算好,韩墨卿却能听出满满的关心,再看到韩相爷嘴角微翘起的唇皮,走到桌边拿起个茶盅倒了杯手,走到书桌前递给韩相爷,“这么久都不喝水,看你嘴唇都翘皮了,先喝口水润润喉咙,然后我们再谈谈今天的事情好不好?”

听着韩墨卿哄孩子般的口气,韩相爷一下子由一肚子的怒气变成了哭笑不得,却仍是听话的低头喝水,也确实是渴了,一口气便喝尽了茶盅里的水。

韩墨卿见状再次满上,“接下来的慢慢喝,一下子喝太多不好。”

韩相爷看着韩墨卿,“你应该知道发生了什么吧。”

韩墨卿点头,“知道。”

韩相爷用力的将茶盅放到书桌上,里面的茶水都因为动作太大而溅了些出来,“哼,三个月了才来告诉我,这两个人是一点也不把我放在眼里了。这个孩子留不得,当年我就跟他说过,不许再生!韩府不能再有第三个没有韩姓血缘的孩子!帮他养两个已经算是人至义尽了。”孙玉岩现在的孩子越多以后对小墨儿的威胁越大,小墨儿对他们来说只不过是父亲跟另一个女人生的孩子,到时他们必估站在一起对付小墨儿。

韩墨卿自然明白韩相爷在担心什么,只不过孙玉岩有多少个孩子,对她来说都不会构成威胁。因为,她会将孙玉岩那个人赶出相爷府,“爷爷,不要再为这种事情生气了。两个跟三个有什么区别呢,既然怀了就让她生吧,我们还过我们的不就行了。”

听了韩墨卿的话,韩相爷心里却是更加担心了,小墨儿这般的善良跟不谙世事,若真让他生,以后小墨儿哪里还有路。

若是韩墨卿知道韩相爷心里的想法,只怕会心虚了,她还真担当不起这样的夸奖。

“这件事,你就不用管了,爷爷会处理好的。”韩相爷说。

见韩相爷心意已决,韩墨卿也不好再劝。有些事情她不愿去做,但是她也不会阻止爷爷去做。她不是纯善之人,跟她所在乎的人比起来,那个孩子再无辜也不及爷爷的心情。

“不管爷爷怎么做,墨儿只有一个条件。”对她来说,也只有这个才是重要的,“不许再生气,更不要发火的把自己关在书房折磨自己,这简直就是自虐,我会担心的。”

“知道,就知道会管我。”韩相爷语气有些不服,总觉得自从这孩病好了以后,怎么就一直在管自己呢。可偏偏他还被吃的死死的,真是一点相爷的威风也没有。

韩墨卿笑道,“墨儿这是关心爷爷嘛。”

听到里面传来祖孙二人的笑声,韩勇这才真正的放下心来,总算是雨过天晴了。卓太医可交待过了,在清余毒时,一定要让相爷保持愉悦心情,不能动怒,这一个下午他是真担心。还好,小姐回来的及时。

“夫君,这孩子可一定要留下来啊,这可是你的亲生骨肉。”闵娘姨泪水婆娑的乞求着。

孙玉岩眉头紧皱,还微微泛疼的额头时刻提醒着他下午在书房时的情况,当他顶着流泪的额头出来时,一路上下人的眼光让他又气又怒,老头子明显故意让他丢脸,之前让他亲自给韩勇道歉,现在还对他出手,他明显是踩低自己!

看着面色越来越凝重的孙玉岩,闵姨娘的心里的不安越积越多,“夫君,你也不过三十出头,加上小姐也才有三个孩子,若是一般的人至少也有七八个了,难不成这个孩子也不要了吗?夫君,你也只有婢妾一个人在身边,只有婢妾能为夫君开枝散叶,前几年伤了身以为不能再有了,这算是意外之喜可一定要留着啊。”

孙玉岩确实恨,身为一个男人,只有一个姨娘,孩子也不过三个,现在姨娘有了身孕那个老头却让落了。

“放心吧,无论如何我一定会让这个孩子生下来的。”他要用这件事告诉韩迄,不是所有的事都是他能插手的。最可恨的是,那个毒竟然没能要了他的命!

听了孙玉岩的保证,闵姨娘像是吃了颗定心丸,“谢谢夫君,婢妾一定会好好的照顾好肚子里的孩子,给夫君生个儿子的。”

孙玉岩伸手轻触了下闵姨娘的肚子,刚准备说话,一阵敲门声传了过来。

孙玉岩收回手,“谁?”

“大爷,是相爷院子里的韩爷过来了,在旁边的厅里候着。”守在外面的侍卫回道。

韩勇?

闵姨娘担心的看向孙玉岩,“夫君,这……”

孙玉岩安抚看了她一眼,“我出去看看。”

孙玉岩进了厅便看到放在桌上显眼的一碗药汤,眉头不自觉的收紧,“韩爷,这都这么晚了,不知道来找我有什么事呢?”

韩勇道:“相爷赐了碗药给闵姨娘,刚煎好的,就怕凉了伤了药效,让老奴赶紧送过来。”

孙玉岩眼带怒火的盯着那碗药汤,拳头紧握着,“麻烦韩爷回去告诉岳父,闵姨娘方才身子有点不舒服早早的喝了安胎药已经睡下了,这药只怕现在喝不了。”

韩勇轻笑,“现在喝不了没事,相爷吩咐了,如果闵姨娘现在不喝可以明天喝,明天不喝可以后天喝。特命老奴天天送一碗过来,直到闵姨娘喝了为止。”

孙玉岩语气生硬,“岳父不必操心了,闵姨娘现下里有大夫给她调身子,大夫也说了,除了他开的汤药最好不要再喝其他的,以免与他开的药方有了冲撞不好。”

韩勇轻轻点头,“大爷,这意思是,闵姨娘不喝这碗药?”

“不需要。”孙玉岩只觉额头的痛越来越厉害了:“还请韩爷替我谢谢岳父的关心,只是这汤药闵姨娘不需要。”

韩勇明白的示意身后的人将汤药收了起来,“老奴来之前,相爷还说了,如果闵姨娘实在不喝他赐的汤药就算了,不必勉强。大爷,若是没有什么吩咐,老奴就先回去覆命了。”

韩勇突然改变让孙玉岩有些诧异,不喝就算了?就这么简单吗?

“大爷?”

“回去吧。”

果真如相爷所说,孙玉岩不会这么轻易的妥协,只是他不知道现在妥协以后反而不是那么难堪,他会为今天的选择后悔的。

看着离开的韩勇,孙玉岩心里却有一股不好的预感,下午明明发了那么大的火,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的就饶过了。他到底有什么样的算盘?与直接的暴风雨比起来,黎明前的平静才是让人最害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