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 >> 

和美女上司荒岛求生的日子

和美女上司荒岛求生的日子小说
未完结

和美女上司荒岛求生的日子

伟哥985
分类:都市
来源:凌云
更新时间:2020-06-08 09:49
开始阅读
作品详情 章节目录
简介: 江城林素函小说全文完整版在哪看?《和美女上司荒岛求生的日子》小说讲述了林素函为了逃避联姻,找了江城这个穷光蛋入赘。这结婚三年了,媳妇一直瞧不上他。直到那天,飞机出事,流落荒岛,他拼了命的护着她,她动心了。
精彩节选

我和老婆结婚三年,在她公司行政部门打杂,几天前陪她去北美谈个大合同。

结果坠机在了这座荒岛上,我和她已经迷路两天了。

完全茫然,看不到一丝希望。

太阳的光太刺眼了。

我缩着脖子朝树荫底下动了动。

面前,林素函正一脸不耐,惴惴不安地拿着电量所剩无几的手机来回渡步。

“没信号,还是没信号。”

她喃喃自语了一阵,似乎是置气,一下子将手机砸了出去。

摔在一处石上,砸的粉碎。

能让她一个上市公司的美女总裁气急败坏到如此程度,可见我们现在已经走投无路到何种地步。

“江城!很好笑吗!”

见我躲在一旁发笑,林素函的脸色一下子就冷了下来,眼神如利剑般刺向我。

我置若罔闻,耸耸肩,一副无奈的样子。

“结婚三年了,你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像个男人一样!”林素函发疯似的朝我吼道,眼眶已经湿润。

我们结婚三年,不过倒不是我娶的她,而是她“娶”了我。

我是上门女婿。

我本是孤儿院长大的孩子,高中毕业以后就没钱供自己读书,在外打工。

直到有一天下班后捡到醉酒在路边的林素函,动了邪念,结果就被她‘娶’回了家。

本以为自己能过点上层社会的好日子。

谁知道他们林家压根就看不起我,纯属把我当作一个提线木偶。

我也是后来才直到,林素函为了逃脱家族的联姻,才醉酒的。

遇上我也算是倒霉,刚出狼窝,又入虎穴。

总之我个人素质不是很高,占有她的手段也上不了台面,我倒想好好过日子,奈何在城市里她根本看不上我。

优秀的人太多了,以她的位置。

多的是优秀男人想要争取。

可现在不一样了,流落荒岛。

我硬气起来了,我能保护她了。

要不是我捡螃蟹,摘木瓜,她估计这几天就得饿肚子了。

我抬头看了她一眼,无所谓道:“你省点力气吧,最佳搜救时间已经过去了,咱们回不去咯……下半辈子在这座岛上活下去也不错,至少风景不错。”

看着不远处的海滩,一脸淡然地笑了笑。

林素函相比我面对现状的坦然,她更加极端,急的上蹿下跳,红着眼眶对我大吼。

“江城!你够了,你根本就不是个男人!”

听她这么说,我当即气不打一处来。

脱掉自己的上衣,露出精壮的躯干,挑着眉毛对她说道;“这话可不能瞎说,你看你老公我,哪里不像男人了?

要我不是男人,我们怎么可能结婚呢?

你说是不是?”

似乎是又想到了三年前那天晚上,我对她的所作所为。

林素函根本没心情再看我一眼,黑着脸扭去一旁。

老实说,虽然说我吃的是软饭,可我一点都不软。

我长大的那个孤儿院,有一股很奇怪的风气。

欺凌弱小,优胜劣汰。

这都是常事,毕竟每年财政下来的经费也是有限的,那些孩子就好像无底洞一般花钱。

仅是吃饭一项,许多正在长身体的孩子就吃不够。

那怎么办?

抢呗!

我一开始本来也是被打的那群软弱的孩子,可我渐渐明白了一个道理。

打不过就加入!

渐渐的,我的争强斗狠,就让我在孤儿院的孩子中有了一席之地。

塑造了我的性格,当然有点偏离正常人,可我也懂得分寸。

就好像我在城市里对林素函低声下气,她骂我一句,我只能低头受着。

现在我明白她还得依仗我,自然腰杆就硬了几分。

敢出口让她消停会。

林素函扭头去一旁不想理我,我倒是不太在意,肚子太饿了,我三两下上树摘了两个木瓜下来。

这海滩边上有椰子,有香蕉,可香蕉没熟,椰子难以处理。

我俩只有守着这颗木瓜树勉强果腹。

快三天没喝过一口水,我的嘴唇都快干裂开了。

林素函自然一样,木瓜水分充足,我递了一个过去给她。

戳了戳她的肩膀,林素函却负气似的理都不理。

我笑了笑,结婚三年我也算对她有一部分了解了。

在外人面前,是个女强人,成功的美女总裁,可在我这……

偶尔也会变成有小情绪的小女孩。

我倒是挺喜欢她这个样子的。

虽然她对我不感兴趣,我还是把木瓜放在她背后。

“给你放这了,想吃的话自己拿。”

她冷哼一声,我“吧唧吧唧”就开始对付木瓜。

饥饿的感觉勉强消退了一点,见她还是偷偷抹眼泪,我顿时有了个开玩笑的想法。

“你吃不吃?不吃我吃了,看你还是不饿……”

我根本就没把手伸向她的木瓜,但林素函却俏脸上带着怒意扭头过来。

“不能便宜你,我也要吃,哼。”

她抱着木瓜就转过身去,剥皮。

两只手抱着木瓜,就像松鼠啃松果那样小口吃着。

我“嘿嘿”一笑,悄悄凑向她身边。

闻到她身上一种独特的幽香,我顿时一脸疑惑。

在这岛上两三天,根本没有地方洗澡,我身上早就是满身的汗臭了。

怎么她身上还是香香的?

真奇怪!

咽了咽口水。

我趁着她不注意,以闪电般的速度在她脸上轻轻亲了以口。

“mua”的一声传来,我早已经飞速后退。

“呀。”

林素函被我冷不丁的举动吓了一哆嗦,等她反应过来,一脸不悦地看向我时,我已经躲远了。

她就算是想‘报仇’也打不到我。

“混蛋!”

她朝我怒喊,手里把半颗木瓜朝我砸来,眼泪又婆娑而下。

林素函的心里满是绝望,明明五十万分之一的飞机失事,居然被自己赶上了。

两天了,还没有搜救队来。

偏偏自己又有这么不靠谱的一个老公。

这让她一个女人如何面对。

就在她委屈的想哭时,却瞧见我朝她做了个禁声的手势。

林素函一瞬间把眼泪憋了回去,擦了擦眼角,静下心来听着。

一下子,她的表情一变,害怕的找了个地方躲起来。

森林里有声音在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