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 >> 

相术狂婿

相术狂婿小说
未完结

相术狂婿

六月星羽
分类:都市
来源:凌云
更新时间:2020-06-08 09:54
开始阅读
作品详情 章节目录
简介: 相术狂婿苏哲柳诗雅是一本赘婿逆袭小说by六月星羽,由大壳网倾情推荐!苏哲入赘四年,水深火热的日子,是真的一点也不好受。可即便这样,他也不愿离去。他牵挂的人在这,他怎么可以丢下媳妇柳诗雅不管。
精彩节选

回到家后,柳永安立马反锁了房门,拿起了电话拨打给了柳诗雅。

柳诗雅见到柳永安的电话后很是惊奇,随后递给了苏哲。

苏哲接了过来,淡然道:“喂。”

“恩?苏哲,柳诗雅呢?”听到是苏哲听的电话,柳永安下意识的反问道。

“有事?”苏哲语气很是平淡,听上去有些不耐烦。

“我有事情和她商量,你把电话给她。”柳永安不想和苏哲废话,对于他来说,和这样的垃圾说话简直是浪费生命。

“她昨天被一个垃圾给气到了,现在还没顺过来,没空接。”苏哲看了一眼瞪大眼珠子眼巴巴看着自己的柳诗雅,张口说道。

柳永安听到这话,十分憋屈。他自然知道对方说的什么,摆明是在骂自己。可他又无可奈何,谁让自己求到人家头上了呢?

“那个,好妹夫,我真的有事情和诗雅商量,你就行个方便行吗?”柳永安放低了自己的姿态,心里却是在吐槽。

王八蛋苏哲,等老子拿下了这个项目后,我要把你的双腿打断,跪在我面前道歉,跪.舔。

“顺不过来我也没办法呀,除非那个混蛋亲自下跪道歉还差不多。”苏哲若有所指的说道。

“混蛋,你个废物,夸你两句真把自己当盘菜了?我告诉你,这是我们柳家的大事,耽误了,把你沉河喂鱼!!!”柳永安暴怒道,让他下跪道歉,做梦!

“再见。”

苏哲也不废话,直接挂断了电话。

柳永安听着忙音,有些傻眼,他看了看手里的电话,很是崩溃。

竟然敢挂他电话,再拨打过去已经关机了。

柳永安慌了,就在这个时候,柳定军推门而入,见到柳永安后很是诧异。

“你怎么还在这里,不是去实地考察准备设计了吗?”

“不知道那尚燕婉抽什么风,只认柳诗雅,直接把我给赶了出来。”柳永安郁闷的说道。

听到这话,柳定军的脸色大变,随后看了看窗外,连忙说道:“这事没别人知道吧?”

“没,为了稳妥。我是打算去见到尚燕婉后在通知设计师直接去地方的。”柳永安还留了一个心思,不然的话今天的人就丢大了。

“该死的,怎么会这样。不行,这个项目必须要成功。你奶奶对这个项目投入的期望很大,要是砸在我们手里,她能够杀了我们。”想起自己母亲的手段,柳定军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柳永安的脸色惨白起来,像是被抽空了一般。

“那怎么办?我给她打电话直接拒接了。”

“怕是那丫头怀恨在心,觉得我们抢了她的项目。我们亲自上门道歉,先稳住对方,其他的以后再说。”柳定军分析出了利害,做出了决断。

柳永安点了点头,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了。只是便宜了柳诗雅,让她捡了一个大便宜。这个项目都是他的盘中餐了,结果闹了这么一出,煮熟的鸭子飞到了人家的锅里。

殊不知,他这块肉本来就是从别人嘴里撕下来的。

两个人立马放下手里的事情,开着车前往柳诗雅住的小区。

到了之后,柳永安捂住了鼻子,满脸嫌弃。

“这地方怎么这么臭,垃圾到处堆得都是,怎么没人处理?这个地方是人住的吗?果然,下流的人永远都是肮脏的。”

可他们忘了,正是他们把柳诗雅一家赶到这个地方的。

敲了敲门后,苏哲开了开门。

张英由于一大早气不顺跑出去散步了,柳定国自然是陪同一起,所以家里只有苏哲和柳诗雅两个人。

见到两个人后,苏哲没有半分惊讶,只是态度漫散。

“都说了我媳妇气不顺,你们来是想要气炸她吗?居心何在?”

面对苏哲的言语攻击,柳定军父子都没有开口。

柳永安冷哼了一声,直接撞开了苏哲,走了进去。

“柳诗雅,你给我出来,我和我爸都亲自登门了,你见都不见,未免也天没有礼数了吧。”柳永安直接嚷嚷了起来,毫不客气。

“够了,柳永安你到底要怎么样?项目你拿走了,现在是过来羞辱我的吗?”饶是柳诗雅这么好的脾气也容忍不了,爆发而出。

“我……”

“那个,你堂哥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听说你身子不好,过来看看。”柳定军打断了正准备开口的柳永安,笑呵呵的说道。

毕竟是几十年的老狐狸了,纵然某些方面不如自己的儿子。但人情世故上面,柳永安还差得远。这时候只能顺着毛捋,绝不能逆着来。

“两手空空,柳家的礼仪倒是令人敬佩。”苏哲不冷不热的插了一句话,嘲讽道。

柳永安和柳定军都是尴尬了起来,柳定军笑眯眯的说道:“那个,这不是太关心诗雅的身体,一时间太着急给忘了。那个,这点钱诗雅呢去买点水果,补补身子。”

说着,柳定军拿出了两百块放到了桌子上。

见到这一幕,柳诗雅的脸色大变。

苏哲猛然窜了过去,抓起那两百塞到了柳定军的胸口里。

“这么点钱打发要饭的呢?这么没诚意,你们到底来干嘛了?”轻轻地拍了拍对方西装的灰尘,苏哲轻声说道。

“这,那个,诗雅我思来想去,这个合同的事情毕竟是你争取来的,怎么能把你抛出在外呢?所以,我批评了你表哥之后,就立马来找你了,由你们两个一起完成这个项目,怎么样?”柳定军本来要实话实说,但突然想起来对方兴许不知道真实情况,不如蒙蔽一下。

苏哲听完之后冷哼了一声,还真是够无耻的,他还真是低估了这两父子不要脸的程度。

柳诗雅也很是愤怒,这两个人真当自己傻子呢?

以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过来蒙骗自己?

当自己是冤大头吗?

卖了自己还要让自己帮他们数钱,感恩戴德的。

“抱歉,我们无缘享受这个合同。就送给你了,我们诗雅不要了。”苏哲站了出来,替柳诗雅回答了。

“苏哲,老子忍你很久了,你踏马的算个什么东西?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你个煞笔玩意,插.你吗的嘴呀,就你能嘚瑟?信不信老子一拳捶爆你的脑袋。”柳永安忍耐不住了,终于爆发了。

柳诗雅立马护住了苏哲,冲着柳永安瞪大了眼珠子喊道:“你凭什么对我老公喊?这里是我家,我说了算,你走。”

“给脸不要脸的臭婊.子,真当老子没了你不行是吧?我今天告诉你,这事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不然老子大嘴巴子抽你信吗?”

“砰。”

他的话音刚落,巨响响起。

柳永安被踹飞了,砸到了墙上,滚落了下来,吐出了一口鲜血。

柳定军连忙跑了过去,扶起了柳永安,愤慨的看着苏哲,他实在无法相信,这个废物竟然敢动手打人。

“求人要有求人的样子。”

苏哲缓缓走了过去,声色冷漠。

那张脸上遍布寒霜,很是瘆人,让人一眼望去,不由得心惊胆战:“还有,你敢碰我媳妇一下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