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爱你入骨(阎霆苏如夏)

爱你入骨(阎霆苏如夏)小说
未完结

爱你入骨(阎霆苏如夏)

椰果果
分类:短篇
来源:盒子
更新时间:2020-06-30 21:37
开始阅读
作品详情 章节目录
简介: 《爱你入骨》由椰果果所创作,主要角色是阎霆苏如夏。这里提供爱你入骨阎霆苏如夏小说免费阅读,小说精彩节选:阎霆在彻底失去苏如夏前,从未想过自己竟然会为她的离去而悲伤,可是真当这一天到来的时候,阎霆却自己骗自己,他希冀着这一切都是假的。
精彩节选

苏如夏浑浑噩噩的回到医院,斐恒站在医院门口等她。

“夏夏,对不起,伯父他没了。”

“斐恒,你骗我对不对?”苏如夏一把将他的胳膊抓住,死死的拽着不肯松。“你说话,我爸还在,他还好好的,你跟我开玩笑的对不对?”

“对不起。”斐恒将她搂入怀里,“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

“我不信!”苏如夏红着眼睛将他推开,踉跄着往病房走。早上她走之前爸还好好的,他说过要看着她结婚生子,不会食言的。

他更加不会丢下她一个人就这样走了!

苏如夏来到病房门口,手颤抖着把门推开。床上的人被盖上了白布,她快步走过去想将白布揭开。斐恒一把将她拉住,“夏夏,是我没看好伯父,你要怪就怪我。”

“爸,就连你也不肯原谅我了吗?”苏如夏伤心极了,她只是喜欢阎霆哥,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为什么她身边的人一个个离她而去?

“爸,我错了,我真的知错了。求你醒过来,我再也不喜欢阎霆哥了,我保证再也不闯祸了。”

“夏夏,想哭就哭出来,别憋着。”

“死的人应该是我,我才是最应该死的那个人!”苏如夏重复着这两句话,两眼无神。

“我不准你这样说。”斐恒将她搂得更紧了。

……

苏如夏没有帮父亲举办葬礼,将骨灰葬在西山公墓。她望着墓碑上的照片久久无法释怀,“爸,你从来都讲究排场。是女儿没用,只能将你葬在这里。来世,你还要我这个女儿吗?”

“夏夏,你爸也不愿看你这样伤心。”斐恒心疼道,短短几日,她似乎更瘦了。

“斐恒,我爸从小对我就特别好。如果我说要天上的月亮,他也会想办法为我摘到的那种。我爸这个岁数,应该安享晚年的。可是,我害的他现在躺在里面。”苏如夏泪水无声的落下。

“你也不想的。”

“这个世界不是什么错误都能用这句话来掩饰的。”苏如夏喃喃道,至少她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

苏如夏靠在阳台上,阳光打在她苍白的脸上。宝宝七个多月了,在里面越发活泼。她伸手抚摸着鼓起一个小包的肚皮,“宝宝,你会怪我吗?”

宝宝在里面重重的踢了两下,她愣了一会儿。从窗户往外面看,一辆车停下,再熟悉不过的人影出现在楼下。

心尖上疼了起来。

“斐恒,我不想见他。”

斐恒这段时间都在这里照顾她,听到她的话也知是谁来了。门铃响起,他将门打开。

阎霆看到斐恒有一瞬的怔忪,但很快就恢复如常:“她人呢?”

“她不想见你!”斐恒如实回道。

“我也是才知道她父亲……”

“少假惺惺。”斐恒粗暴的打断他的话,“等夏夏生下孩子,你与她之间再无关系。”

阎霆凝眉,他们之间已经如此亲密了吗?记得原来也有男生喊苏如夏,夏夏。但是被她严词拒绝,“这个名字只能阎霆哥喊我呢!”

他一直以为自己是最特别的,但有人取而代之,心里却有种别样的滋味。

“让开,我要见她!”

斐恒没动,阎霆正要发怒,苏如夏从卧室里走出来。四目相对,仿若隔世。才几个月的时间,她似乎更瘦了。

“有事吗?”苏如夏淡淡的问。

“为了安全,现在去住院。”阎霆心里说不上什么感觉,他与她从未分离过这么长时间。但她看自己,就像是个陌生人。

“斐恒会送我去。”苏如夏脸上无悲无喜。

这个模样让阎霆心里生出一股闷气来,大手一把将她的手腕箍住,“现在还轮不到你自己做决定。”

“把她放开!”

斐恒上前阻止,两个男人僵持着。苏如夏不想斐恒因为自己跟他起了冲突,开口道:“那你也要让我准备些衣服才行。”

阎霆将她的手松开,看向斐恒的目光带着警告。斐恒脸上带着似嘲讽一般的笑容,他不会再让夏夏被人夺走。

入院手续什么的苏如夏没操什么心。她安安静静的住进去,阎霆去的反而勤了。有时在病房里一坐就是一个多小时,但苏如夏没跟他说过一句话。

原本话就不多的她,愈发沉默。大多时候是摸着肚子发呆,像是一个无悲无喜的木偶。

一如往常门被推开,苏如夏微不可察的抬了下脸,眼角的余光扫到唐淋雪的身影重新敛下。

“如夏,我早就应该来看看你。只不过最近在筹备婚礼的事情,脱不开身。”唐淋雪笑着说,见苏如夏不理自己,也没介意,继续说道,“对不起,我没能帮上你什么忙。我跟阎霆说过,可是他说你爸就是你纠缠他的借口,还不如就……”

一直没什么反应的苏如夏猛地抬起脸来,瘦巴巴的脸上只剩下一双大大的眼睛,立刻红了起来。

他怎么可以这样说?

“你别难过,他这人就是心直口快,对不喜欢的人就是这么苛刻。”唐淋雪接着说道。

“我要去找他!”苏如夏还是不信他会说出这样绝情的话,爸从前对阎霆哥就跟亲儿子似的,他可以对她无情,但为什么要这样对她爸?

唐淋雪忙将她拽住,“你找他做什么?其实我也觉得阎霆说的对,你父亲活着也是累赘。”

“我不准你这样说!”

“难道你就没有一点私心?想利用你父亲博取阎霆的同情?”

“我没有!我怎么会利用我爸?”

“那就滚啊!为什么还要纠缠阎霆?”

唐淋雪猛地推了苏如夏一把,她倒在地上,喉间涌上一股甘甜,她捂住肚子剧烈的咳嗽起来。她倒在地上,腿间的鲜血越来越多。

她恍惚间看到唐淋雪嘴角的冷笑,这个女人又怎么会善待她的孩子?

“夏夏!”阎霆推门进来看见一地的鲜血,惊慌失措。

苏如夏瞳孔不断放大,过往的一切在眼前回放,眼皮愈发沉重,血液涌出体外。

彻底失去意识前,苏如夏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若能重来一回,她绝不会再爱上他!

“医生,医生……”阎霆将她抱起往手术室送。

送进去没多久,医生出来后问道:“谁是孩子的父亲?”

“我……”阎霆脑子一片空白。

“保大人,还是孩子?”医生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