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秋雪若君少廷小说目录

秋雪若君少廷小说目录

发表时间:2018-04-28 16:27

这里提供秋雪若君少廷小说全集目录,带您一起赏读《关山雪若照君廷》小说,小说内容精彩绝伦,悬念迭起。关山雪若照君廷小说精彩节选:刚把屋门关上,冷不丁被一只手抱住,秋雪若吓一跳,要喊又及时忍住,反肘向身后疾撞。耳边传来一声低沉的笑声,手肘立刻被另一只手握住,跟着身子一轻,整个人已被带飞,径直跃上假山。

《关山雪若照君廷》精选

刚把屋门关上,冷不丁被一只手抱住,秋雪若吓一跳,要喊又及时忍住,反肘向身后疾撞。

耳边传来一声低沉的笑声,手肘立刻被另一只手握住,跟着身子一轻,整个人已被带飞,径直跃上假山。

只那一声轻笑,秋雪若已认出来人,低声喝道:“放开我!”用力去掰腰间的手。

君少廷轻嘘,指指下边道,“有人来了!”

秋雪若回头,就见一名男子向这里走来,两边张望一下,径直推门闪进屋去。

很快,屋子里传出男子的粗喘和女子的轻吟,暧昧的声音在空气里激荡。

君少廷凑首在她耳畔,低声道:“丫头,下次要人冒充你,记着关窗户!”手抱着她不放,下巴向下指指。

秋雪若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屋子一侧的窗户已经被人关上,不禁错愕。

听着屋子里的声音越来越激荡,君少廷“啧啧”两声,摇头道,“可惜里边的不是你,若不然,本王正好英雄救美,或者……趁人之危!”

秋雪若大怒,抬脚狠狠向他脚上踹去。

本以为他会躲,哪知道他只是低哼一声,竟然硬生生受她一脚,咬牙道:“好狠的丫头!”

秋雪若瞪眼:“你在这里做什么?”

君少廷低笑:“你算计了本王的王妃,一会儿是不是要有人给你作证?如今最好的证人……就是本王!”

“什么?”秋雪若错愕。

还要再说什么,听就君少廷嘘声道:“又有人来了,我们下去!”将她身子一带,从另一侧跃下。

耳听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已经到了屋子外边,秋雪若瞪眼:“你究竟捣什么鬼?”

“帮你啊!”君少廷答的理所当然。

“你为什么帮我?”秋雪若继续瞪眼。

屋子里那个,才是他未过门的王妃,他不但不救,还推波助澜?

君少廷眨眨眼,一脸无辜,摊手道:“相府和本王本就一家,帮忙岂不是理所应当?”

鬼才和你一家!

秋雪若很不文雅的翻个大白眼,引来君少廷一声低笑。

这个时候,假山另一边,已经有大群的公子、小姐走来。最前的一个是秋诗瑶的丫鬟,急急的道:“我们小姐只说请大小姐在亭子里等等,谁知道很快就没有了人影!”

说话间,已经走到屋子外头,听到屋子里的动静,所有的人都是一怔停步。那丫鬟却冲前一步嚷道:“什么人在这里!”一把将门推开。

屋子里不堪的一幕顿时落在所有人的眼里。

丫鬟大声叫道,“大小姐,怎么是你?还有韩公子,你们在做什么?”

大小姐?是秋雪若?

众公子、小姐们都是一怔,目光里已都是鄙夷。

边关混大的女子,果然和旁人不一样。

这个时候,温氏已经带着婆子赶来,看到一大群人聚在门口,立刻嚷道:“这是发生何事?还不把里头的人揪出来?”

一声令下,身后的婆子应一声,撞开人群冲进屋子里去,七手八脚将里边的人拽出来,按跪在地上。

温氏一眼看到,突然失声道:“怎么是你?”

屋外,清新寒冷的空气扑面而来,秋诗瑶打一个寒颤,一下子清醒过来,看到眼前的场面,几乎要找条地缝钻进去。

温氏立刻回神,迅速道:“快!快把他们绑去柴房,在这里丢人现眼!”

现在的秋诗瑶披头散发,衣衫不整,趁着大家还没有认出来,只要把她弄走,就可以抵死不认。

“慢着!”清冷的声音响在众人背后,人群分开,秋雪若在前,君少廷在后,慢慢的走了进来。

温氏脸色大变,迎上一步唤道:“王爷,雪若,你……你们怎么在这里?”横身挡在二人面前。

秋雪若唇角勾着一抹冷笑,目光向她一扫,直直落在丫鬟身上,冷声问道:“你方才是在叫我?”

“大……大……”丫鬟惊讶的瞪大了眼,结结巴巴的说,“是……是误会……”

温氏更是脸色大变,连声命婆子将人带走。

秋雪若浅笑:“母亲,方才这丫鬟平白说屋子里的人是我,如今人既已揪出来,总要给大伙儿看个明白!”目光扫向人群,向双珠微一点头。

双珠会意,立刻道:“是啊,为什么说是我家小姐?”上前一步,一把抓住秋诗瑶的头发向后一拉。

这一下,那张妆容斑驳的脸一下子露了出来,众公子、小姐已齐声惊呼,惊讶的瞪着秋诗瑶。

这秋二小姐是疯了?等到完婚,可就是堂堂正正的敬王妃,怎么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来?

君少廷沉下一张俊脸,眸子里全是冷意,一字字道:“原来是秋二小姐!本王的王妃!”

秋诗瑶吓的脸色惨白,嘶声叫道:“殿下,不是!不是这样……”

君少廷目光都不向她扫去,只是看着温氏,一字字道:“此事,相府要给本王一个交待!”温润的声音,已带上一抹凌利。

关山雪若照君廷小说
关山雪若照君廷
秋雪若君少廷小说叫做《关山雪若照君廷》,作者:若林,提供秋雪若君少廷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关山雪若照君廷小说讲述了:亲娘死后,秋雪若被迫离家七年,再回来时,继母继妹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剥,亲爹也对她漠不关心,就连同生共死的好友也和继妹定亲了,她可不愿意看她顺风顺水下去,她决心斗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