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啼血霞帔

啼血霞帔小说
已完结

啼血霞帔

轩辕瞳
分类:都市
来源:阳光
更新时间:2022-06-23 03:35
开始阅读
作品详情 章节目录
简介: 《啼血霞帔》是一部非常精彩的悬疑小说,这部小说非常火爆,小说的作者是轩辕瞳,主要人物是柳茵、莫川,小说主要讲述的情节是:我无可奈何的白了他一眼:“这类隐魂符也不是何时斯图加特的,要视那时候状况来定。它的作用仅有一个时辰,时间一过就不管用了。”姜大胖子听我这么说,一脸痛心的叹道:“可惜了,可惜了!但是这玩意贴在果实房屋外边有什么作用?也没饿死鬼找果实啊?”
精彩节选

果然,当天晚上老神棍就捂着脸回来了。脸色很难看,指了指我,似乎想骂人,又扯动脸上包扎的伤口,又是一阵龇牙咧嘴,阴阳怪气儿的说了几句。

我摸了摸鼻子说道:“大师,您昏过去以后,后面的事情我帮您处理了。结善缘所得,在您抽屉里。”

老神棍愣了一下,然后打开抽屉。看到里面厚厚一沓人民币。似乎有点不敢相信,连忙数了数。整整七千元一分不少。老神棍立刻裂开嘴笑了,又扯动了伤口,尴尬的咳嗽了两声。

老神棍换回了慈祥长者的模样:“嗯,莫川啊,干的不错。我知道你为求逼真的效果,营造一些惊险的过程,但是要有度,太过反而就假了嘛!”

敢情这老神棍以为我是故意演戏呢?我顿时哭笑不得。又聆听了一会儿他的批评教育。天色已经很晚了,老神棍这屋子有个后堂,是他休息的地方。可能是我给老神棍赚了不少钱,老神棍挺高兴,非要拉我去吃夜宵。想拒绝都拒绝不了。

我俩喝了点啤酒,又点了烧烤。老神棍喝的晕晕乎乎,明显已经把我当成“自己人”了。也开始絮叨一些这行里的门道。

原来那块蛟龙玉牌四千块钱只是一个开口价。虽然正常这行里面没有讨价还价之说,不过老神棍也是看人脸色的,就像今天那老爷子,犹豫不定的脸色,老神棍就会适当的“与人为善”也就是说,为了救人一命,结善缘,如何如何,然后来个折扣。

本来预想着两千块钱已经差不多了,玉牌请走也算是破了事。可是没想到我接受以后,比他还狠,比预期多了三倍还多。

最后老神棍拍了拍我的肩膀:“你比我胆子大,年轻人真敢忽悠啊。”

我未置一词,心里很清楚,你收钱是骗钱,但是我却是真真差点豁出命去帮老爷子把事儿解决了。所以我收的钱已经很少了,在我还没上山的时候,就见过当代看事儿的,那都是打底几万块,还是收的少的。

之后几天的日子很平静,老神棍又动了偷懒的心思,于是非要教我画符,我心里一阵仰天长叹,我莫川就是一本活的《正一符箓》,没想到到头来还要跟老骗子学着画假符。

不过老神棍教完我就不管了,俨然一副大师做派,把店里符咒这一块交给我管。我初来乍到,又不好直接把那些什么“减肥瘦身符”给撤了,据老神棍说,这才是最赚钱的符箓。

于是我偷龙转凤了一下,把他们分别换成了“姻缘和合符”与“清心宁静符”,这姻缘和合符指的是让夫妻两人的气场融合度提高,只要夫妻感情好,很多床第之间的事情便会更加水乳交融。

而道家没有减肥符咒,于是我换成了“清心宁静符”,这会使请到的人心静神宁,一旦心静神宁,那么身体自行调顺理气,属于一种调理所用的符咒。

老神棍也看出来我的符咒没有按他教的画,非但没指责我,反而还挺高兴,说我学会举一反三了,画的还挺像那么回事。我又是一阵无语。

日子过得很平淡,转眼一个月过去了。这一天在家里打了一套五行拳,这五行拳是我师父所授,练拳的时候需要配合七星、梅花盘步来练习,属于内家拳法,主要在调理身体五行五脏,也属于养生拳。

我早早就来到了道馆,平时老神棍比较懒,不会起的太早。而我却知道,这种道馆开门肯定是越早越好。很多人都晚上或者半夜出事,他们会第一时间上门求助。况且从道家来讲,黎明乃阴阳交替之时,俗语也有“一天之计在于晨”的说法。

开门以后,我就简单开始擦拭香炉,做每天都做的一些工作。这些别人眼里枯燥的东西,却恰恰是磨练心性的好办法。我正在干活,发现门口站着一个小胖子,看样子和我差不多大,二十出头,白胖白胖像个馒头,此时正鬼鬼祟祟的探着头往道馆里面望。

我走过去问道:“请问您是来结善缘的吗?”

那胖子看看屋里没别人,似乎松了一口气,白了我一眼:“结个毛善缘,老头子不在?我回来拿点东西。”

然后堂而皇之的走进屋里,作势就要翻老神棍的抽屉,我连忙伸手拦住他,皱眉道:“请问您是哪位?未言自取是为偷,你这又是做什么?”

那白胖子一挥开我的手,看白痴一样看着我:“你丫有病吧?老子就是姜延年!起开,我拿点东西,别让那老神棍看见。”

说完,没等我阻止,从一个桌子下面的柜架里翻出了一个小盒子,打开盒子里面是一串手珠,我看到那手珠就是眼睛一亮。

这手珠是沉香木的。单论价值,这沉香木要比小叶檀都值钱。说白了,沉香并不真的是一种木头,而是一类特殊的香树“结”出的,混合了树脂成分和木质成分,凝固成态,物性极佳。

眼前这胖子手上的沉香木手珠虽然属于二流的“弄水香”,但是也绝对价值不菲,更重要的是,我能感觉到这沉香上面,竟然隐约有道法结印。这证明了眼前这手珠绝对是开过光的真东西。

这白胖子比我轻车熟路,看样子他的确和老神棍有点渊源,不过不管怎么说,现在我在这里上班,也不能随便谁进来都能拿东西,所以我伸出手拦住了他。

“姜延年是吧?如果你认识乾坤大师,我现在就去叫他,他同意了你才能把东西拿走,他不在我负责看店,出了什么问题我也负不起责任。”

白胖子用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我:“哎你这人有病吧?老神棍是我爸,我拿自己家的东西,关你什么事儿啊?你丫没事找事的吧?”

我一愣,忽然想起那时候老神棍说过,他的确姓姜,这白胖子是他儿子?我咋从来没听说过,老神棍有儿子?

我看着白胖子摇摇头说道:“那还是把你爸爸叫出来再说吧。东西不能这么拿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