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完美时代

完美时代小说
未完结

完美时代

微笑面对世界
分类:都市
来源:追书云
更新时间:2022-09-14 15:10
开始阅读
作品详情 章节目录
简介: 完整版《完美时代》是一部最新连载的都市逆袭小说,喜欢的小伙伴,千万不要错过,小说主要人物是杨煦苏庆祥、钟灵,作者是微笑面对世界,小说主要讲述的情节是:“小孩赶紧鞋脱下来”说着也不等杨煦亲自动手,张兰芝就给杨煦脱鞋。脱下鞋来,只见脚底左四右三一共七颗豆大红痣展现在众人面前,像这种特点千万个人里也找不到一个,。“孩子,母亲可找到你了,十七年了,母亲想死你了”说着张兰芝抱住杨煦嚎啕大哭,众人无不流泪,一
精彩节选

“彤儿过来,见过你的哥哥。”妈妈招呼道,“你们是双胞胎兄妹,哥哥叫苏庆祥小名叫宝儿,你小命叫贝儿,这还是爷爷给你们起的名字哪!”

现在的苏彤心里,用酸甜苦辣来形容一点不为过,自己喜爱的小弟弟一会的功夫,老母鸡变鸭成了自己的哥哥,老天啊,你也太会捉弄人了!

“哥哥”一声怯怯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苏庆祥抬头一看,只见苏彤就像雨打梨花,那个刁钻古怪的小姐姐不见了,变成了一个人见人爱的小妹妹。苏庆祥揽过苏彤,在妹妹的背上轻轻的拍了拍叫了一声“妹妹”

“哈哈……好好”一声爽朗的笑声从苏老爷子的口中发出:“彤儿立了一个大功,要好好的奖励,不过奖品要和你妈妈要啊!”

“爷爷奶奶,爸爸妈妈,我现在要回学校一下,一小时后就回来”苏庆祥担心吴茵奶奶的病,今天是第三天了,也是最后一次用内功治疗,向家人说明后,苏老按铃招来秘书吩咐道“这是我的亲孙子,你陪他去一趟学校到吴道之家,回来时顺便介绍给大家认识。”

和吴茵一起,在秘书黄大观的陪同下来到吴老家,一番治疗后,病人已大有好转,已经可以吃一些流质食物,并可同家人简单交流。吴茵叽叽喳喳的讲了今天发生的奇遇,一家人纷纷向苏庆祥道喜。

回到宿舍,将百花蜜酒及制作材料让司机装上车,准备送到爷爷那里存放,苏庆祥一直提心吊胆,宿舍人多杂乱,担心哪一天被人偷喝了闹出人命来,那就麻烦了,放在爷爷家,万无一失,有谁见过中央首长家丢过东西?

秘书黄大观今年四十岁了,已跟了苏老八年,对苏老一家十分熟悉和忠心,苏老一家门庭显赫,忠心为国,唯一缺憾是后继无人,今天唯一的孙子被找了回来,这可真是天大喜事。前几天听苏老说准备把自己放到河西省一个市去生活。河西省是苏老发祥地,门生故旧众多,如今苏老的三子苏从文在那里地位显赫,自己去后的工作必定好开展。自己走之前一定要把苏老唯一的孙子照顾好,让他尽快融入这个圈子里。以报答苏老对自己的知遇之恩。

车子回到大院里,黄大观吩咐司机把车停下,召集众工作人员,一一为苏庆祥介绍,并给了一张特别通行证。苏庆祥彬彬有礼的同众工作人员握手致意,谦虚稳重宽厚颇有苏老的风格,大家称赞声不绝于耳。

刚进到小院里苏彤跑过来拉住苏庆祥的手说“哥哥,姑姑和姑夫,还有茹儿表妹来了,正等着见你呢”

“宝儿,宝儿,快过来给姑姑看看,姑姑想死你了”苏庆祥看到一个中年美妇带一眼镜男子和一个扎马尾辫的小姑娘迎上前来,姑姑一把就抱住苏庆祥哭了起来,如释重负的说道“宝儿你回来就好了,姑姑受得罪也到头了”说着又大哭起来。

原来在宝儿刚过一周岁时,苏老在河西省下放的地方打来电报说苏老病重,想看看孙子孙女。当时苏从军兄妹四人正被集中学习不准离开,后经总理特别指示,父母和姑姑才得以带宝儿和贝儿前去探望。

来到东阳地区,已不通火车,此地离吴老下放的地方还有八十公里。苏从军找到父亲的老部下,时任东阳军分区司令的李存勇,李司令一听老首长病重,马上派了两部吉普车带随身警卫员一起前往,苏从军抱着贝儿坐在副驾驶位上,张兰芝晕车,就由苏沁琳抱着宝儿一起坐在后排,车到双山县境内,下雨路滑刹车失灵,在一个急转弯时冲下公路,苏从军眼疾手快,抱着苏彤跳出车子,张兰芝和抱着宝儿的苏沁琳随车一起翻下山涧,直到碰到一颗大柏树才停了下来,司机当场死亡,苏沁琳头部受到撞击昏迷过去,宝儿被甩出车子不知去向,李司令与苏从军忙着救人,直到把人送进医院才返回寻找宝儿,但一直找了两天也无影无踪。

从那时起,苏沁琳一直认为是自己丢了宝儿,时时内疚自责,无颜面对自己的哥嫂,也不敢见父母,整日里郁郁寡欢。今天看到宝儿回来了,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想想自己这十几年受的罪终于得到解放,委屈的又大哭起来。

苏庆祥直纳闷,姑姑这是怎么了,哭起来没完了,爷爷在一边说“宝儿,就让你姑姑哭吧,这十几年也苦了她了。”

一一见过姑父宋学海和表妹宋茹,姑姑也渐渐的停止了哭泣,苏庆祥从他带来的东西里拿出一个小布包,交给妈妈:“这是我老神仙爷爷在我上学前给我的,叫我看到妈妈时交给您”张兰芝打开布包一眼看到一条小毛毯,姑姑忙抢过来一看叫了起来“快看,这就是我绣的字”虽然十几年过去了,但是上边绣的‘宝儿’两个字却是清晰可见。

下午五点,在江南军区任副司令的二叔一家到了,六点钟在河西省当省长的三叔也赶了回来,诺大客厅坐满了人,苏庆祥给众长辈逐个行礼认亲,然后爷爷去书房打电话,爸爸和两个叔叔及姑父在一起聊天,妈妈正在和二婶、三婶一起陪着姑姑抹眼泪。苏老家里比过节还要热闹。苏彤和二叔家的苏虹妹妹,三叔家的苏洁妹妹,姑姑家的宋茹表妹一起围着苏庆祥哥哥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当听到哥哥雷人的表现时,无不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一个个就像看外星人似地,盯着哥哥。奶奶则与几个工作人员在餐厅里忙活,任是谁也别想把她从餐厅里拉出来,大孙子第一天回家,当奶奶的能不忙吗?

家宴以后,苏老召集三子一女和苏庆祥来到书房,苏庆祥向诸位长辈详细介绍了自己和老神仙爷爷学艺的情况,但隐瞒了自己能开天眼的功能。当众人听到老神仙对苏庆祥的人生设计和为此所做的种种准备时,心中万分感激,尤其老神仙对国家的一片赤子之心,无不肃然起敬。当苏老问到苏庆祥今后的打算时,苏庆祥表示他不想改变自己目前的生活,起码现在要学好本领,将来才能有更大的作为。苏老听到爱孙的话后,不由的点了点头,同意了苏庆祥的意见,但在苏老的坚持和众长辈的劝说下,答应了爷爷自己每个周六来看奶奶,周日回爸爸妈妈家。

苏庆祥把老神仙爷爷给他的小木箱搬进了爷爷的书房,把百花蜜酒的功效和制作材料全部交给爷爷,由爷爷掌握。听到百花蜜酒的神奇,大家无不惊奇,尤其是作为胸外科专家,405医院副院长的姑姑就像得了宝一样,坚持要拿一瓶百花蜜酒,准备拿回医院进行化验,如能成功复制,没准就能得诺贝尔奖。

由于刚才家宴上,苏庆祥看到爷爷只吃了半碗饭,就问爷爷的身体状况,得知肠胃不好时便给爷爷诊脉,不过是在战争年代时落下的萎缩性胃炎时就对爷爷说“爷爷,你和奶奶每天早上空腹喝一小杯,一个月后所有的病会全部痊愈,,常喝会长命百岁,老神仙爷爷今年120多岁了,走起山路依然健步如飞,普通年轻人都赶不上哪”爷爷一听高兴的呵呵大笑:“我不需要活那么久,能健健康康的为国家多做点事就可以了”

苏庆祥对爸爸和二叔三叔、姑姑说“老神仙爷爷讲过:人不到甲子之寿不能饮,如误服则七窍流血,抢救不及时会死亡,四十岁以后可兑十倍水隔天吃一小杯,可使人身体强壮,百病不生。我敢保证咱家的人每个都会长命百岁的。”苏庆祥可没说会令男人性功能异常强大的话,不知今后他们知道后会如何想,爸爸和二叔三叔、一听均向爷爷投去祈求的目光。

“好了,既如此就让庆祥孝敬你们每人一瓶,剩下的我替庆祥保存”苏老说后吩咐苏庆祥:“你今天第一天回来就回你爸爸妈妈家里去住,你妈妈肯定有好多话要对你讲,你先和你妈妈回家,我们还有事情商量。”

当晚,苏老家楼上的灯光亮到了很晚,没有人知道商议的内容,但是细心地秘书黄大观却发现,苏老的眼睛里充满了希望。

平凡的学习生活日复一日,苏庆祥新的身份也被大家接受,他依然低调的重复着宿舍、课堂、图书馆的生活。苏彤还是每天等在楼下,不过却多了一个吴茵,图书馆的管理员发现,那个喜欢翻书的大男孩,翻书越来越快,陪伴他的美女也由一个变成了两个。

吴老妻子的病已痊愈,由于经常服用百花蜜酒,老两口花白的头发重新变黑,身上的皮肤也变得富有弹性和红润,不知道的人根本不会把他们同六十多岁的老人联系起来。305医院的张院长甚为奇怪,一个垂死之人,怎么就突然好了呢?数次询问吴老都没有答案,就以为是自己的医术高明,才使病人恢复健康,于是连续在国内外发表了数篇论文,名气更加响亮,一时门庭若市达官贵人争相结交。

只有吴老全家人知道内情,但全都保守这个秘密。吴茵的妈妈也几次给苏庆祥打来电话,表示感谢,至于感谢什么也只有她自己知道。现在吴老一家已彻底的认为苏庆祥是自家的女婿。经常叫吴茵去请苏庆祥兄妹来家吃饭。吴老还专程去拜访了苏庆祥的爷爷,委婉的提出了自己的想法,苏老只是呵呵大笑,顾左右而言他。

苏庆祥的爷爷和奶奶吃了百花蜜酒后,身体益发强壮,爷爷每顿能吃一大碗饭,多年的老毛病一扫而光,走起路来直追壮年,搞得苏老的一帮老伙计直纳闷,这个老家伙怎么就返老还童了。奶奶原来腿痛的老毛病也不见了,每天都跟着电视学跳老年迪斯科,两老的变化令所有的工作人员深感惊讶和高兴。

每个周六爷爷都会派车来接苏庆祥,有意识的把一些关于政治经济的文件给苏庆祥看,并就此同爱孙展开讨论。苏庆祥通过把开天眼看到的情况,结合自己学来的知识,有理有据向爷爷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许多问题往往一语中的,在政治局常委会上经常获得全票通过,令爷爷大为欣赏,私下常常对苏从军说;此子如早生二十年,成就不在你我之下之类的话。

周日回到自己家里,爸爸也会同他探讨一些经济方面的问题。作为分管经济工作的国务委员,工作十分繁忙,但是每个周日上午同儿子的谈话却是雷打不动。今天主要谈的是发展经济的问题。

“爸爸,我们国家现在实行的是计划经济,这种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在现时已经严重落后,从根本上制约了国家的发展。当然计划经济也有其特殊的作用,如战争年代,或者生产力极端落后的情况下可以实行。目前这个问题不解决,任何发展经济的努力都是徒劳的,只有实行有计划的市场经济,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