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灵异小说 >

恶灵卡牌

恶灵卡牌小说

恶灵卡牌

更新时间:2019-05-14
小编评语:舒畅可以复活九十九次。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恶灵卡牌图1
恶灵卡牌图2

由作者夜不语倾心打造的《恶灵卡牌》是一本灵异言情小说,舒畅苗问薇是小说的两位主要人物。恶灵卡牌全文讲述的是舒畅死的时候被一个盒子砸到了,再次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微生物,还有一个声音告诉自己还能重生九十九次。然后舒畅一次次的死掉又复活,就在还剩五十九次的时候,自己身后的盒子打开了一张卡牌,那张卡牌写着舒畅的等级和各种状态。

精彩节选:

‘如果您能重生的话,您最想去哪里?

呃,死了?这就有点尴尬了。

自动扫描您最想改变的时间节点……

扫描中。

发现时间悖论。尝试解决。

已解决。

确定存档点。

系统启动中。未监测到系统开启条件。启动失败。系统关闭中。已关闭。仅保留被动功能。

请移动到鬼气充足环境中,再次尝试启动。

剩余可重生次数,九十九次。’

……

“完蛋了,死定了。”

“咦。”

“等等。”

“不对。”

“我,还没死?”

舒畅打了个激灵,醒了过来。他感觉自己漂浮在水中,身体轻飘飘的不断晃动着。在他的脑子里传来了一阵冷冰冰的声音在瞎逼逼,说啥自己还能重生九十九次什么的。

“刚才那个不男不女的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

舒畅疑惑的睁开了眼睛,顿时,他整个人都懵圈了。

你奶奶的,这特么是什么情况?

他周围有些黯淡,但倒是能看清楚不远处的景象。舒畅猛地打了个哆嗦,有些搞不懂眼前的状况。

搞什么鬼?他到底是死是活?这里是什么地方?还有他身旁一只卷曲着椭圆形的身体,通体翠绿色,甚至还咬着一根烟在抽的怪物,究竟是什么鬼?明明它都没有嘴。

舒畅想要揉眼睛,但是他没找到自己的眼在哪里。

这抽烟的老怪物,他认识,初中的生物课有讲,分明是一只草覆虫。

不,不止这只老烟枪草覆虫,舒畅惊恐的发现,在自己身旁密密麻麻的数量难以计算的遍布着许多奇怪的东西,都是些品种不同的微生物。

草覆虫、轮虫、蓝藻菌、放线菌。数都数不清。

这些微生物悠哉的各干各的。放线菌在和酵母菌打麻将、三三两两的蓝藻菌在和轮虫玩游戏。甚至还有舒畅不认识的奇形怪状微生物在吐槽明星的八卦。

但是更多的微生物们,却在锻炼身体。作为微生物都这么勤奋,真是让人励志。

咦,不对,励志个屁。我怎么到这里来了?我到底是什么?

他脑子更乱了,许多记忆都在模糊,唯独临死前一刻的事情却记得异常清楚。

那是从灵魂深处涌上的不甘。这辈子,他有两个遗憾。一,是想改变母亲悲惨的一生。

二,是想报完仇后,迎娶未婚妻。

但是他什么都做不到了。

经过了周密的计划,本以为报仇能十拿九稳。可是世事不如意,十有七八。

在半路上,他竟然翘了辫子。

记忆的最后一刻,似乎有个什么硬硬的东西突然从天空落了下来,砸在了他身上。

如果一切能从头来过的话,如果能从头开始,将自己,将母亲的悲惨人生,全都改写的话,那该有多好!

可人生,哪有那么多如果!

“好吧,我有可能是变成微生物了。”无论如何,不管接受不接受,科学不科学,舒畅能确定的是,自己肯定是已经死了。死因存疑,而死后的他,竟然变成了某种微生物。

他没有镜子,看不到自己的模样。自然无法判断,自己属于微生物的哪个品种。

你妹的,从来没有电影、小说和漫画里讲过,人死投胎后,会有可能投胎成微生物啊!所谓的六道轮回,怎么轮到他头上的时候就斯巴达了?自己没变成人,没变成修罗,那让自己变成普通的哺乳类动物也是好的。

苍天啊大地,天可怜见。他死前胸前的红领巾从来都是鲜艳的,看到站在马路旁的老奶奶一定是要硬扶过去的。

作为活了24年的善良市民,沦落到下辈子重生成微生物的下场。也太惨了点。舒畅有一种想要飙脏话的冲动。

他的身旁,那些长相奇特的微生物们很诡异,它们明明都没有眼睛,却很拟人化。舒畅能看得见四周,也就说明,他有视觉却没有视觉器官。这同样很不科学。

第二,周围的微生物们,仿佛也有自己的智慧。最让舒畅在意的是那只抽着烟的草覆虫,胖乎乎的,一脸吃的膘肥体壮油水足。他奶奶的,究竟哪里弄来的烟,水里也能抽烟吗?

“难不成,一切都是这个东西搞的鬼?”

舒畅低下头,看向自己的尾巴边上的那个十分诡异的盒子。盒子很古老,呈青铜色,铜锈斑驳。铜盒子被九根细细的铁锁链给牢牢的捆住,现在的舒畅没有手,也没用工具能将铁锁链给弄断,自然无法将铜盒子给打开。

他十分好奇,被九把铁链封住的铜盒子里,到底装了些什么鬼东西?紧接着,他在浅黄色的水里游动了几下后,又有了个惊奇的发现,那盒子竟然随着自己的游动而游动,像是已经以某种玄妙的方式和自己捆绑在了一起。

“这个盒子看起来有些眼熟。莫不是那天我翘辫子前,从天上掉下来砸在自己脑袋上的硬物?”舒畅皱了皱眉头。

怎么这玩意儿居然跟着自己一起投胎转世了。

舒畅身旁一直在不停抽烟的草覆虫,见舒畅脸色阴晴不定,将烟嘴取了出来,用鞭毛磕了磕后,发话道:“兄弟,你运气不错哦,现在暂时安全了。”

可刚说完这句话,舒畅明显感觉老烟枪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

“奶奶的,还要不要咱们活了。这些大怪物怎么喂不饱?”老烟枪草覆虫大骂一声。

昏暗水中,有一股暗流在涌动。这一刻,刚刚还在说话打屁,玩游戏锻炼身体的无数微生物们,全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空间中,只留下死寂。

山雨欲来,像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即将要发生。

空间里的暗流,在翻涌,气氛压抑,流淌在水中的每一寸空间内。每一只微生物,都在紧张,它们不知为何憋足了劲。

“老子锻炼了那么久,终于等到这一天了。”舒畅不远处的一只刚刚还在勤奋锻炼的元气轮虫深吸一口气:“我要为从前死掉的兄弟们报仇!”

别一只蓝藻菌神色恐惧:“我逃得掉,我逃得掉。”

老烟枪深吸一口烟,吐出了好几个烟圈,凑到被周围的微生物弄得很懵的舒畅身旁,用沙哑的声音说:“兄弟,快跑。”

“前辈。”舒畅问:“要发生什么事了?”

老烟枪脸色难看:“兄弟,想要活下去,等会儿赶紧的跑快些。”

舒畅还没来得及明白过来,就感觉周围异常的水流开始飞速旋转。一个个巨大的黑色物体游了过来,张开狰狞的大嘴朝他咬来。

周围的微生物们各自拼命的散去。

舒畅躲避不及,眼巴巴的看到那些怪物们将自己吞掉。

他在刚刚重生成微生物的30秒后,翘辫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