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灵异小说 >

万界疯人院

万界疯人院小说

万界疯人院

更新时间:2019-05-14
小编评语:子良算得上是个医生。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万界疯人院图1
万界疯人院图2

由作者肥瓜倾心打造的《万界疯人院》是一本恐怖灵异小说,子良乔伊是小说的两位主要人物。万界疯人院全文讲述的是子良算得上是个医生,总是拿着一个小笔记本,还把第一个闯进医院的囚犯分尸送给乔伊玩了,第二天有警察找上门来,但是并没发生什么事。又过了几天,被杀死的囚犯的兄弟们过来找子良,最后死的只剩下了一个人。

小编推荐:
《死亡陪游》

精彩节选:

每座城市都有那么几条人们不常走的街道。

就比如现在这条。

它蜷缩在第22号大街的旁边,没有路标,没有灯岗,没有名字,甚至入口处连个下水道都没有,就像是一堵墙从两头开始砌筑,但是将要汇合时却没有砖了,索性就很不负责任的留下了这么一个缺口,小到你打个喷嚏就可能将其错过。

同样的,这条街上的设施也与其十分的般配。

这里有一盏坏了10年都没有人来修理的路灯,两个常年都堆得满满的垃圾桶,几只经常光顾的野猫,永远也死不完的苍蝇,和一间小型的私人医院。

其实说起来,这栋小建筑根本就称不上是医院,就连诊所都算不上,它只有上下两层,看起来更像是个几十年前遗留下来的哥特式照相馆,或者是典当行之类的玩意,但是不知道被谁买下来,然后挂上了一个写着【HOSPITAL】的牌子。

......

凌晨三点。

子良医生站在洗手池前,用冰凉的水冲洗着自己的手。

他恨所有的节日,他不明白为什么人们要在每年里挑出那么几天,去做一些傻了吧唧的事情,还得装着意义非凡的样子。

就比如这个万圣节,所有人都顶着骷髅头,拎着南瓜灯,悠荡在大街上,发出根本意义不明的欢呼声。那些十几岁的小孩子也满脸铺着妈妈的粉底,去拼命的砸邻居家的门,而原因竟然是为了要几块糖,谁都知道他们一年到头都不吃几块糖的,他们宁愿去吸大麻。

值得庆幸的是,他们没有来敲这间医院的门,不然子良不确定自己会不会一针头戳进他们的眼睛里。

关上了水龙头,子良草草的将手在白大褂上抹了抹,擦干了上面的水渍,他抬起头,面前的镜子里,映出了一张消瘦的脸。

乱七八糟的头发,一幅肾虚样的惨白皮肤,虽然只有20来岁,但是一直不怎么刮的胡子让他看起来更像是30出头的人,还有一对因为长期失眠而愈发严重的黑眼圈......

是啊......又失眠了。

外面那些混蛋居民们竟然一直闹到了午夜,才肯回去睡觉,而刚刚消停了半个小时之后,街道上竟然就开始不断的出现烦人的警铃声,而且越来越密集,直到此时此刻还没有停歇。

不用想,肯定又是某个罪犯逃出了监狱,估计是那人觉得,今天就算是穿着一身囚服站在大街上,也不会有人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妥。

又是一连串的车辆驶过,警灯照进这间小小的医生办公室,墙壁上闪过几道红蓝相间的光线。

子良来到窗边,安静的掏出一根烟。

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开灯,所以一枚猩红的亮点在黑暗中燃起。烟雾将他的脸笼罩的模模糊糊,子良无奈的发现,再过几个小时就应该天亮了。

索性的,他就这样站在黑暗中,淡淡的抽着烟,听着野猫的叫声,看着窗外时不时闪过的警车。

“去他妈的万圣节。”

“去他妈的警车。”

“去他妈的哥谭......”

......

......

漫长的一夜终于过去了,11月的第一天,老天就很给面子的下起了牛毛大雨,玻璃上雨水的撞击声和此起彼伏的喧嚷透过窗子,传进了子良的耳朵。

这个城市的街道就像是一条通向将死心脏的血管,现在还是处于动脉硬化的状态。不过这样也不错,因为这种天气里,应该没有人会来光顾这个不起眼的医院了吧......

所以子良靠在自己的那个沙发椅里,试着能不能在这样的噪音中翻找出一点睡意。

可是紧接着,一道推门声就将他的计划完全打破了。

“哎,一定又是那些大清早起来,发现自己下体疼痛的年轻人们。”子良这样想着。

据一个很不可思议的统计,在不论什么节日的前后,都是淋病,梅毒,艾滋这种疾病的传染高发时区,就好像现在的年轻人总觉得在节日里约上一炮会显得比平日里的更加神圣,他们甚至连清明节都不放过。

可是......出乎子良意料的是,走进自己办公室的,竟然是一名警察,而且看起来似乎并没有要看病的样子。

“你好?”子良问道。

“你好。”那名警察回应着,犹豫了一小会,回头指了指门外:“呃......可能你没发现,你堆在门口的那几袋子垃圾有点发臭了。”

“啊?”子良嘘着眼睛给予了这样的一个疑问语气,因为他可不认为这人顶着雨进来,就是为了告诉自己要扔垃圾的。

那名警员耸了耸肩膀......

“好吧,我只是顺便提醒你一下。”他说道,然后递过来一章印着肖像的纸:“其实我来的目的是通知你,昨天夜里从阿卡姆疯人院逃出来了一名罪犯,你得小心点。”

子良接过告示看了看,上面画着一个面相狰狞的家伙,脖子像是甲状腺有什么毛病一样,粗的和腮帮子练成了一体,当然,那不是肿的,而是充满了肌肉,身上穿着囚服,一道触目惊心的刀疤自脑门一直斜挎到下巴,一看缝合的手法就不是很好,针线的痕迹让其显得像是皮肤下爬了一只大蜈蚣。

“哦,谢谢。”子良嘟囔着,就把告示放到了一边。

“嗨,我说医生,别不在意,这人可不是一般的囚犯,而是个疯子......”

“疯子?”子良淡淡的问了句。

“是啊,就是那种拿着电锯到处锯人的杀人狂。”那警官说着,还摆出了一个端着电锯上下挥舞的动作:“十足的疯子,没有一点人性,所以,希望你这一周之内,在下午3点之前就结束营业,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子良皱着眉:“哪有你说的那么可怕。”

警官一愣:“什么意思?”

“我是说我昨晚见他的时候,觉得他还挺可爱的。”子良嘟囔着,然后点上了一个烟,有气无力的抽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