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小说 >

农跃贵门:村姑翻身纪事

农跃贵门:村姑翻身纪事小说

农跃贵门:村姑翻身纪事

更新时间:2019-05-15
小编评语:人命如蝼蚁,她也是蝼蚁中的一个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农跃贵门:村姑翻身纪事图1
农跃贵门:村姑翻身纪事图2

农跃贵门村姑翻身纪事是网络作家云水归心的最新力作,宴子安顾莞尔是该小说的主角。顾莞尔在末世被丧尸撕碎,穿越到了夏朝。在这个地方人命如蝼蚁,就是那些贵族的玩物。而她也成了那些蝼蚁中的一个。她不喜欢这种感觉,她喜欢末世,她喜欢强者为尊。但已经穿越了,事实无法更改,既来之则安之,现在当下之急,是让她手下那个弟弟吃饱穿暖,如果连肚子都填饱不了,又怎么做大事。

精彩节选:

尤其是知道他们帮哥哥捡回了掉落的书籍,就更热情了。

“我哥就是丢三落四的,要是书真的丢了肯定会被先生骂死,不过也不怪我哥,最近他们先生出了一道难题,我哥整天琢磨着,人也糊涂了。”

顾莞尔歪着脑袋问道:“什么难题啊?”

李秀才的妹妹李菀柔笑着摆了摆手,说道:“好像是一个术数的问题,我也记不太清楚,反正帮不上忙,我们还是去厨房做吃的吧。”

李菀柔对顾莞尔几个印象还不错,要知道哥哥掉的书如果这几个人卖了,也能得不少财帛,但是他们却完璧归赵,而且几人虽然身上的衣服都破破烂烂的,不过都是干干净净的,看着也让人舒服。

和李菀柔的谈话当中,顾莞尔知道李家的爹娘带着佃农下地去了,李菀柔做好饭等着佃农来拿把饭带到地里去。

说起这件事她一脸骄傲,这个时候家里拥有土地可是财富的象征。

李菀柔很快就把饭菜做好,顾莞尔看了看,李家的家境已经不错,可是也是糙米饭,以及乱糟糟的一锅大锅炖,虽然有肉有菜,不过味道着实不怎么好。

顾莞尔抽了抽嘴角,这个时代还真是过得稀里糊涂的。

李菀柔做饭的时候,她很想抢过来自己做,不过想想还是算了吧。

佃农取了饭之后,他们也一起吃饭,李菀柔想起刚才跟顾莞尔提起的事情,就问起哥哥那个问题还没有解决么?

李秀才皱了皱眉,抿着嘴唇说道:“先生问我今有鸡翁一,值钱五:鸡母一,值钱三:鸡仔三,值钱一。凡百钱买鸡百只,问鸡翁、母、仔各几何?”

又顿了一顿,说道:“我是怎么也算不明白……”

顾莞尔正埋着头吃饭,听了之后,眨了眨眼,这就是一道很简单的算数方程问题啊,不过现在的人哪里知道方程,这种问题都是硬算。

不过,她眼睛眨了眨,如果她帮助李秀才解决这个难题,李秀才愿不愿意花钱求教呢,这样子,她就能得一些钱财好给里正了。

这么一想,就觉得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她蘸了茶水在桌子上演算起来,李秀才和李菀柔都以为小孩子在胡闹,也没有在意。

李秀才正在愁眉苦脸的嚼着饭菜,一边暗自念叨马上就要到先生说的截止日期,要是这问题答不出来,只怕先生要打手心了。

他年纪也不大,不过十五六岁,中二少年觉得一向在学堂名列前茅,如今要是答不出来,被先生教训可是丢大人了。

听说他一起读书的很多人已经解出问题的答案了,李秀才又拉不下脸和他们请教,可算是为难死了。

“姐姐,你在写什么啊?”

阿钰放下碗筷,好奇的看着顾莞尔写写算算。

顾莞尔就轻声对阿钰说道:“我在算刚才李秀才说的那个问题呢……”

李秀才一愣,他请顾莞尔几人吃饭,不过是感谢他们还书,还真没把他们几个罪民当回事,可是现在这个少女竟然在计算他刚才说的问题。

桌子上水迹未干,李秀才很是诧异,顾莞尔已经歪头对李秀才说道:“有三个答案呢……”

李秀才诧异极了,真的让她算出来了。

迫不及待要看答案,可是桌子上的水迹哪里看的清楚,一出声竟然发现自己的嗓子喑哑:“你真的算出来了?”

顾莞尔点了点头,李菀柔有些不敢相信,说道:“你骗我们的吧,你一个罪民,从来没有读过书,怎么算出来的。”

她这话不是讽刺,只是陈述事实。

李秀才直直的看着顾莞尔的眼睛,觉得眼前的这个少女严重胸有成竹,他咽了咽口水,说道:“你要是算对了,我愿意给你一百文钱。”

李菀柔放下碗筷,说道:“哥你疯了吧,她怎么可能会算。”

顾莞尔不好意思的一笑,说道:“那我们到院子里的土地上我给你算吧……”

李秀才点了点头,几人都到了外面李菀柔看着顾莞尔一脸怀疑,看了看天,现在罪民都比秀才厉害了,这是什么世道啊?

“你这算法怎么知道的,简单的多了。”

等顾莞尔算完,李秀才也不是傻子,很快就明白了。

顾莞尔垂头说道:“我爹娘以前也是读书人,我爹娘过世之前也教我学了一些东西。”

李秀才也是一个言而有信的人,立马就让李菀柔拿了一百文钱给顾莞尔。

顾莞尔也满意的拿了钱,不过还不准备回去,有些为难的对李秀才问道:“我也有事情请教秀才。”

李秀才觉得顾莞尔是个有才气的,一下子态度就好多了,不像是刚才随意打发一顿饭的模样,倒是热情的问什么事情。

顾莞尔就问起了这罪民身份怎么能消除的事情。

李秀才一脸为难的说道:“这件事比较困难了,要不然就是天子大赦,还要在大赦的名单里,要不然就要靠你们自己,对了,我先生说过,罪民女子嫁给良民为妻,也可消除罪籍,但是男子,就麻烦了,除非有人翻案,否则难啊……”

顾莞尔沉默了下来。

李秀才也叹了一口气,顾莞尔能懂这么多,想必父母也是有才学的,只是不知道是谁。

“敢问姑娘出于哪家?”

李秀才也想帮顾莞尔一把,想到他来浚县任教的先生,似乎在京都也有些人脉,至少能得到一些消息。

“黎州顾氏。”

顾莞尔凛目而言,浑身突然有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气质。

李秀才一下子肃然起敬,也不再觉得顾莞尔聪慧奇怪,黎州顾氏,耕读世家,在读书人当中就如同神抵一样的位置。

三朝太傅,若不是如今奸妃设计,以谋反罪定刑,顾氏一族也不会被皇帝流放到琼州。

李秀才恭恭敬敬的冲着顾莞尔拜了一拜,这不是冲着顾莞尔,而是拜的他身后的黎州顾氏。

若不是顾先生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若是奸妃诡计得逞,太子就要背上谋反罪名,皇帝要血洗无数京都,举国动荡啊。

读书人佩服的都是高洁大义之人,听说顾莞尔的身份,尊敬的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