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灵异小说 >

阴司体验官

阴司体验官小说

阴司体验官

更新时间:2019-05-20
小编评语:张悬被强制签约成为一名恐怖体验官。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阴司体验官图1
阴司体验官图2

由作者情系半生倾心打造的《阴司体验官》是一本恐怖灵异小说,张悬是小说的主要人物。阴司体验官全文讲述的是:张悬在网上看到了一个高薪聘请体验馆的工作,上面写的薪资待遇特别好,张悬本来觉得这一看就是骗人的,但还是鬼使神差的点进去报名了。张悬觉得自己今年运气真不好,但是这次报名居然成功了。

精彩节选:

“高薪诚聘体验官,年入百万不是梦,

入职就送车和房,功成名就响当当!!”

这是某个成人网站上面弹出来的招聘广告,上面是一个无码高清美女的“艺术照”,一看就知道是骗人的,可是我还是被图片下面的一行小字给吸引了。

“报名成功即送999现金,有这么好的事情?”

我有些犹豫了,若是以往,我肯定会轻蔑一笑然后继续研究电影艺术,可眼下生活窘迫,要命的包租婆天天跟我玩来电狂响,再不交房租就要成为人们口中有手有脚的青年流浪汉了。

鬼使神差的点了进去,只需要输入身份证号码和银行卡号就行了,反正又不要密码,我就抱着侥幸的心理试了一下。

”验证成功,请稍后......“

“叮咚~”

山寨爱疯8冷不丁的响了一下,弹出建行的交易短信,余额由7.3变成了1006.3,我懵了几秒后心脏怦的跳动起来,尝试用卡里的余额点了份肯德鸡的全家桶。

卧槽,钱能用!!!

我回过神来,注意到转账人的名称。

“天地银行?听着有点耳熟呢。”

我一时没想起来,抬头看了眼电脑屏幕,上面凭空多出一行字体,标记了面试的时间和地址,并用放大加粗的红色字体备注道:改变命运的机会只有一次,如有错过后果自负!!!

不就面个试么,搞得跟性命攸关似的,我大致的分析了一下,有两种可能:

一,这是骗子团伙的新招数,先给你钱让你放松警惕,无形之中把你拉到圈套里来。

二,这个公司可能涉嫌非法经营,正规渠道难以招人,所以只能用这种不入流的方法,这个体验官也不知道是干啥的。

有必要介绍一下我自己,我叫张悬,是一名被医院开除的实习生。

这个名字是一个相师给我起的,说我命格奇特悬在生死关卡,若能渡过非富即贵,若抗不过来将客死异乡,还说起这个名字能保住我两个生肖轮回的运道。

在今年以前,我对此皆嗤之以鼻,算算时间,24年刚好过了相师所说的时间。

还别说,还真有点小准!

今年过完生日后,霉运就特别旺,先是在工作中犯下重大失误丢了铁饭碗,接着又被女友给甩了,身体也是一天不如一天了,虚弱非常。

倒不是那啥弄多了,只是整天提不起精神,动不动就打瞌睡,睡觉的时候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压在我身上,胸闷气喘,很是难受,医院检查的结果是各项指标正常,要不是我是无神论者,甚至都怀疑是不是中了邪......

夜。

“清明街42号向西一百米,就是这了。”面试的时间是晚上十一点四十五,我提前一刻钟来到了指定地点,看着眼前这条狭窄漆黑的老巷子,难免会起疑心,正常的公司会选这个时间点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面试么,十有八九是不法经营。

为了我的人身安全,我打开微信给朋友发了个定位,暗中开了语音,嘱咐他只要语音断掉就立即报警。

摸了摸腰间10000v的高压电棍,我定了定心神,往巷子深处走去,一股邪风刮来,吹的我往后退了半米,似乎老天爷在阻止我继续前进。

如果不是三个多月没找到工作了,我才不会来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地址上说巷子里有扇暗绿色的木门,里面就是面试官所在的办公室,我打开手电筒往四处照去,尽是斑驳的石壁和裂皮发黑的排水管,无形中给我带来一股压抑的感觉。

“呱~”

骤然响起的乌鸦叫声令我暗道晦气,前方十余米的位置突然出现一处火光,我凑了过去,看见一个身形佝偻的老人蹲在地上烧纸。

“大爷,请问一下,这巷子里有没有......”

话没问完老人就转身了,他回过头的时候有点吓到我了,他的脸似乎被火烧伤过,鼻子嘴唇都没有了,眼皮上下眼睑半连在一起,整体的皮肤呈肉红色,在火光的照耀下更显狰狞丑陋。

“找木门是么,前面五十米就是了。”老人音色古怪,他抬头的时候我才知道他是个头大腿短的侏儒,方才并非是蹲着而是站着。

明明还没问他就猜到我要问什么,让我更加疑惑,离得近能看见他烧的是给死人用的纸钱,但今天可不是什么祭拜的日子,出于好奇,我多嘴问了句:“这钱烧给谁的呀?”

“眼前人。”

“眼前哪有人呐?”我回首拿着手电筒四处照了一下,再回过头的时候老人已经不见了。

真是一个奇怪的老头!我忍不住咋舌。

“嗯?这是什么?”老人方才站立的位置多出了一张白纸,我捡起翻过来看了一眼,上面写了一个“槐”字,我没太在意,按照老人指示往前走了五十米,正前方果然出现了一道暗绿色的木门。

门的形状没什么特别的,但在我准备伸手去扣门的时候,脸色微变。

”槐.......那老人是提醒我木门里面有鬼么?”

我打了一个寒颤,不过随机摇了摇头:“我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怎么可能会相信这种无稽之谈?”

我轻拍了下脑袋,在门上敲了两下。

一阵缓慢的咯吱声,门自动向内部两边打开,宛若有人在用一把老旧的锯子割拉着木头,听起来极不悦耳。

“有没有搞错?”门打开后,呈现在眼前的是一条向下延去的阶梯,阶梯两侧零星点缀着几站忽明忽暗的油灯,根本看不见尽头。

“这么隐蔽,莫非是地下赌场?“我小心翼翼的往下探去,不知是不是心理原因,我感觉周围的温度随着我往下深入而不断降低。

“没信号。”我刚欲拿出手机给朋友打个招呼,发现通话早就断了,信号格变成空的。

想起电视上经常报道的犯罪分子挖人器官卖钱的新闻,我心里打了退堂鼓,俗话说得好,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情,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还是先行撤退吧。

”嗖——“

我一回头,身后的油灯尽数熄灭,周围陷入一片黑暗,只有手电筒散发着惨白的光芒。

“快点下来,面试要开始了。”有道声音从下方不远处飘了过来。

“糟了,被发现了。”就在我犹豫要不要离开的时候,上面传来木门被重重关闭声响,砰砰的脚步声传入我耳中。

退路被封,我只好强装镇定,硬着头皮往下走,很快走到了底,前方出现光亮。

我的面前多了一张桌子,很普通的办公桌,桌面摆放了六只长短粗细不一的蜡烛,烛火飘忽不定,似随时都会熄灭一般。

由于光亮范围有限,我只能看清周围三五米范围的东西,稍远一点就是一片黑暗,是交不起电费还是在故弄玄虚?

桌子的另一边坐着两个打扮怪异的人,其中一个身披黑袍,脸上戴着一副狒狒的面具。

另一个人脸上贴了一张跟脸皮一样的白纸,纸面上倒画着五官,嘴巴在上面额头的位置,眼睛在下面下巴的位置,画功非常粗糙,但看起来却有种栩栩如真的感觉,我从这两个人身上感觉不到一丝生气,心里有些毛毛的。

“这两个应该是公司里的人,在玩cosplay么?”我心中泛着嘀咕,接着将眼神投向身边的三男一女。

“面色蜡黄,模样不安,双拳握的很紧,颈脖后缩,看来他们跟我一样也是面试者。”见应聘的不止我一个,我偷偷松了口气,人一多胆子也就跟着大了不少。

“大家都很准时,那就......开始吧!”戴着狒狒面具的人开口了,如同捏着鼻子说话,他的声音尖锐刺耳。

“您好,我想问一下.......”

“请各位把话先烂在肚子里,我不问别出声好么?”贴着白纸的人也开口了,是浑厚的男音,言语里带着不容置否的意味。

我们几人面面相觑,没人再插嘴了。

“首先告诉大家,我们是一家电影文化传播公司,目前想招聘一名专门搜集电影素材的体验官,需要的是头脑灵活懂得随机应变的聪明人。”白纸男说话的时候,是纸上的嘴巴在动,就好像那就是他的嘴巴一样,怪异之极。

“废话我就不说了,面试一共有三个环节,接下来咱们开始第一个问答环节,请大家先闭上眼睛。”

我按照他的要求闭上了眼睛,大概过了两三秒的样子,耳边传来奇怪的声音。

我定睛一看,一阵骇然,白纸男和其余的面试者跟箱子里的老人一样凭空消失,坐在我面前的只剩下狒狒男。

“这.......”眼见这一幕根本不符合科学,我大脑有些错愕。

“第一个环节是一个问题,你只有三十秒的思考时间,过时失败,听好了,问题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