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舞袖倾城:腹黑王爷轻点宠

舞袖倾城:腹黑王爷轻点宠小说

舞袖倾城:腹黑王爷轻点宠

更新时间:2019-06-17
小编评语:对生活充满绝望。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舞袖倾城:腹黑王爷轻点宠图1
舞袖倾城:腹黑王爷轻点宠图2

由作者零点整倾心打造的《舞袖倾城:腹黑王爷轻点宠》是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宋菡伊姚奕言是小说的两位主要人物。舞袖倾城:腹黑王爷轻点宠全文讲述的是:她对生活充满了绝望,喜欢跳舞,却被人顶替,父母被逼死,她找到了一个女巫,在另一个新的时空,开始了新的生活,但她唯一的愿望,就是能够继续跳舞,她在那里,还找到了自己的爱人。

精彩节选:

宋菡伊有些不明白桃色的意思,正要开口问的时候,发现她竟然从桃色的小别墅来到了一个人来人往的街道,而且,这些人装束和汉服很相似,但是又有点不太一样。具体哪里不一样,宋菡伊也说不太清除。

宋菡伊先是一惊,等反应过来的时候赶快看一下自己得装束,发现和他们得没什么不同,又摸了一下自己齐肩的短发,发现已经齐腰长了,发型和这边的人也没什么差异,这才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张嫂,这肉又涨价了。”一个年轻的少妇和同行得女人抱怨。

“可不是吗,再涨下去家里都吃不起肉了。”同行得女人也抱怨道。

宋菡伊刚刚松下得那口气又被这两个人得对话给提了起来,宋菡伊终于想起来,自己在这边什么都没有,别的不说,就是饭都吃不起。想着,宋菡伊默默头上,没有头饰,有摸了摸耳朵,没有耳环,就连自己的耳环也不见了,脖子里也没有项链,手上也没有戒指,除了手腕上桃色给她那个镶着粉白色水晶桃花的手链,她什么首饰都没有,但是这个手链她又不敢动,也就是说,她真的一分钱都没有。

突然,她想起来可以在这边跳舞,经过挣扎后,做了一个很大胆的决定,她就靠这一身好舞技吃饭了,也就是说,她要把自己卖进青楼做那种卖艺不卖身的舞姬。

宋菡伊轻轻吐出一口气,开始了寻找青楼得“大业”。按照她在她生活的“界”得到的经验,青楼都是在一些小巷子里,于是,她就游走在各个巷子里,无奈,找了好久都没找到,还把自己弄丢在了一个比较复杂的巷子里。

宋菡伊走累了,就找了一块干净一点的石头坐下,打算休息好了再去找出口。突然,她想起来小时候自己顽皮找不到回家的路坐在路边哭,妈妈找到她后温柔的哄她的时候,鼻子一酸,眼泪就掉了下来。她长得本就很漂亮,五官精致,这么一落泪,楚楚动人的模样惹人怜爱。

“姑娘可是迷路了?”突然,一个白衣男子温柔的站在宋菡伊一侧问。

宋菡伊擦了一下眼泪,抬头打量着这个男子,男子也就十八九岁的样子,身上透着一股书卷气息,嘴角挂着温润的笑容,气质满分。五官端正,漂亮的丹凤眼加分,一袭白袍加深,身上温润的气质更甚几分。

尽管如此,宋菡伊还是警惕的看着眼前这个男子,时刻铭记着“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句话。

眼前的白衣男子读出了宋菡伊眼中的警惕,依旧温和的说:“我刚好要离开,姑娘要一起吗?”

宋菡伊犹豫了,她对这个男子并不是很信任,她怕被坑,但是她觉得凭她的能力走出这个复杂的巷子很难,斟酌了一下,她起身开口问:“小女多谢公子好意,敢问公子贵姓?”说完在心中腹诽:这样说话真别扭。

那男子微愣,笑意更深了,还是很老实的回答:“免姓姚,敢问姑娘芳名。”她觉得这姑娘很有意思,很想认识一下。

“小女伊人。”宋菡伊没有说自己真实的名字,一来是因为她觉得没必要和一个陌生人说自己的名字,另外一方面是因为她已经决定要堕身青楼,宋菡伊那个干净的名字不适合。既然不适合,就让它随风散了吧。

“伊人姑娘,走吧。”男子虽然还想逗一会宋菡伊,但是他现在有些急事,时间上是不允许的。

“多谢姚公子。”宋菡伊说,脸上挂着得体的笑容,心里盘算着要不要问他青楼的位置。这个男人的衣服看似很简单,料子确实极好的,束发用的玉冠玉质晶莹剔透,腰上的玉佩更是价值连城,这些东西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宋菡伊自然可以看出来,这些迹象都表明她面前这个男子非富即贵,如果这个男子愿意告诉她,那一定是数一数二的青楼,起点会比较高,但是她怕的是她说出来后这个男子会动把她带回去做妾的心思。

“伊人姑娘一个女子怎么会来到蜘蛛巷这种路况如此复杂的小巷?”前进的间隙,主动向宋菡伊搭话。

宋菡伊想了一下,说:“小女也不知道怎么就来到这里了。”宋菡伊说的是实话,同时也暗暗佩服给这个小巷取名的人。“蜘蛛巷”这个名字真的很贴切,这里的路真的就像蜘蛛网一样。

“姑娘不是景阳城人吧。”男子很肯定的说,不是他自大,这景阳城的人虽不是人人都见过他,但是定是人人都听说过他。再者又说,姚姓在这景阳城独此一家。

宋菡伊点点头表示他说的是对的。

男子也不是话多的人,也就不再说什么了。两人无言的走在这蜘蛛巷。

男子对这里很熟悉,很快的就又出了这个复杂的巷子,“伊人姑娘,有缘再见。”走出巷子,男子含笑的道别。

在宋菡伊的印象中,“有缘再见”是江湖儿女们常用的告别词,顿时觉得这个气质儒雅、文质彬彬的大男孩多了一些江湖儿女的豪气,终于开口问:“姚公子可知道哪些规矩一些的青楼?”

男子本开想要走了,听到宋菡伊这么问,有些不解的看着她。宋菡伊礼貌的笑笑,说:“小女独自一人无所依托,小时候学过几年跳舞,除了这个一无所长,便想”说到这里还适时的红了红脸。

她没有说谎吧,毕竟她家中的长辈也就只有父母,没有叔叔姑姑,姨姨舅舅之类的亲戚,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也早早的就走了,所以,她还真没说谎。

男子看着宋菡伊的眼中多了些怜惜,还是用很温柔的语气说:“姑娘随我来吧。”他手下是有女孩做的差事,但是他觉得宋菡伊是个很聪慧的女孩,猜测她也想过别的出路,只是觉得这一条最适合她而已。而且有一个青楼和他又顺路,不耽误时间。

男子还真没有想错,宋菡伊确实是想过别的出路,不过她的认知里君主制社会只有三个职业适合女孩,一个是绣娘,一个是丫鬟,另一个就是舞姬。绣娘的社会认可度高一点,但是,她除了会用针钉扣子,其他的啥都不会了。丫鬟的话,她好歹是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可不会伺候人,也就算了,最后,合适的也就是舞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