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灵异小说 >

狐算

狐算

狐算

更新时间:2019-06-28
小编评语:我来自于另外一个世界。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狐算1
狐算2

由作者壹号萧大侠倾心打造的《狐算》是一本灵异悬疑小说,胡宇天是小说的主要人物。狐算全文讲述的是:胡宇天的爷爷是一个算命先生,父母失踪以后胡宇天就和爷爷相依为命,现在爷爷也要离开胡宇天了。胡宇天很是不舍得,但是爷爷说自己不走胡宇天会大祸临头了,让接下来的日子里,胡宇天自己照顾好自己。

精彩节选:

“我……这是在哪”

我躺在一片很广阔的草地上,醒来时发现只有我一个人,忽然间有人在叫我“天儿……”

“臭小子,都快中午了还睡,起来店里没货了去你张叔那买点货过来”

这声音是我爷爷,我迷迷糊糊的起来,刚才好像做了一个梦好像梦见……,哎算了想不起来了不管了,出去之后我看到我爷爷正在打扫店里的卫生,我看了一眼就去换衣服洗漱。

“臭小子,今天怎么睡这么晚,我不是叫你每天七点起床练气的吗?还有店里货没了,待会儿去你张叔那进批货!”我爷爷道。

“知道了!”我道。

“哎,你这小子,你父母几年前失踪了到现在还不知道是死是活,你呀用点心把我教你的多练练。”

我父母是六年前的夏天当时说要去出趟差然后一去到现在都没回来也不知道他们是去了哪里。

我洗漱玩之后出去外面发现我爷爷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我也没有去打扰他直接走去厨房盛了碗粥喝,喝了之后就带上钱出去了,临走的时候我爷爷说了一句“别去太久你回来之后我教你本事。”

我心中一喜爷爷要教我新本事了?

“好嘞!”我高兴的说道。

出门之后我就骑着电动车跑了几条街到了张叔店门口,因为我家是做卖死人用品的生意,而这张叔是我爷爷的朋友扎了一手好纸人,卖给我们也便宜。

从车上下来之后打好车后,我就进去店里面看到张叔和他孙女在扎纸人他孙女见到我来了之后就放下手头的活急忙站起来。

“呀!爷爷你看宇天哥来了。”

“小天,来啦。”张叔看了我一眼说道。

“嗯,张叔来你们这进点货!”

“哎呀,别一来就提进货,你除了来进货何时来过我这呀,来坐。”张叔说道。

“我去给天哥倒茶!”张叔的孙女说道。

这个张叔呢他是一个孤命的人他没有娶媳妇,他的孙女是他从孤儿院领养的,好像是说看她很有扎纸人的天资然后才领养的。

他孙女叫张怡今年十七岁也是扎了一手好纸人,挺乖巧的见到我一句天哥天哥的,这丫头从小就经常和张叔来我家所以我对她挺不错,后来我上学了我父母也教我一些本事,然而我天资好一天就轻车熟路了。

“你爷爷老胡最近怎么样?”张叔看着我说道。

“挺好的,他还经常抱怨您没有常来我家呢!”我道。

“我呀,最近手头有点忙工作到凌晨两三点,每天嘛爷孙俩也只能扎几千个纸人,没有什么时间,就回去给你爷爷带个话说我有空再去做客!”张叔笑着说。

“嗯好!”我道。

从张叔家进了两千元货,后就走出店回家。

到了家之后我爷爷还坐在那闭目养神,我叫了一下我爷爷,我爷爷睁开眼睛看了我一眼就站起来说:“跟我来。”

我跟着爷爷走到后院去我爷爷背对着我说:“今天我教你一套刀法看清楚了。”说罢我爷爷翻手拿出一把短刀骤然一闪在他面前的椅子碎成几十块了,这个过程不到一秒钟,我根本就看不清。

“好好学!”我爷爷说道然后转身就走出去了。

“不是就这样?”我喃喃自语道。

“那还能怎样?”我爷爷停下来说道然后继续走出去。

我楞在原地半晌,有些意外这次教的怎么有点随便呀。

随后走出去和我爷爷说“张叔说他最近比较忙,有空会来我们家的。”

“嗯!”我爷爷躺在摇椅上闭住眼睛嗯了一声。

很快听到我们有车声,我一看原来货送到了我出去去搬货搬好之后我爷爷说“这货留三分之一在店里其余的送去昨天哪位姓王的客人哪。”

“好的。”我道。

然后准备出去的时候忽然进来两个男人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看起来三十多岁左右身材高瘦应该是公司的老板之类的,另外一个像是保镖看起来有一米八左右的样子而且很壮一脸凶神恶煞的样子。

我盯着这个西装男子的面相看了起来,他的命宫有黑气显然是遇到麻烦了,而且财帛宫有很浓郁的黑气这显然就是破财很多,至于那个保镖则是一面亡命之徒的面相,他的命宫有几股黑气若隐若现显然是手上沾过血的。

盯着这两个人看这保镖顿时看着我眉头一皱我没有去理会他将目光转移到这西装男子身上,这西装男子一脸笑意看着我爷爷恭敬地道“胡神相我可找你找的好苦呀,我呢,这次来不是为了别的只想求您老人家给我算一卦。”

我爷爷没说话也没理会他们,从他们刚才进来的时候我爷爷仿佛当他们是空气。

这西装男子眉头微微一皱笑着道“神相前辈我们这次来不为别的就为求你一卦多少钱都可以”说完他手往那保镖一伸保镖拿出两叠钞票放在桌子上看起来有两万!然而我爷爷还是对他们不理不睬的仿佛真的当他们是空气。

后面这保镖顿时有些怒了“喂!老头你算不算呀,我们老板找你算命是给你面子别他娘不知好歹!”

那西装男子急忙说道“老吕!咱是来求卦的!”这个叫老吕的保镖轻哼了一声就不说话了!

“我爷爷不算就不算,别摆你的架子,请回吧!”我没好气的盯着他们两个说道。

这西装男子看了我一眼再看一下我爷爷说“这位是您孙子?已经张这么大了。”我爷爷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道“我说了我封卦了,不再为任何人看相或卜卦了,你去找别人吧。”

这西装男子还是不肯离开,对着我爷爷道“胡神相,这普天之下相师不少但想您这么厉害的可难找呀,你让我去找别人这不是为难我吗?”

不等我爷爷开口我就上去对那个西装男子说“行了,我们这只买花圈纸人和寿衣,不买的话就赶紧走算卦的话出门左拐公园广场那好多摆摊算命的。”

说着我就动手去推。

那个叫老吕的保镖就上来要拦我,不过却被那个西装男子给喝止了“老吕,别动手,这里是神相的家怎能胡来?”

这个叫老吕的保镖就退到一边去。

而这个西装男子看了看我爷爷道“胡神相,那我们就先行离开了,不过我还会再来的,直到您答应为止。”

这个西装男子这么说我看了他的面相几眼,他的奴仆宫有黑气,这黑气里面夹着一股外来的气说明他对他属下员工非常严格甚至可以说非常不好导致他有的属下已经亲近别人了,甚至要谋反了。

而他的年纪大概四十岁左右,这个阶段流年运势一般看双眼上面,眉毛下面,略靠近双眼眼角的少阴和少阳两处,他这两处有些阴暗说明这两年流年运势不太好,甚至可以说有些糟糕。

另外他面相无其他征兆,只有财帛宫出现问题而且这财帛宫有一条黑线连到了奴仆宫,也就是说他破财是和他的手下有关,所以他这次来问我爷爷的事多半也就是这个吧。

我这边多看了那个西装男子几眼,他就好奇问我“小兄弟,你会看相吗?”

我愣了一下说“一点点。”

“那你从我脸上看出什么了吗?”他问。

我转头看了我爷爷一眼,他依旧闭目养神毫不关心这边的情况,我想了一下就把我刚才在他面相上看到的一五一十的给他说一遍,听我说完,他先是一愣再是惊讶然后道“神了,神了,胡神相,您孙子本事也是得了呀,他说的不错而且……”

不等他说完我爷爷从摇椅上坐了起来然后道“行了,行了,你的事我不想听,如果你想说就去别处说吧,今天先到这里了,你走吧。”

我爷爷这么说,那西装男子便不再说下去,而是恭敬的点头然后就笑着出去了。

他们一走我就问我爷爷他们是什么人。

我爷爷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反而是叫我把店门关了我就好奇不做生意了?

我爷爷说“不是不做,而是今天没生意了,你跟我回屋我有些事想跟你说一下。”

“有些事情是得告诉你了。”我爷爷道。

“什么事?”

“天儿,其实有关于你的身世我应该告诉你一些了。”

我爷爷看着我说道“天儿你的身世很特殊,当年我一次出差,重伤回来那时刚好你母亲在分娩,我就坐在门口等你出生,你父亲就问我,我是怎么受伤的,我看着你父亲没说话。”

“等到你出生的时候从房间里面传来一阵清香,这清香也是奇特我当时受了重伤闻了之后居然痊愈了,而且还把我推向神相四段,而这清香传遍几十里,普通人闻了之后百病痊愈,一时间村子里的轰然一炸一个消息说有神仙下凡。”

“天儿你的身世很特殊,当年我一次出差,重伤回来那时刚好你母亲在分娩,我就坐在门口等你出生,你父亲就问我,我是怎么受伤的,我看着你父亲没说话。”

“等到你出生的时候从房间里面传来一阵清香,这清香也是奇特我当时受了重伤闻了之后居然痊愈了,而且还把我推向神相四段,而这清香传遍几十里,普通人闻了之后百病痊愈,一时间村子里的轰然一炸一个消息说有神仙下凡。”

“后来这消息传着传着就平了,再后来我就好奇你的前世到底是什么所以我就好奇去算你结果……”

“结果怎么样?”我忍不住问。

“结果我算不了你,要知道我那时候已经是神相四段了”我爷爷看着我说道。

我听着惊讶,相师等级划分为玄、黄、地、陵、天、神相、通天,前五阶分八段,神相分六段,通天分三段,据说最后好像还有一阶,只不过古往今来没人突破,想不到我爷爷那时候居然是神相四段了,而且还算不了我,我的前世到底是有多大来头呀!

“那爷爷现在是几段?”我好奇地问。

“五段。”我爷爷看着我说。

“那您现在算得了我么?”我问。

“能算我早就算了!”我爷爷坚定的回答。

说罢,我爷爷就走出去了,我自然跟着过去,跟到了后院之后我爷爷微微抬头看着天空道“该来的总会来!”

我从来没有看见我爷爷这样过就问“怎么了?爷爷。”

我爷爷回头看了我一眼没说话继续看着天空,隔了一会我爷爷就说“天儿,明天爷爷要走了。”

“去哪呀?爷爷。”我问。

“去一个很远的地方”我爷爷看着天空道。

“那我陪您一起去。”

“不行,你不能去太危险了!”我爷爷看着我认真地说道。

我爷爷叹了口气说“太多的事情我不能多说,我只能告诉你你的一些命我控制不了也安排不了,该来的总会来,只不过这些事我不能帮你了,因为我要走了。”

听我爷爷这么说我鼻子一酸,惊讶的道“爷爷,您要死了?您给自己算啊,您可不能死,我在这世界上就您这么一个亲人了。”

我刚哭完,我爷爷就骂道“谁说老子要死了,我是说我走了,离开这里,我不能和你待在一起,那样会影响你的命运,如果再跟你待在一起迟早会害了你,详细的我就不说了也不能多说,总而言之,你记住,爷爷离开你是为了你好。”

我还想说什么我爷爷就道“你放心家里的一切我都留给你,我只带走咱存款的三分之二留三分之一给你维持生活,当然楼上还有四五间房你可以租了多一点收入,店你可以继续开也可以不开,当然你可以用我教你的一身本事挣钱,不过有一点你要记住,千万不要来找我,不然会大祸临头的。”

爷爷要走了我很伤心,我还不能找他我就更伤心了……

爷爷说完我就哭了。

爷爷也不再说什么,交代完事就收拾东西,走出去了,他好像想起什么就回来走进他的房间然后就拿了个木匣子出来递给我道“这里面的东西你好好利用我走了。”我接了下来我爷爷就走出去了。

我看一下这个木匣子掂量一下挺重的大概有个三四十斤左右这么重的东西会是什么呢,我放下木匣子准备追出去问我爷爷发现我爷爷不见了,这么快就走了?

无奈,我进去之后我就打开了木匣子,里面有一本书看起来好像是古代的但是又没那么老,这本书上面写着四个大字“巫门术式”这是?巫术,我爷爷让我学巫术干嘛,好吧现在不管它,我放下书,然后在木匣子里面发现一把剑和一把短刀看起来很顿而且锈迹斑斑的就把匣子盖上然后端起来拿到我房间去随便找个地方放下后我就走了出去。

“铃铃铃,铃铃铃……”

店里的电话响了,我接了起来“喂,是胡先生吗?我家的货什么时候到?”这是那订货的王先生。

我道“哦,我马上送过去。”

“好的。”电话里的王先生说。

挂了电话之后我就将货搬上了三轮车,然后就给他们送过去了他家离我家也不是很远十五分钟就道了搬完货给了钱就我就会店里了回到家之后已经傍晚六点多了,我爷爷不在家我也没做饭干脆就去外面吃吃完之后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我就走回家,走在路上的时候觉得好像后面有人在盯着我,我回头看了几眼没人呀,奇怪难道是我的错觉?嗯,有可能,我就继续走走到家之后我就直接开门进去,然后找张椅子做了下来,拿起那本“巫门术式”就开始看起,看了一会之后我就放下书收拾好衣服进了房间洗了个澡,然后躺在床上浑浑噩噩的就睡着了。

然后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到我躺在一片草原上,我睁开眼睛做了起来发现我周围没有任何人和物就只有一片草原忽然感觉地面好像在震动我抬头一看,看到远处好像有一个庞然大物冲着我跑了过来,它长着什么样我没看清楚好像是一只巨大的狗,又好像不是,总之,就是一个黑影,感觉到不对劲我起身就跑,跑着跑着回头一看,那东西不见了?

我站在原地看着身后愣了愣,忽然间天空黑了下来,不,不是天黑,我抬头一看一个黑影在我头上一只眼闪着红光一只眼闪着蓝光,我吓的直接惊醒了过来……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