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灵异小说 >

聚魂

聚魂小说

聚魂

更新时间:2019-07-10
小编评语:一位红衣女子的出现,彻底毁了一切。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聚魂图1
聚魂图2

由作者独孤求丑倾心打造的《聚魂》是一本灵异小说,龙渊张玲玲是小说的两位主要人物。聚魂全文讲述的是:黑色的伞,食鬼气,红色的伞,聚人魂,他,从小就没有父母,是爷爷将他带大,自从他记事起,只要他出门,爷爷一定会嘱咐他,要把红伞带上,爷爷和他说,那就是他的命,虽说那把红伞庇佑了他二十年,但还是出事了,那天,一位红衣女子的出现,彻底毁了一切。

精彩节选:

黑伞,食鬼气。红伞,聚人魂。

如果某天你在路上碰到个撑着一把红伞的男人,千万别觉得怪异,因为你碰到的人,或许就是我。

我没有父母,是爷爷把我带大的。打我记事起,只要是出门,爷爷一定会嘱咐我把红伞带上。爷爷说,那是我的命,无论发生什么情况,都不能让伞离开我十米外的地方。就连睡觉的时候,这伞都要放在我的床边。

男人晴天打把伞本就显得娘兮兮的,更何况还是这么妖艳的颜色,为此我没少受嘲笑。有次我实在是被羞辱得没脸见人,偷偷将伞扔在路边,当晚就高烧到了41度。爷爷没带我去医院,反倒是丢下我就出去找那把伞了。当晚我烧到不省人事,差点直接归了西,直到早上爷爷将伞带回来,我才奇迹般退了烧。从那之后我就老实了,走哪都没落下过那把伞。

但大年三十那天,还是出事了。

那晚吃过年夜饭之后,爷爷早早地就睡了。我一个人坐沙发上看着电视,却是听到了一阵沉重缓慢的敲门声。

很奇怪。爷爷是个送葬人,性格很是孤僻,平日里除了送葬的时候,跟村子里的人几乎没什么往来,加上今天过年,难不成还能刚好碰上丧事了?

我带着疑惑开了门,见到的是一个穿着红裙的年轻女人。女人怀里,还抱着一只黑猫。

村里人我都认识,但这个女人,我显然从来没见过。

女人很漂亮,精致的脸蛋,红色的嘴唇,红色的耳环,就连长长的指甲上面,都涂上了红色的指甲油。加上紧身红裙将凹凸有致的身材展现得一览无遗,简直是充满了致命的诱惑力。

我很少见到女人,更何况还是这么漂亮的女人,一时之间傻了眼。女人漂亮归漂亮,但我感觉她的模样似乎有哪里不对,一时却又说不上来。

“外面在下雨,好冷啊,能不能让我进去坐一坐?”

女人眨巴着透亮的眼睛,可怜巴巴地对我说道。

她不冷就怪了!身上的裙子单薄而暴露。我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郎,看得更是心潮澎湃,气血上涌。

女人走进屋,在屋子里转了一圈,感觉就像是在找什么东西。然后回头看向了我,对着我笑了笑。这一笑,我更是觉得魂都丢了一半。

“龙渊,是不是有人来了?我刚刚听到你开门的声音。”

里屋忽的传来爷爷说话的声音,他不是睡了吗?我吓了一跳,刚准备回话,女人却是抿了抿唇,对着我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不让我说真话,但我做为一个正常男人,对于美女的要求,总是没有办法拒绝。

“没有,是有只野猫在抓门,我已经给赶走了。”

“野猫?哪来的野猫?我看看。”

里屋传来动静,看这样子,爷爷是打算起来了。怎么办?虽然没做什么亏心事,但我却有些慌了。女人的神色也有些闪躲,对着我压低声音说道:“要是你爷爷出来看到我们,孤男寡女地不好解释,我还是先走吧。”

我刚刚没说里屋的是爷爷啊,她怎么知道的?难道是猜的?

正疑惑着呢,她朝着门后看了一眼,对着我继续道:“外面雨挺大的,我可以借一下你的伞用吗?”

不行!上次把伞丢了差点没了命的事情我还记忆犹新,就算眼前的女人再好看,我也不敢轻易把伞往外借了。

只是我话还没说出口,女人已经过去拿起那把伞,眼见着就要朝外面走去。

怎么办?!不借的话显得一点太抠,借的话可能连命都没有了!

“把伞放下!”

一阵怒吼声让女人吓得身体一抖,将伞丢到一旁,低下头步履匆匆地就朝着雨中奔去了。

当然,这一声不是我吼的,是从屋里走出来的爷爷。

他怒视着我,快步走到门口将伞捡了起来,直接就往我身上打。

“你个臭小子,没见过女人是吧!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就算是死也不能让这把伞离身,你倒是好,还敢给别人!怕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吧,我直接打死你算了!”

爷爷下手是真的狠,痛得我龇牙咧嘴一直往旁边躲,一边躲一边求饶:“爷爷你别打了,我也不想借,是她自己拿的。再说了,这伞不是还在这里吗?”

“别打了别打了,再打就真的打死了!”

到最后爷爷估计是打得累了,才总算是停了手。

“你这个臭小子啊,他俩用命换回来的东西,你怎么就一点都不知道珍惜?!”

我抬起头,发现爷爷的眼中居然是有泪花在闪烁。他口中的他俩,是指的爸妈吗?我也顾不上身上痛,拉着爷爷的衣袖追问着。可依旧和之前的九百九十九次一样,一提到爸妈的事情,爷爷就闭口不谈回了屋。

我只能是拿着伞悻悻地回了房间,对着镜子给脸上的伤口上药。爷爷下手真的是太狠了,我都怀疑我是不是他亲孙子!打人不打脸这点都不懂吗?

伤口上到一半,我看着镜中的自己,忽的后背一凉。

我终于知道那女人脸上什么地方不对劲了!

她没有眼白,也没有瞳孔!整双眼睛漆黑一片,像一汪深不见底的死水!当时只觉得她漂亮,现在想起来,真的是阴森极了!

因为这女人诡异的眼睛,这一晚上我都没睡好。第二天困得不行,在床上睡到中午才起来,吃完饭又困得躺下了。之后,我每天睡的时间越来越长,人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了下去。

爷爷也察觉到了不对劲,神情严重地将伞拿打开仔细研究着。看到伞顶部时,脸色瞬间就变了。

“糟了,这里被划了一条口子!”

我强撑着困倦的眼皮接过伞一看,果真是有一条两厘米左右的口子,上面还粘附着一些红色的漆状粉末。除了我和爷爷之外,之前只有那个女人接触过伞,加上她的红色长指甲,肯定是她没错了!

难怪我这几天精神状况这么差,原来是这把伞出了问题!

“那个女人是谁?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看向爷爷,有些惊慌地开口道。

“你别管那么多了,这件事我会处理的。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你有事的。还有你给我记住,以后不管是谁来家里,没有我的同意,你都不能给他开门!”

这一晚,我做了个可怕的梦。

我梦到我躺在一张红色的大床上,旁边躺着个女人背对着我睡得很熟。我看不见她的样子,不过看身材,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壮硕。我将女人的身体翻过来一看,吓得差点从床上掉下去!

是吴婷!

吴婷是村口吴叔的女儿,长得黝黑壮实,乍一看和男人基本没什么差别,当然也不讨男人喜欢。我居然能梦到和她躺一张床上,这是想女人想疯了吧?!

我从噩梦中惊醒过来,发现已经是中午了。

刚吃完饭,就依稀听到门外有说话的声音。是妇女主任肖艳搀扶着吴婶从门口走过,吴婶哭得是上气不接下气,走两步就险些晕过去。

吴婷就是吴婶的女儿,想到我之前做的那个梦,我莫名觉得有些心虚。虽然梦里我什么都没做,但毕竟是躺一张床上了。吴婶要是知道了,以为我对她女儿有非分之想硬要塞给我怎么办?

“你说……你说到底是哪个杀千刀的王八蛋,这么……这么对我们婷婷?”

听她说这话,难道吴婷出什么事了?

肖艳摇摇头,一脸为难地说道:“这个……我还真的不知道。已经是报了警了,看警察怎么说吧。毕竟你说吴婷她……”

话说到一半,爷爷忽的走到门口,嘭的一声将门关上了,转头对着我大声说道:“你不困吗?还不去睡觉!”

“我真的不困,我精神好多了。吴婷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真的挺想知道的。”

爷爷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将我赶进了屋。我感觉爷爷好像有事瞒着我,但我又不敢问。

这一晚,我又做梦了。

还是同样一张大床,不同的是,这次躺在床上的女人,准确地说是女孩,变成了两个!一个是之前的吴婷,一个是隔壁张婶的女儿张玲玲。

这两个女孩长得都如此一言难尽,村里比她们好看的女人多了,我怎么偏偏梦到了她们?

我依旧睡到中午才起来,却是听到隔壁张婶哭得声嘶力竭。探头在窗户边听了一会儿,我便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吴婷死了,还有张婶十五岁的女儿,张玲玲!

而且,都是被破了身,心脏也让人挖走了!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