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小说 >

天定风华:盛世谋妃

天定风华:盛世谋妃小说

天定风华:盛世谋妃

更新时间:2019-07-12
小编评语:她,前世是冷酷无情的杀手。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天定风华:盛世谋妃图1
天定风华:盛世谋妃图2

由作者沐家菇凉倾心打造的《天定风华:盛世谋妃》是一本穿越小说,沐天妍沐铭墨是小说的两位主要人物。天定风华:盛世谋妃全文讲述的是:她,前世是冷酷无情的杀手,一朝穿越,成为了尚书府废材五小姐,当她主宰她的人生后,谁人再欺辱她,必定让他百倍、千倍尝还,再敢欺负她的人,就是自寻死路,天下纷争,狼烟四起,传言她冷血无情,可他知道,她不过只是一个女子罢了。

精彩节选:

沐铭墨受伤了让沐天妍自责不已。因为自己的疏忽,也因为自己的无能为力。

是啊,若是在现代,枪支弹药可以干掉整个军队,但在现在,赤手空拳的,最多和对方打个平手,况且在人多的情况下,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如何才能在这个世界上站稳脚跟,如何才能强大自己保护自己的亲人,这是这次被谋杀事件之后,沐天妍一直在思考的问题。权利和金钱才是唯一的渠道,或许,可以去找他商讨,沐天妍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爹爹,这枚玉佩你可认得?”沐天妍拿着那晚的玉佩,去找沐赐衡。

“认得认得。”沐赐衡满脸奸笑,说着便要过去抢沐天妍手里的玉佩。

“慢着,现在我这手里可能需要点银两。”沐天妍一收手,未曾被他把玉佩抢走。

沐赐衡略有不悦,但有把柄在人手中,便只得顺从。“银子你去库房拿便是,至于禁足,我向下人们吩咐就好。”

“来人啊,吩咐下去,五小姐的禁足免除,五小姐可以随意出入尚书府,任何人不得阻拦。”沐赐衡吩咐到。

“爹爹你最好不要让我抓到别的把柄,否则,我还是会把这些事抖到元淑芬那去的。”沐天妍把玉佩还给沐赐衡。

单单玉佩根本不能证明沐赐衡和元蝶衣的奸情,沐赐衡也知道,只是他担心沐天妍把这件事捅出去,闹大的话,不利于自己的颜面,沐天妍现在已经不是当初的沐天妍了,什么事都做的出来。如此的话,南明侯府也不会放过沐赐衡。

沐雪清和沐雪怜知道沐天妍解除禁足之后,气的肺都要炸了。

沐雪怜对沐雪清说道,“这不是给那个贱女人提供接近完颜逸尘的机会吗?虽然她表现的与世无争,谁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沐雪怜气狠狠的说。

“阿姐,你可不要生气,那个女人怎么能比过你呢,阿姐可是京城第一美人,阿姐是没看到祝寿那晚逸尘哥哥看阿姐的眼神啊,满满的都是爱怜呢。”沐雪清安慰沐雪怜道。

“我还是气不过,我要告诉娘亲,让娘亲去收拾那个贱女人。”沐雪怜不依不饶的说道。

沐雪怜沐雪清二人来到元母房内,元母正闭目养神。

“娘亲,爹爹让沐天妍可以随意出入尚书府,解除她的禁足了,她是要跟我抢逸尘哥哥吗?呜呜呜呜。”沐雪怜说罢就伤心的哭了起来。

元母还是闭着眼睛,缓慢睁开,“都是大姑娘了,能不能别像小孩子一样摸鼻涕,只是解除禁足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我知道现在这个女人不简单,我会派人盯着的。”元母不漏声色,却又胜券在握的感觉,让姐妹二人放了心。

二女走后,元母心里嘀咕。这沐赐衡生来是最讨厌那个沐天妍的,怎么突然对她这么好,想必有什么把柄落在那个女人手里了,只是,到底什么把柄能让沐赐衡如此畏惧?她派人暗暗盯着沐天妍。

沐铭墨身体认真调养了一段时日之后已经痊愈了,其实并没有伤到要害,只是沐天妍关心则乱,忽略了这些罢了。最近天气好,沐天妍陪他在花园里走走。

“铭墨……”沐天妍欲言又止。

“阿姐,我知道,那天的事情并不怪你,那么多人,我们本来就处于下风,再说,我只是受了一点点皮外伤,我现在又可以活蹦乱跳了,阿姐,你不必太自责,铭墨都知道。”沐铭墨说道。

这样的环境下让沐铭墨早已学会察言观色,察觉到沐天妍情绪的异样,还安慰她莫在意。

看到她如此伤心,更是心疼不已。

午后,阳光甚好,暖风拂面。完颜逸尘完颜逸衿和沐雪怜沐雪清都在醉霄楼宴聚。得知这个消息的沐天妍决定去找完颜逸衿,商量自己的大计。

“来来来,雪怜妹妹,为我们抚琴一曲可好?”完颜逸衿爽朗的笑。

“是,四皇子。”沐雪怜说罢还不忘偷看一眼完颜逸尘,看到他并无特别的神色,边才放心演奏。

沐雪清则为阿姐伴唱,“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曲罢,大家鼓掌叫好,弹弹琴,唱唱曲,权贵们的生活真惬意。沐天妍心里想着,越发的想要挣银两,来满足自己更高的生活。

“天妍,你怎么也在,快来与我们一起吃饭吧。”完颜逸衿起身去外边透气,恰好遇到独自在这里吃饭的沐天妍。

“不了,我在这里就好。”沐天妍对着沐雪怜的地方努努嘴,完颜逸衿被她给逗笑了,也就不再勉强。

“那我坐下来陪你好了。”完颜逸衿说完就自顾自坐下。

沐天妍嘴角牵了一下,完颜逸衿的这个反应正中下怀。如此以来,便有机会与其接近,拉拢自己的靠山。

“四皇子,这菜可还可口?”沐天妍笑着问道。

“可口,秀色可餐,很是可口。”完颜逸衿痞笑道。

沐天妍笑着打量着完颜逸衿,现在正好是个试探他的机会,于是开口说道,“不知上次四皇子说的有任何需求就找您帮忙,这话还算不算数?”

一听这话,完颜逸衿嘴角挂笑,看了沐天妍一眼,缓缓的开口说道,“五小姐只管说便是。”

这话正是沐天妍想要的,既然完颜逸衿都这样说了,那她自然是不会吝啬自己的想法了。

“四皇子,您知道,当今皇上年事已高,我这句话多有不敬,但是实际上皇上随时都有可能驾崩,当今皇储是三皇子,名正言顺的继位,四皇子您可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然而万祁国各个国家割据,战事纷纷。”沐天妍首先便是将局势都分析了个清楚。

一下子就吸引住了完颜逸衿的目光,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朝堂上就连某些大臣都看不清楚的纷争,竟然被一个深闺女子给分析的头头是道,虽然心里有些疑惑,但是还是示意她继续。

“战事吃紧,最需要的什么?”沐天妍问道。

“兵器和粮草。”完颜逸衿回答。

“没错,确实如此,我们国库的兵器根本无法满足,而这,正是我们的机会”沐天妍说着。

“我能做些什么?”完颜逸衿问。

“其实现在说这些还为时尚早,四皇子要是不介意的话,天妍最近新研制了一批兵器,还想请四皇子帮忙鉴赏一番,不知四皇子意下如何?”沐天妍并没有直接将自己的目的说出来,世上最难琢磨的便是人心,她并不知道完颜逸衿究竟是怎么想的,也只是试探罢了。

完颜逸衿了然的笑笑,沐天妍这话并没有说出什么实质性的东西,但是不可否认,字字句句都戳在了要点上。

“五小姐果然聪慧……”随时简短的几句谈话,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沐天妍已经足够吸引了完颜逸衿的目光。

沐雪怜沐雪清看到完颜逸衿与沐天妍走那么近,便心生不悦。

完颜逸尘倒也感慨:“我这弟弟何时转了性子?”这个女人真不简单,连皇弟都被她给俘获,有点儿意思。完颜逸尘全然不知,自己的皇储位置,已经在动摇了。

明南候府传来的消息,祖母寿辰那天晚上,有一个小姐被一个小厮污了身子,最后竟然投井自杀了。因为非常晦气,明南候府封锁了消息,还处死了那个小厮。祖母因为这事大病一场,卧床不起。

元母还是听说了此事,内心悔恨不已,本欲加害该死的贱人沐天妍,反而伤害了自己的亲母。心里因此对沐天妍更是恨得咬牙切齿。“你这贱人,我若不报复你,我不为人!”

沐天妍还是乐得自在,与她何干?若不是当天把酒偷换给她,怕是死的要是自己了。沐铭墨担心的看着她,暗自捏了一把汗。沐天妍这具驱壳里是她,灵魂早已不是了。

沐铭墨心里想着,若她不是我的阿姐多好,只是我们是一母同胞,就算如此,又能如何呢?沐铭墨在心里暗示自己,克制心里的那抹异动。

最近无事,沐天妍在纸上画了几个兵器图,她根据此地作战的特点,画出长柄的钳制型武器,短柄的进击型冰刃。两个配合起来,简直天衣无缝。

“铭墨,我们去找朱三路。”沐天妍拿着图纸,带着沐铭墨一起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