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余生棋逢敌手

余生棋逢敌手小说

余生棋逢敌手

更新时间:2019-07-18
小编评语:他不会放过她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余生棋逢敌手图1
余生棋逢敌手图2

由作者堰晗倾心打造的《余生棋逢敌手》是一本现代都市小说,谙柠旌予北是小说的两位主要人物。余生棋逢敌手全文讲述的是:三年前,是谙柠亲手把旌予北送进监狱的,她没想到,就是这一举动遭来了旌予北的报复,他说她让他三年不见天日,他就要让她一辈子没有自由。

精彩节选:

“扬起生命的风帆,驶向心生的彼岸,悔罪净化灵魂,改造重塑自我,做守法公民,成有用之材。”

渝洲市第一男子监狱里的广播一遍又一遍地重复放着劳教口号。

此时一扇黑色铁门缓缓开启,旌予北缓步从里面走了出来,跟在他身后还有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

“旌公子,这回去跨跨火盆好好去去这一身晦气,另则替我向老太太问声好。”说完就转身进了铁门。

这狱长亲自送犯人出狱还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闻所未闻。

旌予北没有说话,他面无表情地看着这困他三年自由的地方,一旁的男孩以为他还有留恋,便打趣地说:“旌哥别告诉你不舍得这鬼地方啊?”

旌予北提起一丝冷笑,明明是酷暑七月,却怎么有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感觉呢?

突然,一辆黑色的大奔驰停在了旌予北和男孩面前,只见从驾驶座下来一名中年男子,他毕恭毕敬地走到他们面前对着旌予北说道:“小公子,老太太让我来接您。”

旌予北还未出声,他旁边的男孩先叫了起来:“我说旌哥,你到底是什么来头啊,不仅那鬼地方头头亲自送你,这怎么还有大奔驰坐?”

“飞机,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旌予北看着那名叫“飞机”的男孩,沉声问道。

“不知道,我这种死爹死妈谁还管我死活。”

飞机边说边用脚磨地,旌予北注意到他的那双球鞋已经破的不成样了。

“飞机,如果你愿意跟着我,三天以后去醉生梦找我。”

说完便钻进了车里。

“醉生梦”,飞机知道,那不是渝洲市最大的声色场所吗?

不过他没细想,这三年在那个鬼地方都是旌予北照拂着他,他飞机认死理,以后他就是旌予北的人了。

“小公子,老太太他们都在家等着你呢,大家都在盼着这一天。”

“盼着我死的那一天?”

后座旌予北挑起眉头看着后视镜里的司机问道。

“这……”

司机无语,这话让他怎么接,说到底,这小公子还是心里有气,惹不起。

“老黄,先不回去,去市财局一趟。”

市财局?去那做什么?

老黄虽然心里嘀咕,但这手生的方向盘是马上转了一圈。

市财局门口,一辆大奔驰停在外面,格外惹眼,旌予北降下车窗目光如炬地看着那扇大门,没有人能猜到他心里想什么。

良晌,旌予北修长的手指才慢慢按下按钮,车窗又缓缓升起。

“开车。”

谙柠用力眨眨眼,一个上午她的左眼皮都在不停跳动,虽没什么影响,但也是不舒服的。

“小谙,你这是怎么了?”

谙柠抬头看看是她同科室的大姐苏琴,便直接说道:“我这左眼今天跳的厉害,也不知………”

“哎呀,右眼跳灾,左眼跳财,小谙你这是要发了呀。”

“噗嗤。”

一听这话,谙柠忍不住笑了出来她看着苏琴打趣道:“苏大姐,咱们是唯物主义者,无神论,能别封建迷信嘛?”

“哪能是封建迷信,民间都这么说,要我说,小谙,不如你今天去买张彩票试试?”

一听这话,谙柠咯咯直笑,这苏大姐,越说越没谱了。

“叮铃铃,叮铃铃。”

这时,桌上的座机忽然响了起来,谙柠探头一看,对着苏琴做了一个“嘘”的手势,用唇语说道:“蔡局。”

苏琴点点头,回到自己座位上。

“喂,您好,财务科。”

“对,我是,好的。”

挂上电话,苏琴朝着谙柠眨眨眼:“看我说的吧,好事来了,蔡局点名找你,是要提拔小同志咯。”

谙柠淡笑:“哪能,估计是苦差。”

“哈哈哈,去吧,去吧,为人民服务。”苏琴挥挥手,便不再搭话,埋头整理资料了。

谙柠来到局长办公室门外,她对着镜子理了理身上的工作服,自我满意后便走到门前,轻轻地敲了敲门。

“进来。”

谙柠扭动门锁,推门而入,见正在埋头办公的蔡志潍,正犹豫要不要打扰,别人的就先开口了。

“小谙来了?那边先坐,我这手上还有些工作,年纪大了不处理完怕是待会又要忘了。”

蔡志潍人很随和,也没什么局长架子,他这诙谐幽默的自嘲倒是让谙柠轻松不少。

“没事,没事,您忙。”

谙柠端坐在真皮沙发上,这无处安放的手老老实实的摆在自己的膝盖上,她眼睛也不敢乱看,只能盯着自己的工作裤,这长时间下来,她连裤子上几根线头都是数的一清二楚了。

过了一会儿,蔡志潍走到谙柠面前,在她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不好意思,小谙,让你久等了。”

“没事,没事。”

谙柠的肩膀都快断了,可她还得忍着,谁叫人家是局长,她只是科员呢。

“是这样的,小谙,有个艰巨的任务想要交给你。”

“是,是。”

谙柠不停点头,那样子像极了一个做错的事的小学生。

蔡志潍看看谙柠,不得不说这个谙柠确实是个人才,财大毕业,不靠一分关系就进了财务系统,全凭实力,人也聪明办事效率极高,是个好同志。

可也正是因为她没有靠山,所以今天蔡志潍才会找到她,把这项光荣的任务交给她。

“小谙,来我们局里有四年了吧,我可是听说过你的丰功业绩啊,想当年你初出茅庐却干成一件大事,大义灭亲举证把自己同学送进去,真是厉害。”

蔡志潍提起这事,谙柠脸色一变,那个许久未曾想起的名字再一次涌现心头:旌予北。

“蔡局过奖了。”

蔡志潍看看谙柠,乱七八糟的东西铺垫一番之后才进入主题。

“小谙,这次上头派下来一个任务,说是有人举报咱们市的旌氏集团,但举报归举报,证据却没有,现在这样严格的态势下,我们也不能直接忽略群众的举报,所以我想让你来接手这个案子暗地里调查调查。”

一听这话,谙柠顿时觉得五雷轰顶,整个人被雷劈的感觉,旌氏集团是什么地方,是鬼都不敢踏入半步的地方,任何渠道都不敢轻易动的魔界,你让她一个小小的科员去查这个地方,是不是太抬举她了?

她虽然大义凛然,正义满满,但也不是自不量力的人,让她去查旌氏集团这和螳臂挡车有什么区别?

思索一番谙柠想要开口委婉拒绝,可蔡志潍是什么人?能做上局长这也不是一般的人,在谙柠还未开口的时候便将她打断。

“小谙,这事呢,还没最终敲定我也只是给你透透底,最终怎么样,咱也要听从组织的决定,一切服从组织安排哈,好了,我这边下午还有个会,你先去工作吧。”

“好的,蔡局。”

走出办公室门的那一刹那,谙柠深深地叹了口气,苏琴的话是有道理的,可惜她说反了,应该是左眼跳灾,右眼跳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