伶俜田力小说阅读_欠良心一次疼痛线伶俜田力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剧情小说 > 欠良心一次疼痛

欠良心一次疼痛

欠良心一次疼痛

8.0

手机阅读

来源:

作者:

时间:2017-09-08 12:07

评语:颜值高的生命会去实现浅层的容易的价值,颜值不高的生命会历经磨难去攻坚更难的目标来弥补价值。

伶俜田力小说叫做《欠良心一次疼痛》,作者:十口,提供伶俜田力小说免费阅读全文。欠良心一次疼痛小说讲述了: 伶俜常想,库子这类人就是为北大、清华、浙大而生的。他的颜值不高,和马云一个样,属于上帝捏坏的那类泥人,生命力和扩张力却出奇强。这是“生命贡献守恒定律”,颜值高的生命会去实现浅层的容易的价值,颜值不高的生命会历经磨难去攻坚更难的目标来弥补价值。

精彩试读:

突然出现一个人影,伶俜又被吓得惊叫起来。

“伶俜,伶俜,你怎么了,别 怕,我是大树!有我在呢!”

惊 魂未定的伶俜先是往沙发角里埋身子。在田力的不停安慰下,才确认大树回来了。

“大树,你回来了,吓死我了。”

伶俜也顾不了那么多,从沙发上跳下来,冲过去抱住了田力。

田力一惊,自己赤裸着上身,下身又只穿内裤。但他也没想那么多,伸手抱住了发抖的伶俜,将她揽在胸前,手在轻拍着她的后背。

“怪大树不好,突然出故障停电了。不会有事的。”

伶俜紧紧地抱住田力。那散发青春气息的身体让田力也开始心跳加增,有点魂不守舍了。

“不怪你,是我晚上犯了个错误……和你发微信后觉得电视无聊,看了本鬼故事的小说,结果就……”伶俜说话的声音都变了。

“哈哈,原来是这样啊!自己不老实,找罪受了吧!以后不要看那些东西了。尤其是单独在这僻寂的地方。”田力安慰他。

“你还笑!你不知道我有多害怕!对了,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你不是希望我快点回来嘛,我就买了加急的航班回来了。我再回来迟点,你可能就被《聊斋里》哪个帅哥给拉走了。”

“真的加急航班啊!”

“当然是真的。”

“可是我不知道你要回来,看到一个人影,还以为是鬼,心脏都快受不了了。”

“还是鬼故事惹得祸!”

“就是!”

田力抱着伶俜,感觉到伶俜对他的依恋,紧紧地贴在他的胸前。田力有了一阵局促感。

他在想,要不要通知工人去把电源先修好呢?!可是伶俜……

他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依然拥着伶俜。轻轻拍打她的后背。在她耳边喃喃细语:“现在好些了嘛?”

“你不要走开,大树。”没想到伶俜这样说。大树知道一个男人的拥抱对女人的吸引力。

“那就一直到天亮?还是送你到床上去?”

“我要去床上睡觉了。你也休息吧。”

“等等。没灯你看不见,别踢到脚趾头了,我送你进去吧。”说着,田力拉起伶俜,伶俜却挂在他脖子上,田力犹豫了一下,抱着她走进了房间。

伶俜一下子被幸福包围了。那感觉天旋地转。她紧紧地抱住田力的脖子,闻着他头发散发的香气,还有他特有的体味。这是这些年一直渴望的感觉。伶俜简直醉了。

田力把她抱进她的房间,轻轻地放在柔软的被褥上,伶俜的手依然抠着田力的脖子。

“大树……”

“嗯!”

“我忘了说什么了。”

田力用额头贴了一下俏皮的伶俜的额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哼哼,我不信,你能猜到?”

“对啊,要不要听?”

“嘻嘻,你说来听听看。”

田力贴着她的耳根说了。

“大树,你太坏了!我可没这么想。”

“不诚实!不这么想,那大树走了。”

“嘻嘻,那是你自己想说的。好吧,我回答你,是滴。”

“真的喜欢大树?”

伶俜在黑暗中直爽地点了点头,相信田力感觉到了。

“大树也喜欢你。不过大树年龄大了,会不会算一树梨花压海棠占你便宜呢?”

“不大,一点都不大,我喜欢大叔。”

“那就好!大树记住了。”田力忍不住在伶俜的脸颊狠狠地亲了一口。

“大树,痒,胡子扎到我了。”

“喜欢吗?”

“嘻嘻。”

“大树的胡子太硬,可不能扎伤你嫩嫩的皮肤。”

“不会滴,那感觉痒痒的。”

“小时候,爸爸有这样扎过你吗?”

一问问到了伶俜迷茫的地方。伶俜不知道怎么回答,记忆中没有爸爸的印象。

“大树,我从小就没见过爸爸,你做我干爹可以吗?”伶俜出其不意的话语突然让田力四肢变得无力,他整个身体都坍塌了下去,全部覆盖在伶俜的身上。他似乎觉得,这样包围着弱小的伶俜,才够男人。

“对不起,大树问了不该问的。小宝贝儿,只要你喜欢,大树愿意做你的干爹。”田力的话语柔软却坚定有力,深深地进入了伶俜的耳朵,刺激着她的耳膜,不停地回旋。此刻,她再次被幸福席卷。

“干爹!”

“嗯!”

伶俜不知道什么时候,双脚也钩住了大树的腰。大树动弹不得,也不想动,下身却在急剧地膨胀。

他听到伶俜的心跳砰砰地响个不停。伶俜柔软而富有弹力的胴体就在身下,某些突出的部位一次次袭击他的感官。记忆中伶俜白皙的皮肤,现在就那么光滑和他融合在一起。体温在相互传递着彼此的激情。他差点就控制不住自己了。

理智告诉他,不能,不能这样……

伶俜慢慢地松开了,说:“大树,你压疼我了!”

“嗯!”大树慢慢支起身子,离开了伶俜的身体。他拍了拍伶俜的脸颊说:“你休息吧,别着凉了。”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只穿了个内裤,实在太对不起伶俜了,她要多大的定力,才能抵制这么一具有杀伤力的男体!

大树感觉身体还是火辣辣的在燃烧。于是赶紧找个借口,给自己降温:“大树去让工人把电源修一下。”

伶俜在黑暗中满足地答道:“嗯!”

展开内容+
  • 欠良心一次疼痛 截图1
  • 欠良心一次疼痛 截图2
  • 欠良心一次疼痛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大壳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