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异能小说 >

点心之路

点心之路小说

点心之路

更新时间:2019-10-07
小编评语:师徒三人齐聚一堂。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点心之路图1
点心之路图2

由作者冥灵倾心打造的《点心之路》是一本异能小说,朱宇坤何弦欧小楼是小说的三位主要人物。点心之路全文讲述的是:十年前世界级点心大师朱宇坤因为儿子的去世而中途退出国际比赛的舞台,虽然人已经不在江湖,但当年的节目直播给年轻的何弦和欧小楼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历经千回百转,两人相继找到朱宇坤并拜他为师,师徒三人齐聚一堂,再次齐心协力,向世界级点心师的宝座发起巅峰之战。

精彩节选:

“同学,你抽到了一张隐士牌。隐士牌暗示一段反省与寻求自我的时间。它代表着一段想要让你的过去、现在,以及未来成为有意义的时间。这张牌代表着你会去寻找老师与长辈的帮助、持续一段梦想之旅。它也代表成熟,以及你已经知道生命中真正重要的是什么。”小布丁飞快地摁着笔记本电脑键盘,用淘宝旺旺向占卜客户解释着塔罗牌的意义。

与此同时,花蕾无聊地在旁边喝着一杯莫西多薄荷鸡尾酒,一边吐槽道:“我好不容易有个长假,哪也不去,陪你到这么远的藏区来进货,你倒好,不带着我四处逛逛玩玩,竟然在这里做生意,你是只要有网络就可以赚钱,可我好无聊啊……”

“乖啦乖啦,这人是我的老客户了,特别听我的话,叫他买啥就买啥,我这不刚进了一批二手天珠,先忽悠他买一串再说。”

“嘁,小奸商,你慢慢忽悠吧,我先去上厕所。”

“去吧,去吧。”小布丁眼睛死死盯着屏幕,随意打发了花蕾,花蕾起身而去,小布丁继续在客栈酒吧里用网络做淘宝占卜生意。

“哇噻,塔罗牌好灵验啊,最近我真的发生了一件大事,可能会改变我的命运,而且我已经在旅途中了,我真的是要去找一位老师,让他教我很厉害的技术!”欧小楼在离小布丁两米远的沙发上,背对着小布丁,啪哒啪哒拼命摁手机激动地打字。

“是嘛!怎么样,找到了没有?”

“还没有……找了三天了……”

“是嘛!不要着急,也许你欠缺了一点点运气,我这里有特别厉害的法宝可以帮助到你。”小布丁打字打到这儿,啪,发过去一张天珠手串的照片,“看!密宗活佛开光加持过的天珠手串!会增加你三脉七轮的能量,开启你的幸运气场,让你快快如愿,马上找到老师哟!”

“哇,一定很灵吧!”

“是呀是呀。”

“多少钱?”

“两千,不过熟客可八折,再优惠一些,算你一千五好啦。”

“呃……好贵,我最近手头有点紧诶,有没有便宜点的天珠。”

“好天珠都是这个价格啦。”

“说起来,我现在就在甘肃藏区,在当地也有看到天珠卖,是不是能量都一样。”

“当然不一样啦,你没看到我刚才写的重点嘛,是密宗活佛开光加持过的天珠!”小布丁打字打到这里,又啪的发过去一张寺庙和喇嘛的照片。

“咦,这不是夏河拉卜楞寺吗?”欧小楼一眼认出了照片里的寺庙。

“咦?你知道?”小布丁有点意外,在她的印象里,这位客户一直愣愣的,很好唬弄。

“对呀,我现在就在夏河,就在离寺庙不远的客栈里。”

我靠……小布丁吓一跳,下意识打了三个字:“这么巧啊?!”

“巧吗?难道你也在?!我在一家名叫吉祥天的客栈里,现在正坐在酒吧里等我舅舅上厕所回来,等下我们要出去逛逛,你在哪儿?”

我靠!!!小布丁吓得跳起来,慢慢扭过头,在酒吧里环顾一圈,现在是旅游淡季,酒吧里人并不多,有当地的藏民,有几个正在聊天的年青驴友,有个服务员大姐,看起来都不像,再仔细看,坐在她后面的一张红沙发上,一个高高的、很帅气的背影,正在看手机。小布丁踮手踮脚朝前挪了过去,来到他背后屏住呼吸张望了一下,靠!!!竟然真的就是她的淘宝旺旺聊天页面,刚才打的字一句也不差的出现在屏幕上!靠靠靠!!!!

小布丁急忙逃回自己的座位上,大大地喘了一口气,心脏都快停跳三拍。竟然有这么巧的事,当然她在旺旺上打的字是:“不不不,你弄错了,我人在上海呢,我是说这么巧啊,你竟然认识拉卜楞寺的意思,呵呵……先不聊了,我有事要忙,88.”

“喔……好吧,谢谢你,你每次的占卜都太灵验了。”欧小楼开心地回复道。

小布丁却匆忙关了笔记本,正挟起笔记本想溜呢,这时候送餐的服务员来了,“小姐,您去哪儿啊,您点的点心来啦!”

这一喊,欧小楼回头看了一眼,小布丁刚刚好与他对到眼神,欧小楼礼貌地对她微微一笑,哇噻,貌胜金城武,帅过霍健华啊!!!也不知道是点心太香了,还是欧小楼帅到过分,小布丁狠狠咽了一口口水。

而在厕所门口,两个刚刚一前一后入完厕正在洗手的一男一女,不约而同的抬起头照了照镜子,就在这电光石火的一瞬间,两个人感觉到了对方的眼角余光,然后缓缓扭过头去看向彼此。

仇人相见,格外眼红,那真是一秒钟发生的事。

“我靠!是你!!!!”两个人互相出手指。

何弦嘴快,直接就骂了起来:“我靠!孽缘吧!在夏河还能看见你!真是见了大头鬼了!!!!!护士小姐!!我以前得罪过你吗?!你看我这个年纪哪里像是要拔牙的人了?!”

“呵,你倒是恶人先告状,你那天有告诉过我究竟要看什么吗?你带着口罩,又不说明病因,也许你是智齿生长问题,发炎脸肿呢,既然你不说,我帮你推测一些有什么问题?!”

“推测也要有根据,我不说,难道你不可以问啊?!你这是渎职你知道吗!”

“哼,说到底是你自己不问问清楚,与我何关!”

“奇怪,你这是什么语气,我欠你钱还是欺负过你,你一副报仇的嘴脸!!因为你的渎职,我那天浪费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我大发善心没有投诉你,你倒在这里跟我横,你应该赔偿我的损失!我的误工费!!”

“像你这样无良的记者,失业了才叫好!”

“你这是什么话!”

“你竟然还装傻,是不是无良报道写多了,良知麻木,习惯性不知羞耻了啊?!好!既然你不记得了,那么我提醒你一下!上一期的《沪申新闻周刊》!你把朱宇坤师傅的伤痛往事曝光给大众!你这么去挖人伤疤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别人的感受,还要把它吼到全世界都知道!你清楚这会造成别人多大的伤害吗?!!!”

何弦听到朱宇坤三个字的时候,心都在沥血,为这篇报道他已经付出了倾家荡产加门牙的教训,想不到还有报应,这名字绝对是一个诅咒啊诅咒。

于是他小心翼翼地问道:“请问朱宇坤是你的亲人吗……”

“非亲非故!我就是一个有正义感并且有正确三观的热心市民!!!”

“非亲非故你还那么大声?”其实吐槽这句的时候,何弦已经没啥底气了。

但是花蕾气到了顶点,把手上的水朝他脸上啪的一甩,同时用力哼了一声,夺门而去。何弦一脸水滴愣在原地。

与此同时,小布丁和欧小楼并排坐在红色沙发上,嘴里咀嚼着香喷喷的糌粑,异口同声大喊了一声:“哇啊啊!!!好好吃喔!!!”

“我的天呐,这糌粑竟然是流沙奶黄馅的,上次吃到这么好吃的流沙馅还是在香港的酒楼耶。”

“何止何止,你嘴小,才咬到流沙馅,你看我这一口,咬到中间,里头还有特别香甜绵柔的奶黄馅!这……这太棒了!”欧小楼惊为天人地看着糌粑。

小布丁大大地咬了一口,惊叹道:“没错呢!流沙馅里头是奶黄馅!!超好吃!!!怎么做的啊这是!”

“糌粑做起来并不难,我这两天有研究过,将青稞粉、酥油茶、奶渣和糖充分搅拌后,用手捏成团就可以食用,我觉得要想把糌粑做出新鲜感来,可以往里面加豆沙馅或蜜饯馅料,但藏民并不这么吃。而流沙馅和奶黄馅是广帮点心的两种特色,流沙馅要用到上好的咸蛋黄,奶黄馅则要用上浓郁的黄油,一等一的流沙馅与奶黄馅,非得是广帮资深的厨师老行家才能够掌握制作,但我们现在吃的这种流沙馅与奶黄馅,就是一等一的好味道。你再仔细看,这一层一层馅芯用了奇妙的套酥制作法,就像俄罗斯套娃一样,奶黄馅在里,外面裹制一层薄薄的起酥皮,在这层起酥皮外再环绕上一层流沙馅,随即又是一层薄薄的起酥皮,烘烤成型后在外头裹上热乎乎的糌粑放进桃花模具一次成型。形美,味美,创意了得,手法老道,火候精妙。这可真是出人意料的粤藏结合式新点心,我太喜欢它了!”欧小楼一口气说完,然后大口吃掉了手里的糌粑,又拿起了一块。

“哇噻,你分析的头头是道,莫非你是一个美食评论家吗?”小布丁惊喜地问。因为好色,所以决定留下泡帅哥,假装成普通游客向他搭讪,并且丝毫没有透露自己就是高价卖他天珠的淘宝占卜店老板。现在小布丁觉得自己的决定真是完美极了,她成功坐在欧小楼身边,和他一起开开心心地吃点心,别提多满意啦!

欧小楼也很开心,小布丁是那种打扮成波西米亚风格的姑娘,头发又长又卷,手上、脖子上带满各种水晶链子,衣服和包包上到处是穗子,披披挂挂,像一个行走的“布料店”,一看就是一个神秘的文艺女青年。虽然和欧小楼平常的生活风格一点儿也不搭调,也从来没有接触过类似的人,但是欧小楼觉得小布丁看起来特别有眼缘,可以说是一见如故。

“我不是美食评论家,但我自己做点心。”

“是嘛,这么厉害,这个年头会下厨的帅哥可少呢。”

“呵呵,我不是下厨,我自己有个卖点心的小铺子。”

“啊?是嘛!在哪?”

“上海。”

“这么巧,我也是上海的。快告诉我你店址在哪里,回上海了我一定要去光顾一下。”

“好呀,我的地址是……”

“小布丁!”花蕾气冲冲地回到酒吧,替小布丁收拾桌上的电脑和书籍,喊道:“别忙着泡帅哥了,我们走,出去透透气,我在厕所里遇到了特别令人反胃的家伙,现在得去外面逛逛才能舒缓心情。”

“我……诶……”小布丁有点尴尬,虽然她是在泡帅哥,但被明确地喊出来总有一些不好意思。

跟在后面走出来的何弦大声反驳道:“我怎么就令人反胃了?!护士小姐!是你一直在欺负我啊!”

“你竟然跟踪我?!”花蕾愤怒地回头看他。

何弦非常无奈:“我怎么就跟踪你了,我也不想和你同路好嘛!”

欧小楼与小布丁回头看了看何弦,觉得莫名奇妙。但这时花蕾已经整理好了东西,一把从沙发上拖起小布丁,大步带她离开。

“诶……诶……我还没留他地址呢,这……这……”小布丁超级不情愿地离开了。

欧小楼茫然地挠挠头。

“怎么回事呀?”欧小楼问。

“我才要问你怎么回事呢,我才离开一会儿,你就泡到了一个妞。”

“我哪有啊,是她坐过来找我说话的。”

“是这样嘛?!那我可警告你喔,刚才那两个姑娘,你就算再见到她们,也不能和她们说话,她们精神不正常。”

“她们怎么你了?”

“就那个,刚才那个走在前面的,脸圆圆的朝我吼的那个,竟然因为我写的专栏报道来指责我,陷害我,莫名其妙,她和当事人根本非亲非故,明明自己是好管闲事的八婆,竟然自称是正义感,脸皮太厚了。”

“哪篇专栏报道啊?”

“就……就是朱宇坤的那篇呗……”

“那篇啊,那是你做的不对,做错了被指责也正常啊。”

“靠,你这臭小子可不可以帮自己人说话。”

“帮理不帮亲嘛。”

“我不想理你了。”

“诶诶,舅,你尝尝这个,我觉得做这个糌粑的厨师绝对是个天才,我得去厨房见见他,也许他就是我们要找的人。”

“喔,是吗?”何弦咬了一口糌粑,眼神里流露出了惊喜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