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异能小说 >

战线

战线小说

战线

更新时间:2019-10-07
小编评语:洛青没有什么特长,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而已。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战线图1
战线图2

由作者驰矢打造的《战线》是一本异能小说,洛青是小说的主要人物。战线洛青全文讲述的是:想要在这个世界生存,就必须变强,弱者是注定会被淘汰的。洛青也明白这个道理。洛青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过着平凡的日子。可某天他突然觉醒了一个异能。洛青发现自己能够读取其他人的记忆,从此洛青的人生发生了变化。

精彩节选:

第二天中午一放学,赵登月便找上洛青,两人一道离开学校,上了校门口的15路公交车。

“为什么不在学校附近买?”洛青疑惑的问道。

“我三姨有个五金店,兼卖生活用品,没几站,二十分钟就到了。”

赵登月回应道,她今天没梳马尾,一头长发披散开,头顶用一个朴素的白色发箍压着刘海,像一个稚气未脱的小孩,她仰着俏脸冲洛青解释道:“从那买,不仅节约班费,还能照顾三姨的生意,一举两得!”

“哦……嗯。”

洛青点点头,他真切的意识到自己缺少直面校花的经验,他不知自己是被赵登月的新造型惊艳到了,还是被她发梢的清香弄的心旌荡漾,一时间竟忘了记忆读取的事情。

回过神来之后,洛青才开始在车厢里四下看起来。

公交车上已经没座位了,虽然没到人挤人的程度,但车里可以挪腾的地方不多,洛青和赵登月只能勉强挤到车厢后排。

洛青惊喜的发现,后排能借力抓扶的东西,只有一条吊梁。

这条吊梁上没有塑料抓手,吊梁表面的黄漆也因为经常被人手摩擦而残缺斑驳,将里面银亮如镜面的钢管,完全暴露出来。

两人在车尾站定后,赵登月的一只手,已然抓在钢梁上。

导电的钢梁,只有赵登月一人抓扶,这是一个不需要肢体接触的绝佳机会!

洛青自然不会错过,他压抑着心中的紧张与激动,以最快的速度抬手抓住钢梁的另一端。

手背如被人吹了一口凉气,微弱的过电感,让洛青知道自己成功了。他闭上眼睛,等待着赵登月的记忆涌入自己的脑海。

“咦?”

洛青疑惑的睁开双眼,他抬头看向钢梁,确定了一下两人之间的连接,并没有问题,这让洛青不由错愕起来——他没能从赵登月身上得到一丁点记忆。

这是怎么回事?

洛青皱起眉头,这样宝贵的机会错过就没有了,他握着钢梁的手紧了紧——难道,这所谓的‘钢梁’并不是金属的?

不应该啊,手心冰凉的金属触感真切,用手指轻弹,还能听到清脆的金属管鸣,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吱……

公交车到了中途一站,减速停车,洛青趁着停车的惯性,假装自己没站稳,手在钢梁上微微一划,在碰到了赵登月的手后,他又迅速的拿开,一切都如不经意般发生。

“你怎么了?”赵登月对洛青刚才的冒失不以为意,她关切的看着洛青道:“你脸色有点难看,不会是病了吧?”

“没事,我没事。”

洛青摇摇头,他心中有一种被抽空的失落感,即便直接碰到了赵登月的手,他还是得不到对方的记忆,他的脑海中唯一多出的,只有赵登月的手温暖柔软的触感的记忆。

能力……失灵了么?

直接的肢体接触,居然不能读取赵登月的记忆,洛青的第一反应就是自己空欢喜了一场,他的能力没有了,自己变成学霸的计划,要泡汤了!

莫名其妙获取的能力,莫名其妙的失去,这倒也说的过去,就在洛青沉着脸患得患失的时候,新上车的乘客挤了过来,洛青后背被推了一下,他回头一看,一个矮瘦的中年男子挤了过来。

“老公,回来的时候,买点酱油吧……”

一段记忆碎片突兀的钻入脑中,洛青下意识的抬头看去,那矮瘦中年男子已经抬手抓在了钢梁之上。

“这……”

洛青倒吸一口凉气,刚才自己多虑了,钢梁没问题,能力也没问题,他错愕的看向赵登月——难道问题在她身上?

“你干什么,救命啊……”

“呜呜……不要……”

“求求你,我不会报警的,不要杀我,求求你了……”

“谁来救救我……”

……

钢梁的连接,让中年男子的记忆源源不断的涌入洛青脑中,洛青本来并没有在意,他只是思考着赵登月的问题,顺便趁机测试一下能力的上限,看看自己读取记忆能到什么程度,可就在这时,一段血淋淋的记忆突兀的刺入洛青的脑海,让他下意识的大叫一声。

这是中年男子传来记忆中的一段。

时间是黑夜,地点看起来是某公园里的一处偏僻的灌木丛,在路灯昏暗斑驳的光影下,一个衣衫凌乱的年轻女子正在哭喊求饶,一双手死死的扼住她的脖子,记忆的第一人称显示,这双手属于该记忆的拥有者。

记忆很清晰,传输时间也不长,从洛青接到记忆,到年轻女子的哀鸣戛然而止,成为一具尸体,不过几秒,可记忆里这事件实际持续的时间,却足足有两个小时。

看到年轻女子绝望的、失去生机的脸,看到那双手找来落叶枯草匆匆掩盖在她身上,然后离开现场,洛青只觉得两腿都在打哆嗦。

一个女孩,在公园偏僻一隅受尽折磨后,被残忍杀害了。

前阵子学校安全教育,还讲过女生失联的案件,这……恐怕是其中一起了。

第一人称的记忆,就好像做出这一切恶行的是他自己,冷汗从洛青的脑门上冒出,他嘴角抽搐着,慢慢转过头来,看向这段记忆的主人。

矮瘦男子迎上洛青的目光,善意的冲他笑了笑,而这个人畜无害的笑容,却让洛青毛骨悚然。

“你……”

洛青嘴角动了动,顷刻间,他做了一件连他自己都觉得后怕的事情,他猛的抓住对方的胳膊,歇斯底里的喊道:“杀人犯!你是杀人犯!!”

尖锐的喊声响彻车厢,车里的乘客纷纷惊愕的看了过来,赵登月以手掩口,被吓得俏脸苍白,那矮瘦的中年男子脸上一抹狠戾稍纵即逝,转瞬间,他用力扭起胳膊,试图甩开洛青的手,而洛青仍旧高叫道:“抓住他,别让他跑了!”

矮瘦中年男子也许是做贼心虚,也许是被打草惊了蛇,他本能的反应竟然不是反驳而是抽身逃开,他一跑,车里原本不明所以的乘客顿时相信了洛青的话语,几个见义勇为的壮汉围住中年男子,在对方竭力反抗后将其制服。

公交车司机将车开到派出所,洛青和几个乘客被留下做笔录,劳动用具是买不成了,赵登月只好返校,答应替洛青请假。

下午的时候,中年男子的妻子来了,被害女孩的家人来了,洛青只感觉一片混乱,他唯一清楚的是,尽管中年男子死不承认,但初期物证比对结果已经出来了,中年男子的犯罪事实基本上被警察确定了,等几天后DNA比对结果一出,这中年男子必然会伏法认罪。

这些,就不是洛青能力所及的了。

离开警察局的时候,洛青腿肚子还在打转,今天的事情他生平第一次经历,脑海中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也许是受中年男子记忆的影响,洛青一直在心慌,特别是在警察面前录口供的时候,他甚至有了一种自己是杀人犯的错觉。

因此,在警方关于‘如何认出对方是杀人犯’的问题上,洛青绞尽脑汁也只向警方传达了‘瞎猫碰上死耗子’的巧合,尽管不合理,警察并没有为难他,一个在校高中生,又紧张,不管洛青是怎么发现的,案子破了,就是功臣。

回到学校,洛青又被班主任和校领导叫去问询,一下午的课都没上成。

回到家里,洛青也没有消停,今天发生的事情已经传到父母耳中,洛青又是一顿应付,最后他连作业也没做,便上床睡觉了。

脑海中闪过中年男子看向自己那狰狞而凶戾的眼神,又闪过那年轻女孩哀求与绝望的双眸,想起自己站起来的时候可能遇到的危险,洛青最终闭上了眼睛。

今天的事情,算是行侠仗义么?

一些从没有过的严肃想法,在今天的经历过后,开始在洛青的脑海中酝酿起来。

这能力,似乎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