奚柚慕云淮小说_奚柚慕云淮小说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小说 > 奚柚慕云淮小说

奚柚慕云淮小说

奚柚慕云淮小说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柚子

作者:阿汪

时间:2017-10-27 14:16

评语:女主被男主看上了就五路可逃了。

奚柚慕云淮小说叫做《冥媒正娶》,作者:阿汪,提供奚柚慕云淮小说阅读全文。冥媒正娶小说讲述了:因为父亲成为植物人奚柚不得不成为,保姆去打工来养活家人。但是一切怪异的事情就在那个夜晚,在那个夜晚,那个想要侵犯自己的那个老头意外死在了公墓的时候,一切怪异的事情就发生了,她被慕云淮选中,成为了他的新娘,但是他们怎么可以在一起,毕竟他们人鬼殊途呀。
精彩试读:

“大顺他娘,你说啥?大顺的骨灰丢了?!”身后一个苍老的声音颤抖地问道。

我回过头,看见慕云淮搀扶着老头子走进了车厢。老头子的脸色同老太太一样惨白,我无法想象他们此时的心情,不过却能从他们的眼神中看出痛不欲生的情感。

我于心不忍,想要安慰二老,可是却连该说些什么都不知道。

我看向慕云淮,他的表情淡漠,或许是早就见惯了生死。在那一瞬间,我突然很想知道,他生前都经历过些什么?他是否也和人类一样会伤心难过?如果有朝一日我无法继续和他在一起,他究竟会不会对我留念与不舍?

慕云淮感受到我的目光,抬起眼与我对视。

我飞快地移开了眼睛,接过乘务员递来的热水,试图让老太太喝一些缓解情绪。

她不肯接水杯,嘴里说着“要和大顺一起去死”一类的话。就在乘务员不知所措的时候,从二号车厢走进来一个大叔,他用手指捻起那个黑色抱枕,喊了句:“老人家,你要找的是不是这个啊?”

老太太还没来得及回头,老头子的眼泪就冒了出来:“对,就是这个!我儿子的骨灰!”

大叔看起来有些忌讳,蹑手蹑脚地将抱枕交给老头子,低声说了句:“我在三号车厢的大门边捡到的,就在放报纸的架子下面,被遮住了,估计你们才没看见。我也是凑巧去拿报纸看,所以才发现的。”

老太太被我搀扶着站起身,跑过去将抱枕拥在了怀中,连声朝大叔道谢。

儿子的骨灰能够失而复得,这无疑是件值得高兴的事。众人虽然觉得在火车上看见骨灰慎得慌,不过还是能够体谅老人家的心情,于是附和着让乘务员赶紧送老人家回座位休息。

我也长松了一口气,耳边就听见慕云淮幽幽道:“抱枕里的鬼魂不见了。”

我一个激灵,连忙在心里问他:“什么意思?”

慕云淮解释道:“最初上车的时候,我便知道抱枕里装的是骨灰,那个时候死者的鬼魂也在当中。他表示只想和父母回老家安葬,人死后在七天内可以留在人间,这一点符合地府的法规。加上我并没有感受到他的怨气,所以也就没有插手。可是现在,抱枕里的骨灰还在,不过鬼魂已经被人给取走了。”

他用了“被人取走”这样的字眼,我下意识地想到了小女孩提及过的“大姐姐”。

那个穿着花衣服,戴着银饰的女人,是接触过抱枕的唯一嫌疑人。

我立马问捡到抱枕的大叔:“你之前从车厢走过来,有见到过一个穿花衣服的女人吗?”我想了想,索性补充道,“或者说,类似于苗族打扮的女人?”

大叔想了想,很笃定道:“好像真见过一个,在七号车厢,看起来挺年轻的一个女人。我不清楚是不是苗族的打扮,不过应该是少数民族的,身上戴着许多银饰,行色匆匆地往后面的车厢走了。”

我闻言又从随身包里翻出了伊苗的身份证复印件,指着照片问他,他看见的是不是照片中的女人。这一次大叔眼前一亮,连连点头道:“没错,就是她。”

原来我的预感没有错,我们想要去湘西寻找的伊苗,竟然和我们出现在了同一列火车上!

慕云淮皱了皱眉头,对我说:“我去后面的车厢找一找,奚柚,你自己多加小心。”

我让他放心,慕云淮快步离开了一号车厢。

片刻之后,我朝大叔道了谢,正准备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

几乎就在我走到一二号车厢连接处的同时,背后传来了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紧接着,我听见车厢里一浪高过一浪的尖叫声,脚下的火车开始地动山摇起来。

四周没有任何可以支撑的东西,我的身体摇摇晃晃的无法控制平衡。

下一秒,我看见身侧的玻璃舱门突然炸裂开了,才意识到火车是脱轨了!

我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随着火车车厢倾斜的瞬间,整个人被重重地抛出了门外。

后来发生了些什么,我已经毫无记忆了,只知道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

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感觉浑身酸痛无力,呓语般喊了声:“慕云淮……”

回应我的并不是那熟悉的清冷嗓音,而是一个中年医生的问话:“看看这是几?”

他朝我伸出了三根手指,我下意识地回答:“3。”

话音刚落,他又加了一根手指,重复问我:“这是几?”

眼前模糊的画面一点点变得清晰,我张了张干渴地嘴唇,声若蚊蝇地答道:“4。”

“意识是清醒的,说明大脑和神经没有受到创伤。至于身体上的伤痕更是几乎没有,这一点我也很奇怪。要知道整个一号车厢的乘客,80%都当场毙命了,剩下的19%也是重伤。我只能说,这位患者是个奇迹。”中年医生很激动道。

我动了动自己的脑袋,转过头听见姑妈松了口气:“那就好,那就好。上天保佑,我们家柚子吉人自有天相。”

姑妈名叫奚琴,是我父亲的亲生姐姐。我小的时候,姑妈一家也住在县城,那时候我就常去姑妈家吃饭。后来姑爹宋建国去了秀城开餐馆,她和表哥也随之搬去了秀城,我们见面的机会才少了起来。

我脑子清醒了一些,猜到是火车脱轨后,我被搜救人员送进了医院。院方最后不知怎地,联系上了我的姑妈。毕竟她是我在世上,除去父亲之外唯一的近亲了。

姑妈将医生客客气气地送出了病房,快步回到了我的床边。

“姑妈。”我轻声叫了她一声。

“柚子,只要没事了就好。有什么话等你休息好了再说,你现在再好好睡一觉。”姑妈温柔地摸了摸我的头发,“我让你姑爹炖了鸡汤,晚些时候就给你送过来。”

我点点头,真的挺困,闭上眼睛又睡了过去。

这一觉我梦见了慕云淮,梦中我躺在一片荒地之中,四周横尸遍野,不远处就是那一列出轨的火车残骸。

身体说不出的难受,心口处那股灼热感,仿佛要融化掉我的五脏六腑。

我睁不开眼睛,直到凉薄的唇贴住了我的嘴,给我源源不断地灌输了一股股冰凉的气体。紧接着,有一只大手抚上了我的心口,同样冰凉的液体逼退了我心口的灼热。

是慕云淮的血液吗?

“慕云淮……”我在心里默默问道,眼皮微微抖动着,半梦半醒地睁开了眼睛。

下一秒,耳边有个笑嘻嘻的声音唤了我一声:“小柚子。”


展开内容+
  • 奚柚慕云淮小说 截图1
  • 奚柚慕云淮小说 截图2
  • 奚柚慕云淮小说 截图3
close

目录 已完结

    在线阅读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大壳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