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被迫营业的苏王妃

被迫营业的苏王妃

被迫营业的苏王妃

更新时间:2019-11-22
小编评语:她为什么当不成米虫了呢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被迫营业的苏王妃1
被迫营业的苏王妃2

由作者花花雨倾心打造的《被迫营业的苏王妃》是一本言情小说,苏曦寒若尘是小说的两位主要人物。被迫营业的苏王妃全文讲述的是:苏曦一直以为,寒若尘身为一个王爷,身份尊贵颜值还在线,怎么看都是钻石王老五级别的。但是怎么事情和她想象的有点不一样呢,她为什么当不成米虫了呢。

精彩节选:

”好,好,曦曦自己知道就好,那你好好休息,娘亲回去了。“

苏曦看着走远的苏夫人,想起了自己的妈妈。也是一样操心她,担心她。

”姑娘,“青衣提着一个盒子进来看到小姐看着院子外。

”这是早饭,快,快,我都饿死了。“速度回神的苏曦又恢复了小强精神,

不管身处何处,吃饱喝足,继续过着自己的米虫梦就足够了。应了那句身前哪管身后事,浪得几日是几日。

也不用面对现实带来的压力以及担心自己嫁不出去,毕竟她年轻了十四岁呢!

··········

阳光明媚,天空上的白云夹层白光,露出的日晕夺目绚烂。小院子的一颗高大的桂花树下,两枝丫上吊着的千秋上,一女子的发丝随风飘扬。肆意的笑声感染了树上的鸟儿,跟着一起叽叽喳喳。

小小的院子里,围墙四周的爬山虎爬满了围墙,绿色的树叶上停靠的昆虫还在继续奋战。院子里角落的几株绿竹挺拔耸立,瞬间给整个小院带上了那么一丝傲气。

桂树下的藤椅旁边的茶坐上摆满了蜜饯,茶水以被主人推的远远的,似乎怕蜜饯的味道掩盖了茶香味道。

“青衣,你说你家姑娘取这名字的时候在想什么”。一声干脆利落的声音打破了院子的宁静。

“姑娘,这是你取的,你问我。”婢女的声音中没有听到尊重声,有的是很自然。

坐在秋千上的女子睁开了眼睛看着门匾上的院名,明显的跟这处院子有点不搭,浪费了那么一座清雅小院。

此人正是魂穿过来的苏曦,这一天她是从头到尾在丫鬟的口中探到了本尊的身份。跟她一样名叫苏曦,父亲就是一个小小的七品芝麻官,隶属日山县。因为离皇城近,基本也就是个肥差。

日山县是去皇城的必经之地,这里的繁华可想而知。所以苏县官她那爹勤恳本份,就怕被人抓到把柄把他撸了下来。

娘亲的身份那就是天上的云朵,只可观看不可亵渎。渊国顾丞相的女儿,难怪她那娘亲一身气质那是杠杠的,温柔娴雅,端庄大方。

不过至于为何一个丞相嫡女会下嫁一个刚考状元的男子,是因为她那爹保证过不纳妾,不来通房那一出。所以顾丞相才愿意他女儿下嫁。

这些年她爹也就做到了,不纳妾,房里也没有通房。两人相处的很是幸福,美满。

还好自己不需要跟人勾心斗角,她还真的要谢谢她那便宜爹。

苏曦看着自己的小院,她是理解不透这门匾上的院名《又一处小院》,难道哪里还有一处小院。

躺在贵妃椅上的苏曦迷迷糊糊已经闭上眼,在闭上眼之前还在嘀咕着:“古代的女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这根本就是为她量身定制的米虫生活。”

”青衣,姐姐呢。“一个少年走了进来。

白色长袍上的白色腰带悬挂,一块青绿玉佩替白色长袍上增加了一丝色彩,没有显得那么单调。

苏曦睁开眼睛打量着少年,一张清新俊逸的脸上带点婴儿肥,乌黑的双眸纯净又明亮,好一个偏偏少年。

这就是她的弟弟苏澈,比她小两岁。

苏澈看到躺在贵妃椅上的苏小米:“姐姐,你这是好生会享受啊”,

“澈儿,今天学了什么。”苏曦慵懒的靠着,想看看这里学的有没有她所知的。

“姐姐,你问这个做甚,不是你说的女子无才便是德。”苏澈吃着盘子的蜜饯,一脸好奇。以前他跟姐姐说书院里的事,她可是一脸的嫌弃。

鼓着的腮帮子,哪里还有刚刚自己看到的偏偏少年气质,这不就是一个小屁孩。

“问你,你就说,那么废话干嘛”。苏曦一脸的不悦,小孩子家家。女子无才便是德都出来了。

“姐姐,你什么时候这么粗鲁了,小心嫁不出去。”苏澈一脸不认识姐姐的样子,让苏曦立马停了下来。先不要变化那么快,被人当妖怪就不好了。

“你姐姐我还有一年及笄,不急,要是真嫁不出去,就是你这一张乌鸦嘴破坏的。”嫁不出去戳中苏曦的痛处,在现代奔三都没嫁出去,不要在这里也这样,不行明天得出去拜拜高香。

苏曦沉静下来,让苏澈反思自己说了什么让姐姐,话都不说,低着头。

“姐姐,我还有事,先走了。”苏澈怕自己再说错话,还是赶紧走。

苏曦还沉静在自己的世界里,连她弟弟走了都不知道:”青衣,澈儿呢。”

”少爷,走了。“

“走了,那我继续睡吧。”苏曦说完继续闭上眼大睡了起来,还是睡觉舒服啊!

得,青衣看躺着的姑娘,这两天是变了性子,吃了睡,睡了吃。躺着,靠着。哪里还有之前三天两头往外跑的意思。

苏曦这一觉睡到日落,被冷风给吹的打了个哆嗦。

“青衣,我们去逛集市。”苏曦伸了下懒腰。

日山县没有宵禁,晚上的街道随处可见的灯笼,照射的光明透亮。两街道的小摊子上摆着琳琅满目的饰品,食物,还有自己制作的小工艺。

苏曦一身白色锦袍,高束起的黑色发丝,两耳垂下的发丝被风吹动的飘逸,行走之间的潇洒看不出女子装扮。

跟在后面的青衣一脸的清秀,就显得稚嫩,也显得拖拉。

“青衣啊,你现在是个男子,就要有男子的气概。”苏曦说完还用扇子敲了青衣的背:“那么弯着腰干嘛,我们又不是做贼。”

还没说完的一声“抓贼”响了起来。只见远处逃串的男子后面跟了个妇女,那一声声的叫声,响彻集市。

苏曦见对方往她这边逃来,就这么伸出一脚。男子没注意直接翻了个大跟头。

男子看着苏曦,眼里的闪光让苏曦立马踩着对反的手,伸出手给了对方一个反手,看他还能耍出什么花样。

后面观看的青衣傻眼了,姑娘什么时候这么利索。

刚好巡逻的衙役走了过来,看到小偷被一个男子,尤其还很熟。不由自主的姑娘还没叫出。被苏曦看到立马堵住了衙役的叫声:“衙役大哥,这小偷就给交给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