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有你的流年才温情

有你的流年才温情小说

有你的流年才温情

更新时间:2019-12-13
小编评语:温先生也太会打算了吧。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有你的流年才温情图1
有你的流年才温情图2

由作者温且倾心打造的《有你的流年才温情》是一本言情小说,陆流笙温霆远是小说的两位主要人物。有你的流年才温情小说全文讲述的是:陆流笙的父亲对温家有恩,温家继承人温霆远在若干年后亲自上门报恩,可他报恩的方式居然是结婚,温先生也太会打算了吧。

精彩节选:

秦深眉头紧蹙,实在是不想再听下去,转身准备走开,没想到高跟鞋的声音还是惊动了要开始做坏事的两个人。

“三少,有人!”女人连忙将手抵在冷越彬的胸膛上,慌乱道。

“谁?”冷越彬一边跑出来一边整理衣服,只看见一个蓝色的背影。

秦深绕了好几个弯,回头见冷越彬和那个女人没有追过来,松了口气,一转身就看见龙堂站在不远处,轻晃着红酒杯,嘴角习惯性的扬起清冷的笑意。

秦深垂眸,准备返回时,竟然看见冷越彬正朝这边走来,没办法她只能朝龙堂所站的方向走过去。

“怎么也不打个招呼?”龙堂看着低头和他擦肩而过的秦深说道。

“龙二少。”秦深叫道。

龙堂微微侧头看着秦深,将酒杯凑过去,挑了一下眉问道:“喝一口?”

“不喝。”

“这么好喝的酒,不尝尝多亏!”龙堂说完一口将杯里的红酒喝在嘴里,捏着秦深的下巴,对准红润的唇吻了上去。

“唔。”秦深脸红挣扎着,这可是在宴会上,随时都会有人经过,要是被看到,可还得了?

秦深被龙堂逼着喝下了红酒,龙堂松开秦深长指轻轻从她嘴边擦过,大拇指擦掉她嘴边的酒。

秦深抬眸,慌乱的眼眸看着龙堂染了红酒的薄唇,甚是诱人。

再诱人也是个大变态!秦深愤愤的想道。

“味道很好,对吧。”龙堂看着秦深的眼眸愈发热烈,声音带着淡淡的沙哑说道。

秦深羞愤的用双手推开他。真是个疯子!

秦深刚准备走,就看到冷越彬走过来。

“龙二少。”冷越彬看了一眼龙堂又看了一眼还红着脸的秦深。

冷越彬若有所思的打量了一下低着头的秦深。

“冷三少。”龙堂笑着打了招呼。

“你们怎么在这里?”冷越彬看着两人,在看到秦深时,眼底很明显透露着浓浓的兴趣。

龙堂一眼就看出了冷越彬对秦深的想法,心里涌出一股浓浓的不悦,但面容依旧带笑意说道:“秦小姐喝醉了酒,迷了路,恰巧碰到。”

秦深闻言,点点头。

冷越彬有些狐疑的打量着秦深和龙堂,没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笑了笑说道:“秦小姐,不如我带你回去吧。”

“好。”秦深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反正她不想和龙堂这个疯子一般的人待在一起。

龙堂一听,薄唇微抿了一下,微蹙了一下眉。

“龙二少,要不要和我们一起过去?”冷越彬问道。

“好。”龙堂应道。

正厅内,秦深转身的时候,龙堂已经不在了,正在不远处和别人谈笑风生。

秦深又将头转回来,便看见成毅拿着一杯红酒朝她走来。

“班长。”秦深笑着叫道。

“学校里叫我班长也就算了,怎么在这里也叫我班长?”成毅笑着说道,“叫我成毅吧。”

“成毅。”

“以前这种宴会都没看见你,怎么今日你会来?”

“爸爸带我过来的。”秦深笑了笑说道。

“喝杯红酒吧。”成毅说着从路过的服务生那里拿了一杯红酒。

“谢谢。”秦深道谢。

成毅打量着秦深,淡眉微弯,水眸平静,红唇沾了点点红酒在灯光下闪着诱人的光泽。

成毅的眼神慢慢往下打量,修长的脖颈,精致的锁骨,海蓝色的齐胸小礼裙,裙摆到膝盖上一点点,露出白嫩修长的小腿,浅蓝色的高跟鞋上的珍珠修饰着她的脚踝。

成毅咽了一下口水,脑子里只有两个字:真美!

“外面月色很美,要不要出去看看?”成毅痴痴的看着秦深问道。

秦深微微垂眸说道:“不好意思,我觉得外面有点冷。”

“那好吧。”成毅有些失望的笑了笑。

“成毅,你在这里干什么?”成夫人走过来看了一眼秦深随后又看着成毅问道。

“妈,这是我同学,一起聊聊天。”

“成夫人。”秦深礼貌的叫道。

“哦,你是哪家的千金小姐,长得这么漂亮!”成夫人看着秦深,笑着问道。

“妈,她叫秦深,是秦家大小姐。”成毅有些激动。

“秦家大小姐?”成夫人蹙了蹙眉,有些疑惑的看着秦深,她怎么不知道秦家有个叫秦深的?

“是吗?您是秦雅慧小姐的……”成夫人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

“我是她姐姐。”

姐姐?成夫人这才想起来,秦家的两个私生女,但还是笑着点了点头,随后拉着成毅走了。

“妈,你干什么?”成毅不悦蹙着眉问道。

“别以为我没看出来你喜欢她!我告诉你,我不会让你娶一个私生女的!别再去找她!”成夫人冷哼一声使劲拉着成毅走开了。

宴会结束,秦深和秦家人坐上车回去时,看到手机上龙堂发来的消息:今晚过来。

秦深心里一下子紧张起来,怎么过去?都这么晚了。

“我的车会跟在你家车后面,别让我久等。”

秦深:……

秦深鼓起勇气说道:“爸,阿姨,我朋友生病了,宿舍里没人,我不太放心她一个人待在宿舍,我想今晚回学校。”

“哦,那你就回去吧,我让人送你。”秦风说道。

“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回去就行。”秦深说着让司机停了车,自己便下了车。

“姐,要不还是让人送你吧,这么晚了,你一个人不太安全。”秦浅探出头来说道。

“没事的。”秦深说完笑着摸了摸秦浅的头发,便走了。

秦深看着秦家的车渐渐走远,又看了看不远处那辆黑色的法拉利,抿了抿唇朝车子走去。

龙堂单手握着方向盘,见秦深坐了上来,系好安全带,猛踩油门车子飞一般的开了出去。

秦深吓了一跳,干嘛开得这么快?秦深看了一眼龙堂,见他不说话,脸上也不带笑,就知道他不高兴了,可是又不是她惹的,为什么把火撒在她身上?

车子驶进弘逸别墅,龙堂坐在车子里,秦深见他并没有要下去的打算,解了安全带,乖乖坐在一旁。

龙堂忽然转过头看着她,嘴角扬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明明很好看的笑却让秦深毛骨悚然,因为每每龙堂这么笑时,总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

“今晚,在车里试试?”龙堂说着伸手要去拉秦深的胳膊。

果然!秦深被震住了,一颗心立马紧张了起来,躲开龙堂的大手,看了一眼外面站得笔直的一排保镖,紧张得有些结巴:“不、不行,外、外面有人。”

“放心,这玻璃只能看到外面,外面看不到里面。”龙堂说着将魔爪伸向秦深。

“不行啊!”秦深慌乱的想打开车门,却发现车门打不开,早被龙堂锁住了。

“怕什么,换个地方而已。”龙堂眼底的笑意愈发浓烈。

“你别过来!”秦深看着龙堂一副要哭出来的模样,双手胡乱的打着龙堂,她可没有在别人面前那个的喜好。

龙堂被她一副要哭出来的表情逗得大笑起来,开了锁,秦深立马下了车。

神经病!秦深站在车外,心里愤愤想道。

龙堂走进大厅时,绪姨刚好将做好了饭菜端了上来。

龙堂坐在椅子上吃着饭,见秦深坐在沙发上说道:“过来吃点。”

“我已经吃饱了。”秦深说道。

“我怕你晚上没力气。”

秦深:……

“少爷。”凌容走过来,刚准备说话,看到秦深坐在那里,犹豫着要不要开口。

秦深看了一眼凌容道:“说。”

“老爷子让您明天回琴海城,说是和万小姐订婚的事情该准备了。”

凌容的声音不大不小,秦深听的很清楚,这么说,龙堂要回去就不会来找她了。

龙堂听完后,眼睛瞟向秦深,见她低头不说话,嘴角却隐隐上扬,他就生气!

“知道了。”龙堂说完,凌容便走了出去。

龙堂看了一眼秦深,便上了楼,龙堂见秦深还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出着神,嘴角还隐约带着笑,心里蹭得燃起了火。

“还不上来,你是喜欢在客厅?”龙堂冷冷的说道。

秦深感觉到龙堂的极度不悦,连忙跟了上去,但又不敢太靠前。

房内,龙堂将秦深抵在墙上深吻,看着面前被他挑拨的面容潮红的女人,语气霸道:“就算我订了婚,你也只能是我的女人。”

秦深一听,眉头微蹙一下,什么意思?她难道要做他一辈子的情人吗?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