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苏荼翎小说阅读_鬼妻魅影小说唐苏荼翎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小说 > 鬼妻魅影

鬼妻魅影

鬼妻魅影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海棠

作者:木易公子

时间:2017-11-23 12:12

评语:每天晚上和她缠绵的人都是自己这个鬼丈夫。

唐苏荼翎小说叫做《鬼妻魅影》,作者:木易公子,提供唐苏荼翎小说阅读全文。鬼妻魅影小说讲述:唐苏被迫嫁给了一个已经死去额男人,成为了冥妻,原本以为今生就是这样一个人过下去了。但是没有想到夜夜她都可以梦到那个男人,那股冰凉的抚摸,刺骨的冷。直到后来她才知道原来她的夫君荼翎变成鬼来找她了。每天晚上和她缠绵的人都是自己这个鬼丈夫。

精彩试读:

鲜红的符纸随着玄却的举动开始飘落,片片绯色仿佛当年天诀城外飘零的红莲。恍惚间,曾经衣冠胜雪的青年正慢慢走来,衣袂飘舞,凤眸潋滟。

他浑然天成的傲气让二十诸天众神在他面前都折陨。率千军万马踏平幽冥,尸横遍野。如此强悍的人却在红莲尽数凋零的那天颓然欲坠,白衣染血,似悲还喜。

扼腕长啸的悲歌久久回荡在仞利天,不断沉沦。

终于汇聚成如今的荼翎,困在江底与阴影里苟延残喘的可怜虫。

所以他不愿意见到玄却,不愿意被看到现在的鬼模样。

棺椁正中的红符咒与其他不同,纹理更加复杂,右下角还印着像花一样的银色印记。玄却注视了几秒钟,转头望向荼翎:“是她?”

简单到省略掉称呼的问句,如玄却意料的,没有得到荼翎的回应。不过这已经是最明确的回答。

这张符,他没办法。

解铃还须系铃人,谁贴上去的当然就只有那个谁可以揭下来。

“就差这一点,至少让你取回些魂力。”玄却拍了拍棺椁。这地面盛放的不仅是荼翎的真身,被封住的还有他强到让人忌惮的力量。

荼翎不屑轻笑:“你也太小瞧东皇了,他虽然卑鄙无耻下流,封我还是用尽全力的。”

“……”玄却回头看他,颇为忧郁:“为什么我觉得你是在炫耀‘即便东皇用尽全力也只能封住你’而已?”

“多心。”

“是我太了解你了。”

玄却拍了拍手,踩着散落一地的红符咒,每踏出一步就燃起点点幽幽火光。荼翎依然待在阴影里,他看了玄却两眼,突然呵出口气:“既然当初已经摘出去,现在又搀和进来做什么?你的那些族人呢?不管了?”

“他们已经迁到须弥山,那是圣山,东皇也不敢轻易造次。”玄却笑着冲荼翎抬起手:“当初我没来得及,现在,你不能拦我。”

荼翎微微侧头,注视着对面的好友。浅浅的笑终于在他唇边展开。他抬手啪地一下紧紧握住玄却的手:“你自找的,我可不管。”

兄弟情义不必明说,无论相隔多少时光,永不变。

“话说你已经找到她了吧?”玄却问道。

荼翎点了下头,三言两语就将他打发了。关于唐苏,他不想多提。这么多年,他只要能从这牢笼里暂时脱身,就会去寻找。有时候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找寻什么,单纯只是为了那解咒吗?

“既然如此,我就先去会会她,你在这好好休息吧。”玄却说着从怀里摸出个小方盒,铜质镶金,十分古朴。递给荼翎。后者打开,里面盛放着颗通体幽绿的药丸。

“毒药啊。”

玄却已经走向门口,他背冲着好友摆摆手:“怕就别吃。”

重重阴影里,荼翎弯唇微笑,幽绿药丸划过弧线,落入口中。

早上九点半,唐苏很想一觉睡到中午,但一想到卧室那个惨样就没心情了。她爬起来打电话找了维修人员过来,床可以再买,那墙总得修一修,不然黑乎乎一片看着就心窄。

打完电话也就四五分钟,就响起敲门声。

唐苏满心诧异,现在都这么速度呢?坐着时光机来的吧?她满心疑惑,但还是去开了门。她习惯地从猫眼里望了望,瞟到个男人身影。她看不太清,总觉走廊里充满了雾气。

她隔着门问道:“谁啊?”

“是唐苏家吗?”

门外的声音还挺好听,唐苏想应该就是维修工吧。她扭开了门,这回终于看清对方模样。要说长相倒是挺俊逸脱俗,五官深邃,有些异域风情的味道。只是那身装扮格外刺眼。他发束金冠,穿着古式藏青长袍,外衬银蓝软甲。

猛一看以为是在COS,只是不论是服饰质地还是感觉跟那种义乌批发市场十五块钱三件的地摊货完全不同。

“你就是唐苏啊,幸会幸会。”门外的人一手按胸,微微一躬。等他再抬起头时,房门已经嘭地撞上了。

唐苏直觉,这肯定跟荼翎有关。

门外响起男人声音,听起来挺温柔。

“你别怕,我叫玄却,不会伤害你的。”

“你找错地方了。”唐苏隔着门喊:“再不走我叫警察了啊!”

门外的人笑了:“恐怕一般警察管不到我啊,唐苏姑娘还是开门让我进去吧,我是来跟你谈荼翎的事的。”

“不谈!我不谈!”出于本能,唐苏全然拒绝。

沉默了两秒钟,门外的玄却慢吞吞说道:“其实,唐苏姑娘,一扇门挡不住我的。我只是怕吓到你,出于礼节才敲了门。如果唐姑娘一定要拒而不见,那我也只有采取点非常手段……”

他话没说完,房门就开了。

唐苏并不愿意跟与荼翎有关的人打交道,可荼翎这件事已经是没办法躲避的。不管是有刀山还是火海,都得面对。

“说吧,你要说什么?”她并没有把人让进屋来。她又不傻,谁知道外面这人是什么意图。要不是担心过分刺激会导致什么难以收拾的局面,她才不开门呢。

然而她不想,不代表玄却就要配合。

唐苏只觉得眼前一花,自己意识恍恍惚惚,等清醒过来人已经在客厅沙发上坐着。而玄却就坐在她对面。

“你怎么进来了!”比起恐惧,唐苏现在只觉得气愤。这叫私闯民宅好不好?玄却手一晃,将一支白玫瑰递到唐苏跟前:“消消气,我也是迫不得已。鲜花配美人,正合适。”

唐苏没有接,重新坐下,稍稍冷静:“你快说吧,到底什么事。”

“好,那我就直接说。你想快点解决荼翎的事吧?我想你现在也知道了,只要他没有解脱,你就会被一直骚扰,生生世世都没尽头。”

“我知道,然后呢?”

玄却笑了笑,抛出重点:“你难道不想知道下你们的恩怨到底是怎么结的吗?”

要说没兴趣那是假的,唐苏迫切地想知道自己到底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招惹来这么个祸害。难道是自己上上上辈子炸了银河系?

只是眼前这人可信吗?自己根本没有分辨的余力,就算听他说了就能全部相信吗?将信将疑最折磨人,还不如不知道。

她如实告知。既然人家能找上门来,她再故作矫情也没什么意义。

玄却眼中泛起几许赞赏:“没想到唐姑娘为人果决,我确实也没什么办法向你证明我说的都可信。那如此,我们就谈谈解除封印的事。”

展开内容+
  • 鬼妻魅影 截图1
  • 鬼妻魅影 截图2
  • 鬼妻魅影 截图3
close

目录 已完结

    在线阅读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大壳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