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楚霓秦肴冽小说

楚霓秦肴冽小说小说

楚霓秦肴冽小说

更新时间:2020-01-24
小编评语:王爷缠着她不放。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楚霓秦肴冽小说图1
楚霓秦肴冽小说图2

楚霓秦肴冽小说叫《穿越后我风靡全朝廷》,作者是时霓,情节跌宕起伏,为您提供穿越后我风靡全朝廷小说免费阅读。小说主要讲述了楚霓自从穿越之后,开发了一系列技能,不仅学会了开店做生意,还跟皇家贵族攀上了关系,原本她只想赚点小钱过日子,奈何王爷缠着她不放。

精彩节选:

且说方才。

也不知是马匹受惊,或是骑行者御马不当,才致那一桩祸端。

所幸楚霓上前,将那马蹄下的女娃娃救下。

也幸得一蓝袍壮士在紧要关头往马身上踹上一脚。

这才免去一件祸事。

往来行人后皆将注意力放置于,有人需救与被救者如何之上。

那受惊的马匹却被忘诸脑后。

——

当朝太师夏舜卿,是胤朝开国功臣,年轻时追随先皇左右出谋划策,功劳颇多。

至今已辅佐二朝皇帝,当朝仁宣帝登基前,见这夏太师时,还需恭敬地喊一声老师。

夏太师家中仅一妻,与其妻伉俪情深,夫妇二人仅一子,名夏奉贤,官至正五品文渊阁大学士,尚先皇长女临安公主,那公主亦是仁宣帝胞姐。

公主下嫁多年未有所出,年到三十方得一子,取名夏懋,现下年方十六,是实打实的皇亲国戚。

这期盼多年才得这么一颗宝贝疙瘩。

又因那时公主在产期临近,在院子散步的时候不小心脚滑了一下,动了胎气,虽临近产期,但仍是不足月便生了这夏懋。

更因这一滑一早产也伤了身子,再者岁数也大了,想再有孕,难。

从小身体较虚,自是需仔细将养,全家都当如掌上明珠般宠着。

当然,有个当公主的娘亲,还有个当皇帝的舅舅,要什补身药材没有,不过将养到五岁便已是皮实得紧。

也的亏有一当朝太师的祖父,与一文渊阁大学士的父亲,宠着时也未忘记要将其往正道教养,四书五经从未少教导,好让此般渊源家学得以后继有人。

懋,勉也。

又有:懋学、懋扬、懋敬之意;

但是祖父与父亲的期待放在夏懋身上好像不怎么顶用。

夏懋自幼好动,大了好武。

但是全家就这唯一香火丁,怎能由得他的性子胡来?

祖母林氏说了:“懋哥儿,我的乖乖,好好从文,武就不要想了,看你祖父与父亲舞文弄墨,多好,祖母年岁大了,半点惊吓皆受不得,你再这般闹人祖母可要哭给你看了。”

说罢抽了丝帕扬了一下,似是下一秒就要垂眼抹泪一般。

他的公主娘亲也说了:“夏懋,你要是伤了一丝一毫,我上哪儿寻人赔我宝贝疙瘩?”

说着还用双手搓了夏懋的脸蛋一通。

夏懋听着密密麻麻掉了一层鸡皮疙瘩,无法。

脑中顿时一灵光,家中祖父说了算的呀,又将主意往祖父身上打,死缠烂打之法使尽。

祖父夏太师着实被闹得无法,年初时放言。

“习武暂且按下不提,你今年下场考院试去,若能过,我做主,为你购置一匹汗血宝马,允你学骑术。”

这要求一提,夏懋就消停了。

夏太师府谁人不知,夏懋最厌烦的便是读书,谁人要在他面前出嘴闭嘴皆“之乎者也~”,那必得夏懋赠送大白眼一枚。

单看夏懋这一下顿时熄火,皆以为他这是放弃了,却不知,夏懋消停了许久,也不出门玩了,竟是在自己的院子里使劲啃书。

这不,今年院试下场竟一举得了个案首。

得此喜讯,举府哗然。

谁都当小主子这就是想为出口气去下场,平日老太爷、老爷考校少爷学问大多都要被气上一二,每每都要见老夫人不然就是公主护着。

谁人能想到,就这,考得案首跟闹着玩一样。

夏太师上朝便被同僚恭贺了一圈,夏大学士也是。

但欢喜过后夏太师也有犹豫一番,也有想过是否有奉承者在这中间做了动作,放了水,还特地去将夏懋的卷子调出来看过。

一经确认,心中将夏懋大夸了一顿,也着实难掩心中大喜。

还未等到夏懋来讨院试奖励,大手一挥就着人给夏懋备了一匹上等好马。

这下临安公主与夏老夫人也再无话说,想着也不过学个骑术,再者夏懋出行周遭奴仆动辄不下十人,二人就此事一聊,也就稍稍放下心,任夏懋高兴一二,免得日日相见都要看他那一脸苦大仇深。

因着喜好与聪明,不过三日,夏懋就将牵马前行、上马、下马、乘坐姿势练习得颇有架势,一番学习十分顺遂。

基础姿势习得了,持缰绳控马倒还时好时坏,夏懋将控不好的主要原因归咎于马匹心情。

于是这阵子,夏府的下人们日日见十数人拥簇着少爷往马厩去,那丫鬟小厮的一堆,往往就全堵在马厩不远处,留出马厩前一大片空地。

要知道这些人原本都是贴身随侍的。

那为何留出空地?

少爷说了,要跟他的宝马培养感情,亲自给马梳毛,还时不时跟那马儿聊聊天。

离得近了人多味道杂,要影响他宝马的心情定不轻饶!

那谁还敢上前?

又不过三日,夏懋夏大少已经在府中院前空地,驾马绕圈不下十数。

前几日起的兴头,现下只余百无聊赖。

又打了一个哈欠,夏懋拉住缰绳,“吁~”勒停了马。

向院中管事打了个‘过来’的手势,一个漂亮的旋腿下了马。

管事刚小跑到夏懋面前,作了个辑还未来得及出声,就听少爷说:“去,角门打开,我要骑马出去逛一圈。”

管事的心下一震,立马发了一把冷汗。

连连垂首作辑:“少爷!当不得啊,公主和老夫人说了只能在这府中试驾,出外还要等再习一段时日方可啊!!!”

因害怕夏懋开口,语速飞快。

“啪”原本于夏懋手中的马鞭被大力砸到地上。

院子中的管事奴仆皆立马跪地不敢开口了。

“这么说,我这少爷现在是当得一句话也不顶用了?”

夏懋就是想吓他们一吓。

镇日在这院子中慢悠悠逛荡,马术如何提升?

此时奴仆都跪着也没人见到他的表情,只当小主子是真的发飙了。

“你这管事若不想当了,你就跪着罢,若还想当就去给我把门开了。”

管事此时还哪里敢说什么,忙起身,又唤了一小仆牵了马,赶紧就往角门那处跑去了。

就当夏懋一背手甩头,往角门处走去的时候。

后边就有一小仆飞快地站起来,却又因起身过快,致左右脚相绊,身体一歪,差点倒下,头上小帽也差点掉了。

却忙伸手按住小帽,稳住身形后,立即抬脚就急匆匆往后头公主住的院子处跑去。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