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等待中的爱情

等待中的爱情小说

等待中的爱情

更新时间:2020-02-17
小编评语:却也被他恨之入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等待中的爱情图1
等待中的爱情图2

由作者繁花似锦倾心打造的《等待中的爱情》是一本言情小说,霍青颜容渊是小说的两位主要人物。等待中的爱情全文讲述的是:容渊曾经答应要娶她为妻,但是妹妹假冒了她的身份,成为了容渊的心上人。霍青颜不屑于解释,只是威胁容渊娶了自己,她终究是成为了他的妻子,却也被他恨之入骨。

精彩节选:

她恍惚惊醒,看着面前目光如刀的男人,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

“你说,你刚刚说的,到底是从哪里听来的?”

他一身暴戾,仿佛要将她捏碎了一般。

她还发着高烧,虚弱得无力反抗,意识渐渐清醒过来,惨然一笑:“容渊,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再说一遍,你就会信吗?”

说完,她就喘气连连,虚弱得好像喘不过气来,满头大汗,将头发都打湿了。

她正在高烧中。

听了她的话,他反而更愤怒了。

他双手将她一推,她撞回床板上,撞出一声闷响。

“小言流产了!”他咬牙切齿:“我会让你付出代价。”

他说完,直起身,阔步出了铁门。

她靠在墙角,看着他愤然离去的身影,嘴角扬起一抹惨笑。

曾经,她还有挣扎,有反抗的勇气和力气。

如今,都不在乎了。

半个月后,法院的判决下来了,有容渊作证,她因为故意伤人,害人流产,被判了三年。

这就是容渊说的,要她付出代价。

容公馆的书房内,容渊拿着文件,却一个字也看不进去,心里从未如此烦躁过。

他向一旁的乔川问道:“她说什么了?”

“她……什么都没说。”乔川见他心情不好,都不敢大声说话:“今天就会被送往监狱。”

他手上一顿,攥紧了手中的文件。

这个女人,不是最会反抗的吗?满腹心机,这几年,就连他,也被她拿捏得死死的。

现在,她宁可去监狱?

她放弃了,已经不在乎自己的清白,自己的人生了吗?

他只觉心里有些不踏实,还有点慌乱,整个人也显得有些落寂。

市医院,最豪华的病房内,霍嘉言听到容渊不来看她,去了看守所的消息,怒极,将桌上的鲜花水果打番了一地。

“霍青颜,你都这样了,还占着他,难道,非要你死了才行吗?”

她咬牙切齿,气得浑身发抖,向来温柔可人的面容,也扭曲着,显得有些狰狞。

下午,天空暗空,飘起了雪,凄冷萧瑟。

看守所外停着一辆要将犯人送往监狱的车。

霍青颜穿着蓝色的囚服,戴着手铐,巴掌大的小脸掩在凌乱的长发里,形容枯槁。

“走快点!”她实在是走得太慢了,警员推了她一下。

她浑身发软,脚上一点力气都没有,被推了一下,身体摇摇晃晃的,如风中落叶。

些许雪花落在她的脸上,一片冰凉。

她抬头看着飘飘落落的雪花,天气像极了当初她遇到容渊的时候,那也是一个多雪的冬天了。

一辆黑色林肯停在不远处,车内,容渊看着一幕,心底有一丝莫名的忐忑。

霍青颜摇摇晃晃地走到车前,正要上车。

他突然推开门,下了车,走过去。

一辆白色的车从他的面前开过,直接停在了霍青颜的脚边。

车门打开,一个男人急急忙忙下车来,白衬衫,灰色的西装,外面套着蓝色的大衣,二十六七岁,精致的短发,俊雅温和,气质阳光。

“等一下!”他上前去,阻止了要将霍青颜推上车的警员:“我是她的律师,已经为她重新上诉,你们不能将她带走了,这是相关证件。”残酷的拳脚相加。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群女人大概是折磨温遥太累了,逐渐收了手回到自己床上睡了过去。

夜渐深。

温遥衣不蔽体地缩在床上的角落里,浑身是青青紫紫的痕迹,手臂上的伤疤已经化脓,隐约可见阴森森的白骨。

突然,安静的牢房里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有两个女人潜到了温遥的身后。温遥来不及反应,就有一个女人制服了她,另一个女人朝她的嘴巴里灌了些什么。

冰冷的液体顺着喉咙流下,所到之处燃起火辣辣的痛感,温遥的瞳孔骤然睁大,想大声呼喊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有森冷的女声传进了温遥的耳朵——

“霍总交待的,他想要你的命。”

温遥的世界突然一片安静,只有体内的阵阵刺痛提醒着她这一切都是真实的。霍景免想要她的命,霍景免买通犯人来杀她……

这些念头几乎把温遥所有的意识都吞没掉,可是凭着一丝意念,她用尽浑身的力气拍打着牢房的铁门。

而另一边,霍景免仰头喝掉了一整杯威士忌,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声音沙哑得厉害,“张助理,你派人去精神病院那边安排一下。我会想办法把温遥从监狱弄出来,送到精神病院,监狱不是人待的地方。”

看吧,即使那个女人作恶多端,他还是放不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