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望汝三生

望汝三生小说

望汝三生

更新时间:2018-04-02
小编评语:再相遇,城依旧。她不知他悔悟,满心戒备地提防;他不知她心死,满心欢喜地靠近。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望汝三生图1
望汝三生图2
望汝三生图3
小说《望汝三生》的主角是萧绮罗梁策,作者:十三青,为您提供小说望汝三生小说阅读,望汝三生小说讲述了:望月城城主之女萧绮罗错爱上敌国太子梁策,使得家破人亡,万念俱灰下以身殉城,为救活她梁策苦寻仙人日日承受锥心之痛,再相见城依旧,他们之间还有可能回到如初的美好吗?
精彩试读:

眼下梁策带着萧绮罗走来,杏儿还在开恐慌之中,大皇子无奈之下带着脸色苍白没有血色的杏儿紧跟随着梁策向着萧府走去。

哒哒哒,急促的马蹄声划破静谧的夜晚,萧府敞开着大门,柳枝守候在门前,萧绮罗临走时叮嘱过柳枝不要将自己的出门的事情告知萧震,可眼下马上就要到用晚膳的时分了,小小姐怎么还不回来啊!柳枝在萧府门前紧张的张望着,却看昏暗的远处有两个模糊的人影。

"嘶嘶,"梁策飞快的勒紧缰绳,高头大马仰着前蹄,稳稳的落下,梁策飞快的跃下马背,怀中抱着萧绮罗,向着萧府走去,柳枝看着梁策,恭谨道:"奴婢经过梁太子。"

紧抱着萧绮罗向着萧府内院走去的梁策无视着柳枝,嬷嬷便迎了出来,看着一个高大的背影,心生疑惑,待看到萧绮罗苍白的小脸,顿时身体微微一怔,慌忙的走近梁策,口中急促道:"柳枝还不快请郎中,小小姐这是怎么?"

说话间,杏儿已经跳下马背,急匆匆的走进萧府,将事情从头到尾的说了一遍,嬷嬷有些埋怨的望着杏儿一眼,梁策连忙的向着萧绮罗的小院内走去,大皇子站在原地目光幽幽的望着梁策满是紧张的模样,嘴角不禁微微上扬。

"萧小姐,萧小姐,"梁策将萧绮罗小心的放置的床上,语气满是担忧的说着,眼神流露着一丝的怜惜,让人十分的动容。

此时躺在床榻上的萧绮罗并不知情自己是如何被梁策救上岸的,耳边传来熟悉的呼唤声,萧绮罗感觉意识逐渐的模糊,手脚冰凉,仿佛自己漂浮在一片汪洋里。

翌日。

此时窗外的温暖的阳光洒落进来,丝丝缕缕的照射在萧绮罗泛白的小脸上,萧绮罗微微抬下眼皮,却感觉身体异常的疲惫,迷离的睁开双目,清亮的眸光打量着四周,却发现杏儿正守候在自己的床榻前,在哪里静静的趴着睡着了。

身体猛然传来一阵难受,萧绮罗轻轻的咳着,杏儿慌忙的起身,抬眼看着萧绮罗轻轻的咳着,小脸又惊又喜,端来茶水,将萧绮罗喝下。

"小小姐,你可算是醒来了,奴婢都担心死你了,"杏儿双眼泛红,满是自责的说着,一边小心的搀扶着萧绮罗端坐起来,在萧绮罗的脊背后贴心的垫了一个靠垫,萧绮罗清亮的眸光触及着手腕处泛红的勒痕,这才回过神来。

"杏儿,我这是什么了?"萧绮罗只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的想不起来什么?俏丽的小脸上微微泛着红,杏儿看着萧绮罗诧异的神色,将昨日的事情从头到尾的说了一边。

"是梁太子救的我?"萧绮罗有些不可置信的说着,清亮的眸光闪过一丝的惊愕,顿时心中十分厌恶着梁策,前一世的自己被梁策伪装成书生所救,这一世却又被梁策以太子的身份所救,自己还真是三生有幸都逃不了梁策的手掌心中。

自己偏偏不信这个邪,萧绮罗黛眉紧蹙,长而微卷的睫毛微微煽动着遮挡着眼底迸射出的浓浓的恨意,芊芊玉手不由得攥紧那道略显红肿的勒痕,紧抿着唇瓣。

"小小姐,都是奴婢的错,是奴婢不该带你去的,还好有梁太子经过才救下是你,"杏儿低声解释道,一双圆溜溜的杏眼满是担忧。

这时,厢房外传来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萧震冷冽的面孔满是担忧的神情,两道剑眉拧在一起,幽深的眸光满是自责,快步的走进厢房内。

"爹爹,"萧绮罗抬眼循声望去,便看着萧震阴沉着脸,深邃的眸光有些微怒,萧震心中以为萧绮罗不愿嫁与梁国才会落水的。

"阿蛮,你有什么想不开的和爹爹说,万不可再有这愚蠢的举止了,"萧震语重心长的说着,深邃的眸光满是疼爱,本就不怒自威的面孔更加显得有几分的威严,让萧绮罗心中喘不过气来,见爹爹误会自己落水,萧绮罗并没有解释。

"爹爹,阿蛮知道了,爹爹不要伤心了,"萧绮罗抬眼清亮的眸光满是自责,望着萧震老眼纵横的模样,萧绮罗更是一酸,以为是梁策在萧震的面前说自己的一些话,才会让爹爹过于为自己担忧,也让萧绮罗第梁策厌烦至极。

"阿蛮知道就好,今日乃是梁国使臣前来府内商议你的订婚的事情,为父要先忙一阵,子瑜照顾好阿蛮,"说话间萧震缓缓的站起身来,宽大的手掌温柔的抚摸着萧绮罗的额头,目光满是慈爱与不舍,又有一种无奈的神情,在萧绮罗心中微微一蹙,自己一时的借酒消愁唤来的是爹爹浓浓的担忧。

待萧震离去时,萧绮罗清亮的眸光黯淡无光,垂下的眼帘闪过一丝的寒意,手腕处隐隐传来疼意感,萧绮罗还好方才将受伤的地方藏了起来,想必爹爹看到了,免不了要心疼一阵了。

"阿蛮,哥哥知道你不想嫁与梁国,可圣旨已定,难有回天之力,"萧子瑜眉清目秀的俊朗上浮现一抹哀伤与自责,看着萧绮罗满是不情愿的模样,自己作为哥哥的却是无能为力,萧子瑜虽然与梁策交过手,但对梁策并不了解,不知梁策会如何对待自己视若珍宝的小妹。

"哥哥,阿蛮知道你与爹爹很是为难,可阿蛮不想嫁与梁国,更不喜欢梁策,"萧绮罗语气淡淡的说着,话尾口音稍低,低到萧绮罗都听不清自己在说什么,自己心中对梁策何种心情萧绮罗自己也不知,但清亮的眸光满是坚定的神色,脑海之中挥之不去的那些悲剧在萧绮罗的心中烙下根深蒂固的印象。

"阿蛮,哥哥定会向父亲求情的,阿蛮可不许乱跑了,"萧子瑜柔声说道,深邃的眸光幽幽的望着脸色苍白的萧绮罗,看着萧绮罗秀气的小脸无助的模样,萧子瑜心中很是心疼至极。

"哥哥,阿蛮不会乱跑了,哥哥放心吧!"阿蛮垂落的眼帘闪过一丝的寒意,藏着被褥中的手攥紧一角,俏丽的小脸上对着萧子瑜甜甜一笑,心中苦涩至极,胸口微微起伏无声叹一口气。

"小小姐,梁太子来了,此时正和萧大将军在前院呢!"端着汤药的杏儿一边说着,一边抬脚走进厢房内,一双圆溜溜的杏眼小心的望着手腕中黑色的浓汤药,微微蹙眉着,身后的嬷嬷贴心的为萧绮罗端来一盘蜜糖,免得萧绮罗吃药喊苦,萧府内对萧绮罗尽职尽责,疼爱有加。

端坐在床榻上的萧绮罗黛眉微微一蹙,清亮的眸光撩起一道寒记,神色微微阴沉下来,待杏儿将汤药端至到眼前,萧绮罗鼻翼嗅到苦涩的味,这才回过神来,接过杏儿手中的汤水,张开小嘴全数喝下,让人感觉一时说不出来的疑惑。

小小姐本是有一个顽皮之人,哪里会乖乖喝药,此番一点也不阻拦喝下汤药,嬷嬷连忙的送过来一盘蜜糖,被萧绮罗轻轻的推开了,萧绮罗轻声道:"杏儿,扶我起来梳妆,梁太子救了我一命,我可要好生的谢过一番。"

话语一落,众人也知萧绮罗与梁策的婚约,加上梁策救过萧绮罗,怕是二人之间已经心心相印了,嬷嬷看透不说透,连忙的招呼着杏儿让杏儿给萧绮罗置办着服饰。

待萧绮罗穿戴完毕之久,落座的梳妆台边,杏儿为其倌发,萧绮罗身着一声琉璃青色罗裙,袖口与衣领处用蓝的勾勒边缘,极为的好看,显得有几分的活泼,萧绮罗玉白的肌肤乌黑的秀发在披散在脸颊两旁,露出一双清亮的大眼。

只见萧绮罗缓缓的起身,抬脚便向着外面走去,萧府内院都知道萧绮罗与梁策的婚约,萧绮罗说前去探望救命恩人,也不是没有道理,杏儿跟随在萧绮罗身侧,主仆一前一后的走着。

不远处,萧绮罗便看着萧震正双手抱拳,极为客气的请着梁策入府,梁策一身暗纹蟒纹袍,风流倜傥,玉树临风,身后跟随着一个年级稍大的男子,男子想必就是梁国的官吏,是前去向萧府送礼来的,几步开外,身后拜访着精致的大箱子,各式各样的大红的礼物。明明萧绮罗站在一座假山身后,一双清亮的大眼望着这边,梁策仿佛差察觉到什么,向着这边看来,狭长的凤目深邃的望着自己,透露着炽热的目光,萧绮罗不禁心中一颤,萧绮罗俏丽的小脸上浮现一抹红晕。

待萧震领着梁策走见内殿之后,萧绮罗抬脚向着那些为自己送礼的官吏走去,一双秋水黑眸闪过一丝的寒意,前世的梁策欺骗自己的感情,盗走齐国边防图,今日假心假意的前去迎娶自己,定是不怀好意,萧绮罗袖中的白润小手紧握了几分。萧府的刘管家正在招呼着那些官吏将这些礼品送往后院,看着萧绮罗在向着这边走来,恭谨作辑道:”见过小小姐,”目低垂着目光流露着一丝的复杂之色。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