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满堂相思

满堂相思小说

满堂相思

更新时间:2018-04-03
小编评语:某女看着镜中自己,容貌瑰丽身姿婀娜:“我胖得像头猪?”某世子眯着眼:“你是我一个人的猪。”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满堂相思图1
满堂相思图2
满堂相思图3
小说《满堂相思》的主角是欧阳清白景瑄,作者:问红尘,为您提供小说满堂相思小说阅读,满堂相思小说讲述了:大难不死的欧阳清一朝穿越成了侯府家人人可欺的草包大小姐,前有狠毒继母不明事理的爹爹后有善于作对的祖母和阴险的庶妹,在这后宅之中安身保命已让她筋疲力尽,却也让她和世子白景瑄就此结缘,他们二人究竟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呢?
精彩试读:

欧阳清抱着盒子慢吞吞走回去未夕院,手指一下下敲击着盒子,这个盒子虽然不大,却极有分量,敲起来声音清脆而有质感,放了多年不腐坏,细细闻来还有一股子清香。

小蝶侍弄花草,将多出的花叶摘掉,让花朵显得更精神好看些,见欧阳清走过来,连忙问道:“小姐,你怎么了?脸色怎么那么白?”

欧阳清摇了摇头,抬手示意了下小蝶看她手中的盒子,笑道:“喏,你看,这是我母亲留给我的嫁妆。”

小蝶睁大了眼睛,好奇的看了看,然后无奈笑道:“小姐,你就那么想着出嫁吖?”

欧阳清被打趣的脸一红,嗔道:“我才不是呢。”

说着快速走进了房屋,将盒子放在了桌子上。

嘴上说着:“莫怪莫怪。”这毕竟是林之音留给‘欧阳清’的,她还是有点不自在的。

欧阳清皱眉打开了盒子,盒子里整齐的铺着几张泛黄的纸,上面的墨水微微漾开,下面铺着些金银珠宝,金子铸成的手镯、脚环、耳环、项链都有,还有翡翠手镯、戒指。欧阳清一一点了过去,然后拿起这几张纸,细细看起来,大多是银票,还有两处房产,这两处房产,都在都城边郊,是个养花种草极为不错的地方,很适合养老。看来林之音确实很担心她女儿的未来,这些东西足够欧阳清在未来的花销了。

但是这些都不是她要的。

她将东西都倒了出来,看电视剧发现很多编剧都把东西塞进盒子里,她敲了敲盒子底部,居然发现底层有点厚。看来艺术来源于现实,是对的。

她随手拿着一把刀,细细划开盒子底层的丝绸,摸到了里面的一封信。

等细细看完了信,欧阳清再次感叹。看来林之音确实很担心欧阳清的未来,连丈夫都给欧阳清选好了。

没错,里面记录的是林之音和郡国公夫人唐夏氏的对话,两个人给唐风和欧阳清定下了婚约,还煞有介事的定下了一封婚书。

欧阳清对着婚书道:“对不起你的好意了,我不是真正的欧阳清,我不会嫁给唐风。”说着抬手就要撕去婚书。

这时候林秋在门外道:“清清!”

欧阳清手一抖,撕开了一点婚书,慌忙抬手将婚书扔进了床底下,抱着嫁妆塞进了衣橱里,抬头看着推门进来的林秋道:“你这像什么样子!以后进出我闺房要敲门知道吗?敲门!”

林秋倒是没跟她计较,而是说:“今日放榜了,青玄上榜了!”

欧阳清站起来道:“真的吗?太好了!”说着走出门去。

林秋还接着道:“你那哥哥,可是没上榜。”

欧阳清撇了撇嘴,道:“看他那样子,也只是走个过场,怕是巴巴地看着安阳侯的位置不松呢。”

“这个位子,只有欧阳霖能坐!他若是敢,我就抽出剑来,捅得他屁股开花,让这个位子他坐不下去!”林秋笑着说道。

欧阳清被他逗得一乐,出得门去,到了枫林轩,发现青玄正在听欧阳霖背书。

欧阳霖撇着嘴,一副极为不乐意的样子,嘴里的文章却极为流畅。

等欧阳霖背完了这段,林秋跑了过来,说道:“你这小子,大喜的日子,还盯着小孩子背书。”

欧阳霖也眼泪巴巴的点了点头,说道:“说得就是!”

欧阳清说道:“还‘说得就是’呢!也不知道是谁从青玄走了之后,每日都点灯背书,唯恐青玄抽你背书背不出来?”

欧阳霖小脸憋得通红,怒道:“才不是!我这几日才没有点灯背书!”

青玄笑着摸了摸欧阳霖的小脑袋说:“背的很好。”

林秋一拍掌道:“不如今个儿秦放做东,中午就在四方客栈吃了!给青玄庆祝,怎么样?”

那边秦放打了个喷嚏,抖了抖身子,看着外面明媚的天空,莫名其妙道:“天气变冷了?”

他们四人带着小蝶出去府外,到了四方客栈,欧阳清说道:“那今日我可要点多一点吃,这大喜的日子!”

林秋说:“吃垮秦放,就当为了上次的事情他给你道歉了。”林秋说的是上次被绑匪绑架一事。

他们上了二楼雅座,刚刚坐下,欧阳霖便举着手说:“我先来点菜。”

有眼神好使的小二,已经去后面通知东家,林秋来了。

秦放闻言,赶紧收拾了自己出门,等出了大堂,走向二楼,看着林秋笑道:“许久不见。”

欧阳清虽然初时开心,但到底显得心不在焉的。

楼下有人高声说道:“你不知道吗?”声音引起了欧阳清的注意。

那人说道:“听说那白少将军,去边境一探一二,却到现在都没回来,人家都说白少将军死了。”

有人好奇问道:“白少将军?哪个白少将军?”

“就是宁国侯的儿子白景瑄呐!”

欧阳清脑袋嗡嗡直想,她猛然站起身来,引起了一众人的注意。只见她快速的下楼,拉住那人的衣襟问道:“你是如何知道的!白景瑄现在在哪里!”

“你神经病啊!这话今儿个已经传遍了都城了!”

林秋也跟着欧阳清下来,闻此言,一愣。

秦放跟在后面,温声说道:“今天确实都传遍了白少将军遇险,生死未卜,听说此时在江壶镇。”

欧阳清撒开那人的衣襟,整个人木愣愣的。

……

“可恶!”徐容娘挥开了桌子上的东西,瓷杯哗啦啦都落在了地上。“好不容易说服了老夫人,再次去宁国侯府,没想到那白景瑄居然出事了!”

齐嬷嬷上前小声问道:“那此刻该如何?”

“哼!还能如何!当然是尽快跟宁国侯府撇清关系!难道要我的女儿嫁入宁国侯府当寡妇吗?!”

“夫人莫气。只是今日我听闻老爷给了清丫头一样东西,我派人取了来。”

徐容娘皱眉道:“什么东西!”

“是一纸婚书,是欧阳小姐和郡国公世子的婚书。”齐嬷嬷徐徐展开了来。

徐容娘抬眼定定看向破了一角的婚书,慢慢的笑起来,“这可真是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