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轻点爱枭宠医妃小说_邪王轻点爱枭宠医妃慕七七楚玄迟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小说 > 邪王轻点爱:枭宠医妃

邪王轻点爱:枭宠医妃

邪王轻点爱:枭宠医妃

10.0

手机阅读

来源:采薇书院

作者:拈花惹笑

时间:2018-04-26 15:58

评语:一不小心惹了战神王爷,顶着一身青紫瘀痕,她一脸无奈:我错了,王爷,轻点可以么。

小说《邪王轻点爱:枭宠医妃》的主角是慕七七楚玄迟,为您提供小说邪王轻点爱枭宠医妃小说阅读,邪王轻点爱枭宠医妃小说讲述了:现代特工军医魂穿于名声狼狈的公主身上,惨遭退婚,各种被陷害。却一不小心惹了战神王爷,从此夜夜受宠,过上了没羞没躁的生活。
精彩试读:

泡药澡,施针,放痧,拔筒……

看起来简单,但做起来却是复杂得很。

整整一个夜晚,七七没有歇息过片刻,玄王倒好,趴下去没多久便睡死了过去,甚至微微发出几分鼾声。

他看起来很累。

这个尊贵的玄王,一身疲惫之色,眉宇间那份倦容给他添了一抹强悍气势之下绝无仅有的脆弱,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更惹人怜惜。

今生居然能有机会与这种人物接触,是幸运还是不幸?或许,不幸的成分居多,至少,她现在人在玄王手中,头上的脑袋就像是暂居在自己身上一样,随时都会掉下来。

玄王,不是她能惹的角色,只盼为他除去寒毒之后,彼此再无任何纠葛,她也可以静下心来好好想想自己未来的人生路。

留在华陵苑当质子公主始终不会有什么好归属,最终不是成为楚国皇族男人们的玩物,便是因为高层的某些目的被安排嫁出去,横竖不是她想要的结果。

但,短时间内她无法离开,就算不为自己着想,至少也要考虑一下南慕国的安危。

后宫的人对她确实不怎么样,可父皇对慕容七七却是真心好的,她不能轻易离开华陵苑,一旦离开,楚国会把所有的罪责推到南慕国身上,到时候,受苦的将会是她年迈的父皇。

所以在离开之前,她必须先找到不会引起两国间隙的办法……

身边的男人依然睡得深沉,在一个陌生女子身边居然能睡得这么死,真是服了他,万一她心里有想法,要行刺他岂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是他太大意,还是真有那么信任她?当然,站在医生的立场上,自然是希望病人相信自己的。

把骨瓷杯子从楚玄迟背上拔下来,再轻轻为他揉了一会肩膀放松筋骨后,七七才从床上翻下去,收拾好一切,也为他盖上被子后,蹑手蹑脚出了门。

门外,东方溟一直守护着,见她出门,他眼底闪过一丝丝紧张,急问道:“王爷如何?”

“在安睡着。”七七执起衣袖拭去额角微微渗出的细汗,抬头忘了天际一眼,天快要亮了,“你在这里守了一夜?”

这属下当真忠心得很:“是怕我会对你们王爷不利么?”

伸了个懒腰,她浅笑道:“你想太多了,给我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是不是?”

东方溟由始至终没有说过半句话,事实上话都让她说完了,他无话可说。

其实他一直有注意着房内的动静,玄王在两个多时辰之前已经安然入睡,甚至睡得很香,他很清楚,只是不明白有人在身边,他为何还能睡得这么香甜。

过去近十年,王爷从未睡得如此安宁过。

“谢谢七公主。”他道了声谢,也抬头往天际看了眼,才温言道:“在下送七公主回华陵苑。”

“不必。”这时候,最不想的便是和他们玄王府扯上任何关系,她给玄王治病的事情他们不愿意让外人知道,她也是一样。

这种麻烦,她还不想要。

“这驱毒之法虽然对王爷身上的寒毒有用,但却不宜频繁施在身上,凡事不可急躁,在没有解药的情况下只能一步一步来。”见他眼底微微泛过异样的神色,她认真道:“我不是要推卸责任,我也巴不得早点把王爷治好,以后和玄王爷撇清关系,但我是医者,我有我的原则。”

频繁驱毒或许可以早点把毒素清除,可对人体却是十分有害的,但凡会伤害病人的事,她从不愿意做。

“以后每隔五日我会前来,请不要再用昨夜的方式‘请’我到这里,谢谢。”拱了拱手,不再理会他的怔愣,举步朝前院走去。

看着她一身凌乱的衣衫,东方溟想追过去,但回眸看了眼那扇紧闭的房门,刚迈出的脚步又不禁停了下来。

王爷在房中沉睡,睡得这么香,不知道与七公主为他治疗有没有关系,这时候他绝不能离开房门半步,所以哪怕还有些话想要提醒慕容七七,见她走得这么焦急,便也不理会了。

反正,她从来就没有过任何好名声,多此一项,大概也不会有任何差别。

至于慕容七七,她是走得轻巧,等回到华陵苑的大门时,才想起来自己刚才真的走得太焦急了。

看看自己现在都是什么妆扮?一件男子衣袍松松垮垮束在身上,很明显里头又是真空的……

第二次,这是她第二次衣衫不整出现在某些人的面前,早知如此,刚才应该问东方溟借一件姑娘的衣衫,就算是婢女的也好。

总好过如今这模样,被他们瞧了去。

瞥见楚流云眼底的失望和厌恶,还有慕容素素眼中得意的光芒,她轻吐了一口气,打算装着没看见这两个人,转身往华陵苑返回。

“站住。”守门的两名侍卫把她拦了下来,其中一人道:“来者何人?”

七七怔了怔,轻声道:“无尘阁的七公主,请让道。”

“既然是七公主,请出示通行令。”侍卫依然朗声道,“姑娘穿成这样,在下无法辨认姑娘的身份,还请姑娘见谅。”

通行令!

虽然知道有这东西的存在,但七七自从住进华陵苑之后就从来没有带过这玩意儿,华陵苑的前门守卫太松散,别说是住在里头的人,就是其他人,只要穿得贵气些,谁会阻拦?

虽说华陵苑也在皇宫的一角,但却是自成一体的,华陵苑的后门可以通向皇宫,那里才是大内侍卫把守森严的地方,但凡能进入皇宫的地方,守卫自然不会有任何差错。

可是前门,他们什么时候查过通行令这东西?那根本就是用来摆设的。

感觉到身后有人在靠近,七七顿时明白了过去,今日守门侍卫会为难,只怕是受了某些人的特别关照。

“我没带通行令,可否通融一下,或是让人通知我的婢女,让她为我把通行令带来?”无视身后那阵靠近的浓郁香气,她平静道。

“怎么七皇妹没有带通行令么?”慕容素素腻死人不偿命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听着真让人头皮发麻,“可惜皇姐也没带在身上,不过皇妹不用担心,侍卫们认得云王爷,不如七皇妹与我们一起进去,侍卫们应该不会阻拦了。”

七七回头,淡然看着她,浅笑道:“那敢情好,有劳云王爷和六皇姐带路。”

目光,从头到尾没有看向楚流云,不用看都知道他是什么表情,何必自讨苦吃?

更何况两人现在已经没有半点关系,她也没必要看他脸色做人,慕容素素想要讨好他踩低自己,那是他们的事与她无关,她现在只想回无尘阁的寝房,倒在床上好好睡一觉。

有云王爷的带领,要进门自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进门之后,七七连招呼都不打,直接迈开步伐向无尘阁的方向赶去。

慕容素素却先她一步,堵在她前头,挡了她的去路。

水汪汪的大眼微微眨动,一瞬不瞬盯着七七一身分明不合尺寸的男子衣袍,一副震撼的模样:“七皇妹,你……你怎么又是这样一身打扮回来?昨夜……你都做什么去了?”

这副“关心”的模样,还真是入木三分,如果她不是刻意挡了她的路,而是早早放她回去换一身衣衫,或许说服力会更大些。

只是可惜,这年代的男人眼睛都是瞎的,戏码什么的,只要演的人是美人儿,他们什么都看不出来。

慕容七七有点烦躁,不耐道:“不就是做一些皇姐喜欢听到的事么,皇姐现在满意了,可以放我离开了吗?”

“你……你怎么这样说话?皇姐只是在关心你。”那双美丽的眼眸瞬间又盈满了雾色,她乏了乏眼,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七皇妹,就算你身子已经不干净,也不能如此糟蹋自己,你……你这样,让云王爷情何以堪?”

“我身子干不干净,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来下定论?七皇姐,云王爷不是瞎子,你好自为之。”饶过令人作恶的亲人,她举步往无尘阁的方向迈步,再不理会身后的人。

她说云王爷不是瞎子,但很明显他是,否则他也不会才逼得自己退婚,转眼又和慕容素素鬼混在一起。

说她衣衫不整回来,身子便是不干不净,那他们天还未亮便一起回这里,昨夜里不是也已经“不干不净”了吗?

那些恶心的人!多看一眼都嫌脏了自己的眼睛。

知道不应该去在意,但,只要一想到过去的慕容七七有多爱楚流云,心里便闷得慌。

天下男人,个个都如此,全是人渣!

直到视线里再没了那道纤细的身影,楚流云才收回复杂的视线,心里,不知道淌过些什么情愫,莫名沉重。

这是第二次,她如此衣衫凌乱出现在自己面前,慕容七七,你究竟都在做些什么?为什么每次都将自己弄得如此不堪?

就算真的和男人在一起,就不能把自己收拾妥当才回来吗?穿成这样,是被人陷害,还是真的这般不在乎自己的声誉?

他不知道自己还在期待些什么,又或者说,他不是期待些什么,只是心里有点莫名的疲惫。

“王爷,你……你不要听她乱说,她只是妒忌我能得到王爷的怜惜。”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他跟前的慕容素素眨着一双雾色氤氲的大眼,悲戚道:“她是我的亲妹妹,为什么总是如此欺负我?”

“不可近距离追踪。”楚玄迟摆了摆手。

这意思很明确,红袖得要走了,虽然心里对他这一句算不上叮嘱的话莫名感动着。

哪怕明知道他只是按理叮嘱,也是不想让她打草惊蛇坏了他的事,但这么一句话听在她耳里,却比任何话语还要悦耳动听。

就算明知道他对自己无意,心里也暖了。

“属下绝对不会惊动到他,属下告辞,王爷保重。”向他倾了倾身,行了礼,红袖才转身,举步离开。

直到偏厅里只剩下两人,东方溟才道:“王爷,既然出动到无名,就算目标不是王爷,只怕也是极其重要的人物,极有可能是皇家的人。”

楚玄迟握着玉杯的边缘,眼底安静得没有任何波澜,就算是跟随他身边十多年的东方溟,这一刻也完全看不透他在想些什么。

每当这个时候,自己便只能保持安静等待王爷的指使,王爷最不喜欢旁人吵他。

沉默了片刻,楚玄迟才道:“让红袖再去查一件事。”

“王爷……”东方溟微微讶异着,刚才不吩咐,如今再让他传话给红袖,只怕这事王爷也是刚决定而已,到底有什么事值得他费心?

“慕容七七说她是被人从悬崖上推下来的,要红袖去查查究竟是什么人要害她。”见东方溟眸光闪烁,分明有很多话想要说,他脸色沉了下去,不悦道:“你最近是不是太闲?”

“不!王爷,属下还有很多事要忙,属下这便去追红袖,让她查七公主的事。”一拱手,一倾身,抬腿,人一瞬间便已不见了影踪。

王爷问他是不是太闲,这时候他还敢再待下来吗?

玄王爷所下的命令,有时候简直是没人性的,若王爷觉得他闲,从今日开始他一定就会忙得非吐血不可,此时不溜,更待何时!

楚玄迟举杯,把杯中茶水灌进腹中,哪会不明白东方溟的心思,只是未曾放在心上片刻,心里还在想着一个自己无法想透的问题。

在慕容七七身旁,他为何会睡得这么安稳?难道那女人暗中给自己下了药不成?

可依他的机警,她不可能有机会下手,但不管是什么原因,昨夜那一觉确实是他十年来睡得最安稳最香的一觉,若是每夜能如此入睡,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只是一想到那张鬼画符一般的面容,那个让她每夜伺候自己入睡的想法便迅速散去。

夜夜对着如此一张丑容,绝对会让人倒尽胃口,这七公主,实在长得让人无法直视……

慕容七七回到无尘阁的时候,翠儿还在厅里焦急地等待着。

她们在这里无权无势,也没有可以使唤的手下,这个无尘阁除了她们俩便只剩下一个老厨子。

七公主就算彻夜未归,她也没办法出门去寻找她,所以除了自个人焦急,她完全做不了任何事。

直至看到慕容七七回来,翠儿才狠狠从了一口气,疾步迎了过去,看到她尚未来得及说话,便已经注意到她一身凌乱的衣衫,一看之下,翠儿又被吓得顿时慌了神。

“公主,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不待她回应,翠儿急匆匆奔到门边把房门锁死,才拉着她返寝房而去。

回到寝房第一件事便认认真真对她审查了起来:“公主,你昨夜……昨夜究竟遇到什么人?他们……他们有没有……”

“没有,只是出门走了走。”知道她在担心些什么,七七罢手道。

“走了走,会弄回来如此一身怪异的衣裳吗?”一看就知道是男子的衣裳,而且价值不菲,这是随意走走便能走回来的成果吗?“公主……”

“别说了,我很累,我要歇息,你出去吧。”慕容七七转身往大床走去,完全不理会怔愣在身后的人。

翠儿愣了半响才反应过来,忙又追了过去急道:“公主,你究竟遇到什么事?告诉奴婢,奴婢想办法替你解决,公主,这衣裳究竟是谁的?”

“做什么?难道到了这时候还想在我身上套出些什么消息,去卖给慕容素素吗?”

慕容七七打了个哈欠,在床上躺了下去,翻身随意瞥了她一眼,便又闭上云眸。

是真的累慌了,一整夜未睡,一直在为玄王驱毒,虽然工作量不大,可却也不能有半点马虎,精神高度集中的后果便是等到事情结束之后,累得看到床就想倒下去。

如今翠儿还在她身边唧唧歪歪的,真的很烦人。

听到她这话,翠儿顿时脸色一阵惨白,“扑通”一声在她床边跪了下去,急道:“奴婢以性命起誓,奴婢绝对不会再出卖七公主,公主请明鉴。公主,奴婢真的是在关心你昨夜出了事儿,公主,你不能不当一回事。”

一个未出阁的姑娘,这已经是第二次了,披着这样一件男子衣袍回来,衣袍里又是什么都没有,就算她愿意相信也不敢去相信,公主是不是真的已经被人欺负了?

慕容七七微微睁了睁云眸,看着她写满不安的小脸,那双眼眸红通通的,一看就知道彻夜未睡。

为了等待自己,她真的整夜里没有休息……她浅叹了一声,无奈道:“我若是怀疑你,就不会再把你留在身边,我只是真的累了,放心,我还好好的,没人欺负我,只是遇到一些事情。”她又忍不住打了个呵欠,已经困得眼泪都快出来了,“你先出去让我好好睡一觉,睡醒之后我再与你说。”

当然,为玄王爷治病这事情她是不会告诉翠儿的,多一个人知道便多一份危险,更何况那是病人的秘密,身为医者,她也有义务要为病人保密。

再度闭上云眸,她转了个身背对着翠儿,不再开口说话,没过多久竟真的沉沉睡了过去。

听着她均匀的呼吸,翠儿浅叹了一口气,实在是无奈。

她也看得出七公主是真的很疲惫,既然她说她没被人欺负,她便姑且先相信了她,但愿一切如她说的,昨夜里她所遇到的并不是什么不好的事。

站了起来走了几步,又忍不住回头看着床上那道纤细而略嫌凌乱的背影。

穿成这样回来,只怕所遇到的也绝不是什么好事……

七公主真的很可怜,自她母妃死去之后,哪怕皇上依然怜惜着她,可皇上日理万机,哪有这么多时间理会后宫的事?

七公主在后宫里受尽所有娘娘、公主甚至皇子们的欺负,唯一疼爱她的大皇子也一直在外头带兵打仗,失去了这些人的庇护,这几年来她没有一天是过得好的。

从前的她大大咧咧的完全不当一回事,大家也把她当成傻子般看待,根本不会有人怜惜她。

但现在,翠儿明显感觉到七公主变了,不再是从前那个任人搓圆捏扁的软柿子。

可正因为这样,她反而更担心,这样的七公主,受到伤害的时候心里一定会比过去更在意更疼。

她要如何才能让她的日子过得好起来?才能还清自己过去所欠下来的债?

她再也不会让公主受到伤害了,只要她能做到的,不管付出多少代价,她一定要好好照顾她。

就当是为自己过去所犯下的错去赎罪,公主,一定要活得好好的,一定要幸福快乐。

七七这一睡,直接睡到黄昏时分才醒来。

洗漱过后,翠儿正好把晚膳送上,看着坐在桌旁狼吞虎咽的人儿,翠儿无奈提醒道:“公主吃慢点,当心噎着。”

七七根本不理会她,让她试试忙碌一整夜之后又饿上一整日,她会知道她现在是什么滋味。

好不容易等她把一桌子的饭菜一扫而尽,翠儿把东西收拾下去,才又为七七打来浴汤。

这次七七迅速将自己清洗干净,换上干净的衣裳,才算是真正松了一口气。

从昨日见到玄王回朝那一刻开始,直到今天,总觉得整个人一路走过来都有几分晕乎,一条小命还能保留到现在,真心不容易。

玄王得有多大的气度才会愿意相信她,给她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

若换了其他人,昨夜自己只怕被他的手下轮番侮辱过后,早已成刀下亡魂一命呜呼。

也幸亏玄王的将士个个都是正值之人,若是稍微有那么一两个有歪心眼的,她也绝对不能顺利走出玄王府。

“公主,我们这个月只剩下一两银子了。”坐在一旁绣花的翠儿忽然道。

公主不允许她问昨夜的事,她便闭了嘴不再追问,但,这些事情应该要和公主说清楚,毕竟,这个月才过了一半不到。

慕容七七刚端起杯子浅尝了一口香茗,听她这么说,含在口里的茶水差点忍不住喷了一地。

如果她没有记错,今日才是十二,一个月刚过去三分之一多两日,这就已经剩一两银子了,以后,要他们吃什么?

虽说华陵苑总管每隔几天就会给大家分发一些蔬果肉类,但,是几日一发,也就是说,没有分发食物的日子里,她们必须要自己想办法度过。

一两银子,再没有鲜肉分下来的日子里,她吃什么?

展开内容+
  • 邪王轻点爱:枭宠医妃 截图1
  • 邪王轻点爱:枭宠医妃 截图2
  • 邪王轻点爱:枭宠医妃 截图3
close

目录 已完结

    在线阅读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大壳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